被迫表演「自由」:中共胁迫新疆再教育营获释者及亲属说谎

寒冬, 2020年2月26日

一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回族穆斯林的妻子向《寒冬》详述了中共政府如何给囚犯封口以掩盖其迫害的真相。

在国际压力下,中共去年曾允许媒体代表进入新疆,与其所谓的「职业学校」(即可怕的教育转化营,人们被迫关押在那里)里选好的「学生」见面。在教育转化营里,记者们在政府人员的监视之下,被安排参观这场精心策划的把戏。后来公布的画面中,维吾尔人载歌载舞,告诉着媒体代表们,他们可以自由地离开此处回家探亲。

详细阅读...

新疆“墨玉名单”发酵 德政坛呼吁联合国调查

德国之声, 2020年2月23日

德国之声及媒体合作伙伴日前报导,北京任意迫害新疆维吾尔族人。人权捍卫者和政治人物现在呼吁德国和欧洲应对中国采取强硬策略。

中国新疆和田附近的“再教育营”。这个位于中国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有瞭望塔、高墙,围栏和铁丝网。

(德国之声中文网) 针对德国之声与媒体合作伙伴日前披露新疆“墨玉名单”,德国高级官员呼吁,联合国应该进行独立调查。德国政府全球宗教自由专员格吕贝尔(Markus Grübel)对此表示”非常关注”。

这位基民盟人士对德国之声说:“我们不能接受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实行的强迫同化……人们因信仰而被拘留,孩子与父母分离。中国政府监控他们生活的所有面向。在这种情况下的生活没有人性。”

详细阅读...

“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2月23日

2019年和田地区墨玉县博斯坦区一位基层官员搜集汇编他们管辖区送进集中营维吾尔人信息,其中,有关311人的详细情况因泄露而大白于天下,维吾尔人权项目称其为墨玉文件。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记录了和田地区墨玉县大规模拘押,细致描述、分析该文件。该文件详细记载了墨玉县8个社区被拘押人员家庭及其社交圈;文件目的是评估被拘押人员是应该继续呆在集中营还是应该回家。

“墨玉文件突显地方当局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实施’绝不心慈手软‘政策;根据其他泄露文件我们知道这种残酷政策源自中国高级领导人的指示;文件给予的拘押理由荒谬武断,文件揭示大规模抓捕无辜维吾尔人使得和田居民如一夜间坠入地域;合法做法如申请护照、祈祷、或者海外有亲人等都被作为抓捕入集中营的理由白纸黑字记下来,“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他继续补充说:”详细调查记录个人行为和思想是构建维吾尔人’无权利区域‘的证据,不仅任何形式的突显维吾尔人特性和信仰成为拘押的原因,而且官方以汇编的朋友亲情关系网,很明显的以株连成罪;墨玉文件揭示官僚系统以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为目标实现其政治恐怖.”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东突厥斯坦正在日益加深的人权危机要求相应的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制造这一史无前例恶性践踏百万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基本权利的罪魁祸首,中国政府的罪责是不争的事实;目前该考虑的是有关政府和国际社会应该如何结束维吾尔人危机。“

详细阅读...

新疆“再教育营”:新文件揭穆斯林如何因蓄须、蒙面和上网被拘留

BBC中文, 2020年2月23日

BBC新获得了一批泄露文件,它们似乎对中国如何决定新疆地区被拘押穆斯林的命运,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洞察。

该文件包含3000多名来自中国西部边陲的新疆地区公民的个人信息,详细罗列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最私密的细节。

这份137页的表格面面俱到地记录了人们礼拜的频率、着装、联系对象以及家人的表现。

中国当局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称行动旨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

这批文件据称是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而得以流出。它们与去年泄露的一批来自新疆境内的高度敏感材料属于同一来源。

详细阅读...

中国如何监控和审查新疆被拘禁者及其亲友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2月19日

茹孜妮莎·麦麦提托合提是维吾尔人,她从一份泄露的中国政府文件中得知,她的一些家人被送进了教化营。 FURKAN TEMI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最后一次收到家人来信是在三年前,那时中国还没有开始在遥远的西部地区将穆斯林集中拘禁起来。她住在国外,对家人的命运一无所知——直到一份泄露的政府文件的内容浮出水面,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描述了他们的生活。

2003年以来一直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茹孜妮莎·麦麦提托合提(Rozinisa Memettohti)从这份文件中得知,她的两个姐妹因超生被送进了教化营。其中一位姐妹还因为拥有护照遭到针对。

“现实比我的任何担忧都糟糕得多,”麦麦提托合提本月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的父亲,我的兄弟姐妹都有危险。”

在过去几年里,新疆当局把数十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送入教化营,这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拘禁行动。这份文件提供了一个罕见的、细致入微的视角,展示执政的共产党如何实施撕裂新疆社会纤维的拘禁制度。

泄露的文件是一份137页的电子表格,概述了新疆西南部墨玉县当局收集的当地居民信息。其中包括被关押在教化营的300多人的姓名和政府身份证号,以及他们数百名亲属和邻居的信息。甚至连16岁的儿童都被严密监控,以寻找北京认为的不忠想法的迹象。

详细阅读...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德国之声, 2020年2月19日

新近泄露的“墨玉名单”证实了许多人长久以来的怀疑:中国仅仅因为宗教和文化的原因便逮捕关押维吾尔人。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曾被关入“再教育营”维吾尔人的家属。

中国新疆和田境内一处戒备森严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不用心查找,很难发现这座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Sultan Murat闹市区的清真寺。它坐落在一个灯光明亮的地下室里,连接这里的楼梯非常狭窄,而且没有任何标识。

