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政府从不迫害我们”: 中国以‘证明还活着视频’胁迫和侵害维吾尔家庭团聚权利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一份新报告,报告检视中国政府制作有关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个人或家庭之‘证明还活着视频。’

在《政府从不迫害我们”: 中国以‘证明还活着视频’胁迫和侵害维吾尔家庭团聚(权利)》报告中,维吾尔人权项目鉴别并分析中国政府制作有关失踪维吾尔人视频之明显目的; 视频说辞一概否认任何问题的存在和迫害,而且大多数还声嘶力竭批评那些因其亲人失踪而要求信息和自由之发声者。

“强制下的‘证明还活着视频’对海外维吾尔人带来更大打击;很显然,视频中的维吾尔人是在暴力威胁下参与制作;无数海外维吾尔人无法和东突厥斯坦亲人取得联系,”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这些说辞极其荒诞。”

视频是中国政府媒体反击的一部分,是对在海外开展活动维吾尔人要求其失踪亲人自由的回应;此外,一些视频还特别包括了对所记录针对维吾尔人暴行的否认,如强制劳动、分离家庭和宗教迫害。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 “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 假信息、宣传,维吾尔人危机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一新报告,分析中国政府对其大规模拘押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日益增长国际批评,试图推销其说辞。

在《”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 假信息、宣传,维吾尔人危机 》报告中,维吾尔人权项目追踪中国政府由保密、否认至狡辩、找借口过程。

“中国共产党在狡辩、找借口掩盖其针对维吾尔人犯下人权罪行上极为极端”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 “当局居然声称世界应该拥护其在东突厥斯坦的政策,但他们却不敢承认其所作所为;这种大规模的假信息、宣传运动是种族灭绝性镇压政策的 另一面。”

在2018年8月联合国召开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查期间被质问后,中国政府一开始完全否认大规模拘押集中营的存在,但很快改称集中营是“职业培训中心”是用于教育改造“极端分子”;后来,中国政府在将拘押改为大规模强制劳动、及未经审判入狱拘押者重刑之后,声称拘押者“毕业了”。

当局声称对中国政策的批评全是外国阴谋,以至恬不知耻的声称“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中国政府媒体播放的以强制施压,使海外维吾尔人在国内亲人谴责他们的视频,足以构成“绑架宣传”;维吾尔地区居民在视频中声称没有被迫害,并谴责海外亲人散布“谣言”;视频对海外维吾尔人就如在伤口撒盐,使他们因亲人失踪消失在集中营或被判重刑之痛苦雪上加霜。

“政治家和国际媒体绝不能落入重复中国共产党恬不知耻虚假信息、宣传之陷阱。”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乌麦尔.卡纳特敦促说。

报告全文(中文版)在此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 “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 假信息、宣传,维吾尔人危机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7月30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一新报告,分析中国政府对其大规模拘押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日益增长国际批评,试图推销其说辞。

在《”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 假信息、宣传,维吾尔人危机 》报告中,维吾尔人权项目追踪中国政府由保密、否认至狡辩、找借口过程。

“中国共产党在狡辩、找借口掩盖其针对维吾尔人犯下人权罪行上极为极端”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 “当局居然声称世界应该拥护其在东突厥斯坦的政策,但他们却不敢承认其所作所为;这种大规模的假信息、宣传运动是种族灭绝性镇压政策的 另一面。”

在2018年8月联合国召开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查期间被质问后,中国政府一开始完全否认大规模拘押集中营的存在,但很快改称集中营是“职业培训中心”是用于教育改造“极端分子”;后来,中国政府在将拘押改为大规模强制劳动、及未经审判入狱拘押者重刑之后,声称拘押者“毕业了”。

当局声称对中国政策的批评全是外国阴谋,以至恬不知耻的声称“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被摧残的喀什噶尔:强制重建、掠夺和监控下的维吾尔文化摇篮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6月9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其新报告《被摧残的喀什噶尔:强制重建、掠夺和监控下的维吾尔文化摇篮》;报告以古老喀什噶尔(喀什)为最突出例子,记录了中国政府以清除突显维吾尔文化实体为目的运动。

