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停止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5月3日

2018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维吾尔人权项目谴责中国政府企图阻止仅有几个非中国官方的,报道来自东突厥斯坦(也被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治、社会和经济状况的信息源。

在最近的采访中,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古丽齐赫拉·霍家(Gulchehra Hoja)、雪和来提·吾修尔(Shohret Hoshur)、麦麦提江·居马(Mamatjan Jume)、吉力里·喀什噶里(Jelil Kashgary)、库尔班·尼牙孜(Kurban Niyaz)和埃塞提·苏莱曼(Eset Sulayman)等讲述了中共当局是如何以所谓打击可疑维吾尔人为名,无端抓捕他们家人并送进“再教育集中营”之事;他们家人成为抓捕对象是因为他们的职业揭示了“发生在中国西北部,他们的家乡在中共高压下,未经报道的、对人权的恶意践踏之真相。”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 报道的中文版本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4月12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 报道的中文版本。

失业是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维吾尔人失业的主要因素是种族歧视。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新报告,分析归纳了维吾尔人在东突厥斯坦、中国各省区遭遇歧视、劳动权利被侵犯之源头及其表现;维吾尔人,除了在获得和保留非农业工作上面临机制性歧视之外,绝大多数从事农业的维吾尔人还面临一系列违反劳动权利之侵权行为。此外,中国政府以所谓的转移剩余劳动力为名,将维吾尔人发配到中国各大中城市工作的政策,也隐含着许多对劳工权益侵犯。根据中国法律和其国际义务,往好的说,中国政府是侵犯维吾尔人就业权的同谋;往坏的说,中国政府本身就是践踏维吾尔劳工权的主使者。

详细阅读...

至此国际妇女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国际社会审视维吾尔妇女人权个案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3月9日

至此国际妇女日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国际社会重视目前东突厥斯坦(被中共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强压下维吾尔妇女人权被践踏个案。

维吾尔妇女基本人权面临双重践踏;性别歧视和民族歧视使维吾尔妇女在中国境内成为最弱势的一个群体。妇女在工作场所遭遇的歧视是普遍的,而且在就业中更是面临严重挑战;维吾尔妇女被级不成比例的作为了宗教遏制政策的目标,中国政府还使用强制学习项目要求维吾尔妇女去掉头巾

“面临困境,维吾尔妇女站出来指控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人权的践踏;维吾尔妇女,如:帕提古丽·古拉姆,在要求中国政府透露2009年乌鲁木齐7.5冲突中失踪维吾尔年轻人的时候,以真相震撼了世界;“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麦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对中国政府拘押维吾尔宗教领袖、学者穆罕默德·萨利·阿吉表示关切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1月26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说出维吾尔宗教领袖、学者穆罕默德·萨利·阿吉(Muhammad Salih Hajim)的下落及其情况;据匿名者消息,萨利·阿吉和其亲属大约40多天前在乌鲁木齐被中国政府抓捕。

维吾尔人权项目要求中国政府说明穆罕默德·萨利·阿吉及任何其亲属是否被指控,维吾尔人权项目敦促国际社会施压中国政府寻求默罕默德·萨利·阿吉及其亲人的消息。

详细阅读...

2017年人权日,为维吾尔人人权鼓与呼!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2月8日

2017年的人权日,维吾尔人权项目请求你在联合国网站上留言支持维吾尔人,以表达你对维吾尔人权的支持。

今年,联合国设立了为个人表达对人权支持的一个网页;点击链接:(https://www.un.org/en/udhr-video/registration.shtml),输入你的名字、语言,你认为需要特别强调的《世界人权宣言》条款,你的国别和电邮;然后,点击“记录”并根据介绍记录你的留言。

详细阅读...

第五毒:对海外维吾尔人的威胁、骚扰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1月29日

中国政府最近强迫在海外学习维吾尔学生回国之事,引起了国际社会对生活在海外维吾尔人所遭遇中国政府骚扰的关注;而且,这种长期的骚扰,甚至已在西方社会生活的维吾尔人当中撒播下恐惧的种子;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最新一篇报告试图揭示中国政府使用各种手段监控、骚扰海外维吾尔人真相。

“害怕中国政府因其敢于指责中国始终伴随着任何一个在海外旅行或居住的维吾尔人;维吾尔人居住国家的政府应该站出来勇敢面对中国政府针对该国维吾尔人的迫害。”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指出。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企图通过海外华人社区控制对中国政策的解释权,使用手段包括利用大使馆和领事馆教育部门插手、破坏人权人士在大学校园和其他地方举办活动;对异见组织,直接进行监控;威胁骚扰的针对目标包括维吾尔、图伯特活动人士,中国民主人士,台湾独立运动倡导者和法轮功练习者;以上各团体活动人士,被中国政府称为“五毒”。