在下面,一个小女孩在白色和金色的柱子间奔跑嬉戏,十几名男子在浅蓝色的毯子上祷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穿着冬天的外套。

他们是维吾尔人,来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穆斯林。

在他们的家乡,类似的午后祷告可能会让他们身处险境。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逮捕大量维吾尔人,将他们关入官方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而在西方人们一般称之为”再教育营”。

当被问到有多少人在新疆的亲人曾被关入中国的监狱或”再教育营”时,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这些男子纷纷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展示他们亲人的身份证;失踪的妻子,孩子和父母的照片。

“我甚至不知道我女儿究竟是生是死,”一个男子看着一名年轻瘦小的女子照片, 如此说道。

“中国政府希望完全控制和消除住在那里的所有人,”清真寺阿訇比划着手势愤怒地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们想杀死维吾尔人和他们的文化。”

很难确定究竟有多少维吾尔人遭到关押。有人估计超过100万维吾尔人在中国当局用监狱和”再教育营”所构建的网络内被与外界切断联系。

当地传出的报道显示,一些人被无限期关押,而另一些人则被转移到劳改营。那些被允许回家的人则受到当地政府的严密监视,行动自由受到严格限制。

中国政府声称,建立”职业培训中心”是为了打击”极端思想”并为维吾尔人提供”有价值的技术”。据称,被关押者在营地内经历严格的思想灌输过程,并要上普通话课程。

在最近访问柏林期间接受访问时,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一些非政府组织,记者和外交官曾获准前往新疆,”他们没有看到任何集中营或再教育营。”他同时表示”在新疆没有(针对维吾尔人的)迫害行为。”

延伸阅读-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中国以宗教和文化理由关押维吾尔人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重复其官方话语,德国之声及包括北德广播公司(NDR),西德广播公司(WDR)和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在内的数家德国媒体伙伴新近获得的一份文件讲述的故事却是另一个版本:这份文件显示中国关押维吾尔人是因为他们从事宗教活动和坚持自身文化,而不是他们有极端主义行为。

详细阅读...

新疆机密名单外泄 中国再教育营系统“再”现形

德国之声, 2020年2月19日

德国之声去年底得到一份从新疆传出来的机密名单,内容包括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数个村落中,所有遭关进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以及他们的私人资讯、送进再教育营的原因及关押后的审核结果。德国之声的调查发现,维吾尔人甚至可能仅仅因留胡子或生太多小孩而被关进再教育营。

新疆和田境内的一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 他的关押从没经过正式的法院审判程序。一名维吾尔男子在2017年5月,因为妻子蒙面以及生太多小孩而被送进新疆的再教育营。身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这名男子饭后固定在家祷告,有时也会去当地清真寺参加周五的祷告。

根据最新得到披露的一份新疆文件,这名维吾尔男子被送进再教育营后,“思想转变大,能够认识错误,悔改态度认真”。而他家中的四个儿子与两个女儿的表现也良好。但是他的妻子,则因“参加非法台比力克”,于2017年6月被判刑6年,关押于喀什监狱。“台比力克”原意为宣讲经文,将伊斯兰教义传达给穆斯林的宗教活动。

详细阅读...

新疆教育转化营中的强奸事件:西藏早有先例

寒冬, 2020年2月15日

在押的维吾尔及哈萨克女性遭到性侵的相关报道可信度很高。在西藏的教育转化营中,藏族觉姆(亦称为女僧侣,女性出家人)也惨遭强奸,而且强奸已被用作「再教育」的一个工具。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藏族觉姆(I, Luca Galuzzi – CC BY-SA 2.5

今年1月末,德国外交部一份关于新疆教育转化营的机密报告外泄,被一些德国媒体获悉。报告表明,尽管中共一再声称这些教育转化营不过是「职业培训学校」罢了,但这些地方其实是恐怖的监狱,除了施行酷刑和法外处决,女「犯人」遭性侵的事件也频见报端。

详细阅读...

海外维族人担心新冠病毒传播到“再教育营”

VOA, 2020年2月15日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中国爆发,且仍然未能得到有效控制。许多人担心这种病毒会影响被拘禁在新疆“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及其他少数族裔穆斯林。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去年12月表示,“再教育营”学员已“全部结业”,之后将遵从“尊重意愿、来去自由”的原则对农牧民、初高中未就业毕业生等进行培训。

但是,中国方面相关的宣称难以核实。《华尔街日报》周四报道说,新疆喀什附近一所大规模的再教育营1月初仍在运转。许多海外维族人也表示,他们仍然得不到亲属平安的消息。

新冠病毒疫情已蔓延到中国各省市,中国的数据称,截至北京时间2月14日上午8时,已有64000多人感染,近1500人死亡。新疆相对离疫情中心地区较远,共发现了65例确诊病例。

详细阅读...

向往春天:谴责中共的维吾尔诗人

寒冬, 2020年2月11日

在国内,知识分子遭到追捕、逮捕;在海外,文学作品让自由之火生生不息,将迫害行径的邪恶暴露无遗。

作者: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拉希米·马赫穆德

伦敦维吾尔人忧伤的春节

中国的汉族人年年都过春节,但西域的维吾尔人几百年来苦盼的春天却迟迟没有到来。

在伦敦科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的一间地下室里,有一群人聚在一起,没有烟火,没有风味小吃。当他们的汉族同胞回乡祭祖的时候,他们千里迢迢想回国与家人团聚却未能如愿,所以这些维吾尔音乐人和诗人聚到一起,纪念一个别样的春天,一个永远不会来临的春天。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