一方面,是坐落于不同帝国和文明交叉口古老丝绸之路上的,被视为“维吾尔文化摇篮“的喀什噶尔;另一方面,喀什噶尔又成了二十一世纪最为侵入性、高科技全面监控前线城市;喀什噶尔同时又成了大规模、全面抹去历史的“现代”重建的针对目标。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谈到报告时说:“喀什噶尔对维吾尔人的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为过;眼看着城市被摧毁,令人扼腕叹息;邪恶的是,这还是政府有意为之;喀什噶尔曾是我们(维吾尔人)文化的灵魂;不是说恢复就能恢复的。”

中国政府早在2009年就宣布了要平掉存在了几个世纪的独具特色街巷交错、泥砖结构老城85%的目的;作为回应,一系列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洲议会,《为所有人保存文物》和全球遗迹网等,表达了对可能造成喀什噶尔极为宝贵的独特泥砖历史遗迹之破坏的严重关切;然而,无视呼吁,中国政府继续其大规模拆毁。

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发现,正因为喀什噶尔的独特性和其对维吾尔人文化的重要性,使得中国政府不顾一切的去改变城市的独特历史面貌;喀什噶尔的重建、掠夺和监控相互支撑,正在使该城成为以迫害维吾尔民族为目的极权“智慧城市”范例。

目前的大规模集中营拘押和强制劳动,是自200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系统性全面改造城市为目的持续强制重建、经济掠夺和监控的继续;以这种史无前例的、在维吾尔人文化心脏进行的文化灭绝实验,中国政府正在强迫维吾尔人接受其设计的汉式维吾尔社会。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表新报告: “护照的武器化:维吾尔人无国籍化危机”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4月12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新报告: “护照的武器化:维吾尔人无国籍化危机”记录了海外维吾尔人面临的正在日益恶化的——中国政府拒绝维吾尔人护照更新要求及其他文件要求所带来危机。

几年来,维吾尔人无法在中国驻外使领馆更新其护照,但其他中国人却可以;不与更新不说,中国使领馆为强迫他们返回中国,还将维吾尔人手中护照剪毁,然后发给单程回国旅行证;而一旦返回,维吾尔人将面临法外拘押、判刑。

长期以来,维吾尔人就再申请海外旅行证件时面临阻碍,根据国际法这是对“离开权利”的践踏;在过去,维吾尔人要获得护照,还得用大笔钱行贿,还面临随时可能被没收,近年来,维吾尔人即便未去海外旅行,只是申请过护照,就足以使其被关进集中营。

维吾尔人现在实际上被剥夺了获得护照权利,维吾尔人的迁徙自由无论是在其祖国还是在海外也都被剥夺;没有合法身份文件正在影响着维吾尔人的生活、婚姻、生活状况和海外受教育权利,使他们处于随时可能被遣返之危险。

“国际法很清晰的声明:离开自己的国家是其权力,”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席乌麦尔﹒卡纳特说,“这又是因为维吾尔人的民族身份而被践踏的权利;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没有合法身份文件使维吾尔人面临的险境,并采取措施缓解危机,国际社会可以立即采取行动帮助维吾尔人。”

详细阅读...

“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2月23日

2019年和田地区墨玉县博斯坦区一位基层官员搜集汇编他们管辖区送进集中营维吾尔人信息,其中,有关311人的详细情况因泄露而大白于天下,维吾尔人权项目称其为墨玉文件。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记录了和田地区墨玉县大规模拘押,细致描述、分析该文件。该文件详细记载了墨玉县8个社区被拘押人员家庭及其社交圈;文件目的是评估被拘押人员是应该继续呆在集中营还是应该回家。