中国政府还企图影响,甚至施压外国政府要将维吾尔人,甚至那些已经入籍的维吾尔人,也都要视为“恐怖分子”限制活动;伴随中国和世界各国强化安保合作,包括中、南亚和中东,这些国家的安全部队试图阻挠、骚扰维吾尔人在当地的政治活动,甚而抓捕拘押,而且遣返合法居住于该国的维吾尔人。

中国政府以国内监控手段的海外版威胁骚扰之目的——阻挠、阻吓海外维吾尔人的政治活动;威胁将报复海外维吾尔人国内亲人是中国政府主要手段;这种报复包括:拒绝护照申请不允许亲人出国,停止工作和教育,抓捕判刑等;这意味着海外维吾尔人可能再也见不到或听不到其国内亲人声音,或者因其不合作而至亲人被当作迫害对象。

科技发展使中国政府针对海外维吾尔人的监控更升一级;电邮和互联网为监控维吾尔活动人士提供了新的机会,很多维吾尔活动人士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黑客目标;这使得和境内的维吾尔人的联络极具风险;和过去比,对电话内容的监控也更加容易了。

这些手段甚至影响了离开中国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享受其合法权利;因害怕其在国内亲人可能因其政治观点或活动而遭迫害所制造的恐惧氛围,甚至使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对讲出他们的遭遇及东突厥斯坦现况犹豫不决;这对海外世界了解该区真实情况产生了负面影响,并使改变该区人权状况更加困难;维吾尔人权项目以为,那些强调法制的国家,必须严肃地将那些对异见人士及少数族裔实施威胁、骚扰的国家视为是对其安全的威胁。

《第五毒:对海外维吾尔人的威胁、骚扰》的英文版可有以下链接下载:https://uhrp.org/docs/The-Fifth-Poison-The-Harrassment-of-Uyghurs-Overseas.pdf 

详细阅读...

美国总统必须利用其访问北京的机会就中国人权问题向其施压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1月20日
10月16日,白宫宣布川普总统的第一次对亚洲的访问将突出美国对其盟友的承诺及在建立一个”促进自由、开放印度-太平洋区域” 的领导作用。

美国对人权的义务也是其领导作用的一部分;总统对北京的访问正是再一次强调美国对人权价值的重视,督促中国遵守国际人权标准的一个机会。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总统及其政府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将人权放在首位;要特别强调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的人权践踏恶劣行为。

中国正在强化其高压政策;如强化对互联网的控制,对媒体学术实施的思想控制;对宗教结社的日趋加紧的控制,及对企图促使政府尊重法律之律师和活动分子的打压。

详细阅读...

虚假的自治:维吾尔人在政治官场中的极端缺失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1月1日

在北京举行的共产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因其高级别政治而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同时也使人们主要到了少数民族和妇女在中国高级别政治中的代表不足问题。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一份新报告检视东突厥斯坦高级官员人口分布发现了维吾尔人严重代表不足之问题。尽管正式名称被冠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党政高级别职位绝大多数被汉人占据。

维吾尔人权项目以为在陈全国正针对维吾尔人进行打压时,将其选拔进政治局委员将使维吾尔人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状况更趋恶化;维吾尔人权项目也确信陈全国进入政治局也使维吾尔人在政治中的代表性更低。

“维吾尔人的土地尽管被冠于自治区,但维吾尔人被系统性的排斥于政府之外,特别是那些拥有实权的部门;因而维吾尔人在实施于该区域的政策制定中无话语权,感觉自己的声音不被重视。“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中国:基本人权无保障哪来国庆?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0月3日

2017年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2周年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当局尊重维吾尔人及其他生活在中国民众之基本人权。

“中国的国庆日是对处于被中国当局边缘化之弱势群体的关注日;宗教团体和少数民族、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和敢于站出来的学者没有什么可庆祝的,特别是自习近平重拳打压任何对共产党政策质疑者,“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新规定揭示中国政府将宗教信仰和忠于政府挂钩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9月15日

中国国务院新法规更进一步将宗教实践罪名化。2017年的《宗教事务条例》针对宗教团体设定严厉限制,且要求忠于中国政府、严惩那些行为超出政府规定宗教实践者。

维吾尔人权项目对《条例》侵入宗教实践私人领域感到震惊,并对新规范中政府对宗教信仰者先入为见地持敌视无法接受;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尊重国际人权对宗教信仰自由之设定,并停止一切因信仰而针对维吾尔及其他人的打压。

“新宗教条例揭示习近平政权是如何建立在分化管理上的,在习政权忠诚不是赢得的而是强制来的。少数族裔、异见者和信教民众对北京政府想象中的无条件忠诚构成挑战;如果上述民众不听从安排,被妖魔化的他们正好成为失去信誉政府的替罪羊;” 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说。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维吾尔人长期以来被指责为对中国不忠诚。自9/11对美国的恐袭之后,极为严厉的法规将维吾尔人置于日趋严重排斥,并在中国范围内将维吾尔人作为了民族歧视的明显目标;现在我们正在见证的是这种分化政策向其他信教民众的扩展。”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