“墨玉文件突显地方当局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实施’绝不心慈手软‘政策;根据其他泄露文件我们知道这种残酷政策源自中国高级领导人的指示;文件给予的拘押理由荒谬武断,文件揭示大规模抓捕无辜维吾尔人使得和田居民如一夜间坠入地域;合法做法如申请护照、祈祷、或者海外有亲人等都被作为抓捕入集中营的理由白纸黑字记下来,“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他继续补充说:”详细调查记录个人行为和思想是构建维吾尔人’无权利区域‘的证据,不仅任何形式的突显维吾尔人特性和信仰成为拘押的原因,而且官方以汇编的朋友亲情关系网,很明显的以株连成罪;墨玉文件揭示官僚系统以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为目标实现其政治恐怖.”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东突厥斯坦正在日益加深的人权危机要求相应的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制造这一史无前例恶性践踏百万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基本权利的罪魁祸首,中国政府的罪责是不争的事实;目前该考虑的是有关政府和国际社会应该如何结束维吾尔人危机。“

详细阅读...

对维吾尔知识精英的迫害:永远的失踪?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9年12月7日

东突厥斯坦(也被称为新疆)目前的镇压中,中国政府将维吾尔知识精英作为主要的目标;维吾尔人权项目题为《对维吾尔知识精英的迫害:永远的失踪?“新报告,记录了自2017年4月以来231位知识分子被强制失踪,关进政治洗脑集中营或被判刑的详细情况;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记录的这些知识分子只是冰山一角。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将在参加在纽约大学,于2018年10月23日6点钟,由“危机中的学者”举办的“对高等学府的攻击”研讨会上将报告呈交与会者讨论。

中国共产党,为了使对中国政府镇压政策的不满消失在沉默中,一直就将维吾尔学者、学生和艺人,包括著名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作为力气针对的目标;然而,最近对知识分子的镇压却可以说是民族压迫的更趋强硬,甚至那些对政府和党忠诚的维吾尔人也面临荒谬的指控,如掩藏分裂倾向及“两面人”指控。

那些失踪,怀疑被关押于集中营的包括热依拉.达吾提,一位国际知名的民俗学专家;维吾尔文学教授阿不都克里木.热合曼阿扎提.苏勒坦和海来提江.乌斯满;语言学教授阿尔斯兰.阿布都拉和诗人阿布都卡地尔.加拉力丁;大学里的高级管理人员,如喀什噶尔大学校长艾尔肯.乌麦尔和副校长穆赫塔尔.阿卜杜吾普尔都被撤职,人在哪儿不知道;其他如前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哈姆拉提.乌普尔和前新疆大学校长塔什普拉提.特依普被判死缓;其他一些知名人士已经有在拘押中死亡的,包括宗教学者穆哈默德. 萨利阿吉阿布都拉. 艾赫德麦合苏姆

详细阅读...

摧毁信仰:对维吾尔清真寺和麻扎的毁灭、亵渎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9年12月7日

这一份份新报告提供了中国政府完全或部分摧毁100多座清真寺的证据。研究员拜赫拉姆.森塔什(Bahram Sintash)和维吾尔人权项目交叉考证了卫星图像、照片和证人证词,以记录中国政府为消灭维吾尔伊斯兰教徒祈祷场所而开展的运动;本报告详细分析了11个清真寺和宗教场所,其中包括公墓、麻扎、圆顶和宣礼塔被摧毁情况。

作为维吾尔人身份认同之基石之一,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一直是中国政府企图消除维吾尔人民族文化认同运动的针对目标。

森塔什先生说:“我所掌握的证据清楚地表明,中国大规模的破坏了维吾尔伊斯兰教历史遗址;以中等城市、乡镇和村庄为主积极进行的;根据我的调查,在和田、洛普、叶城、阿图什和古默县;在仅距喀什噶尔市约50英里的小城阿图什,我得知的就有四座大清真寺遭到了摧毁。”

他补充说:“穆斯林认为清真寺是信仰之家,是穆斯林感受造物主怜悯并亲近造物主的场所,也是其与他教胞一同融入穆斯林社区的地方……没有了清真寺,穆斯林就像是在自己的土地上没有了归属。“

摧毁清真寺的运动始自2016年,与此同时,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民族被大规模拘押。中国政府以“清真寺整改计划”为名,以不安全建筑为理由,在三个月的时间内拆除了数千座清真寺,其中多达5000座清真寺被摧毁。由《卫报》和《贝林猫》对100个宗教场所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2016年至2018年间,有31座清真寺和两座麻扎遭到破坏,其中15个已被完全拆除,另外9个清真寺无法确认是否被拆除。法新社与Earthrise Alliance合作,确认不仅有多达30多个清真寺和宗教场所被摧毁,中国政府还拆除了6座清真寺的伊斯兰建筑风格。

详细阅读...

摧毁信仰:对维吾尔清真寺和麻扎的毁灭、亵渎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9年11月3日

一份新报告提供了中国政府完全或部分摧毁100多座清真寺的证据。研究员拜赫拉姆.森塔什(Bahram Sintash)和维吾尔人权项目交叉考证了卫星图像、照片和证人证词,以记录中国政府为消灭维吾尔伊斯兰教徒祈祷场所而开展的运动;本报告详细分析了11个清真寺和宗教场所,其中包括公墓、麻扎、圆顶和宣礼塔被摧毁情况。

作为维吾尔人身份认同之基石之一,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一直是中国政府企图消除维吾尔人民族文化认同运动的针对目标。

森塔什先生说:“我所掌握的证据清楚地表明,中国大规模的破坏了维吾尔伊斯兰教历史遗址;以中等城市、乡镇和村庄为主积极进行的;根据我的调查,在和田、洛普、叶城、阿图什和古默县;在仅距喀什噶尔市约50英里的小城阿图什,我得知的就有四座大清真寺遭到了摧毁。”

他补充说:“穆斯林认为清真寺是信仰之家,是穆斯林感受造物主怜悯并亲近造物主的场所,也是其与他教胞一同融入穆斯林社区的地方……没有了清真寺,穆斯林就像是在自己的土地上没有了归属。“

摧毁清真寺的运动始自2016年,与此同时,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民族被大规模拘押。中国政府以“清真寺整改计划”为名,以不安全建筑为理由,在三个月的时间内拆除了数千座清真寺,其中多达5000座清真寺被摧毁。由《卫报》和《贝林猫》对100个宗教场所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2016年至2018年间,有31座清真寺和两座麻扎遭到破坏,其中15个已被完全拆除,另外9个清真寺无法确认是否被拆除。法新社与Earthrise Alliance合作,确认不仅有多达30多个清真寺和宗教场所被摧毁,中国政府还拆除了6座清真寺的伊斯兰建筑风格。

详细阅读...

新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详细记录了中国政府是如何系统性的、全范围的威胁美国维吾尔人以使他们沉默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9年10月23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新报告:《跨越边界的迫害》,揭示中国政府使用系统性的、野心勃勃的、长期的、有充分准备的毫无人性的残酷政策,使海外维吾尔人生活在痛苦于苦难中,以便控制海外维吾尔人言论和行动。

中国政府的做法构成了对美国人之不受惩罚的持续犯罪;这种做法不仅使每一个家庭遭遇精神打击和创伤,而且也使一个外国强权得以在美国土地上持续践踏美国人之人权与自由。

中国政府的这些罪行,使美国维吾尔人双重受害;因在家园亲人的被拘押、遭受酷刑折磨,或死亡而带来的极端精神创伤,和他们在美国拥有的《美国宪法》赋予自由被恶意践踏之痛苦。

“维吾尔人权项目有关中国政府骚扰美国维吾尔人的新报告应该是一个要求行动的信号;中国政府的迫害行为无视他国主权,无视远离北京生活于自由世界维吾尔人人权;报告《跨越边界的迫害》中的个人故事,揭示海外维吾尔人直面全球霸权强权迫害的勇敢;”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

跨越边界的迫害》详细揭示赤裸裸的威胁,包括那些通过中国软件——微信,受到的威胁;向美国维吾尔人施压,要求提供其他社区成员信息;对#我也是维吾尔人运动成员的威胁,以及对那些勇于揭露其家人被抓捕判刑、拘押于集中营个人的报复;报告同时揭示在大学对维吾尔人的骚扰和对他们的网络攻击。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