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教育营内羁押者受分类处罚

RFA, 2019年11月5日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因羁押了众多少数民族穆斯林,受到国际社会关注。据海外维权组织披露,今年初以来,当局逐步将羁押者进行分类处罚,部分人获释,部分人被转移到新疆以外地区从事体力劳动,另一部分涉及宗教的人士被判刑入狱。

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羁押了一百多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被羁押者获释后对外界披露他们的遭遇。在国际社会强烈关注下,新疆官方今年8月16日发表《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中称,随着教培工作的有效展开和推进,新疆大多数教培学员已顺利结业。

详细阅读...

新疆一拘禁营半年内据报至少150人死亡

VOA2019年11月3日

中国一官方消息来源这个星期说,新疆一处关押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拘禁营半年间至少有150人死亡。 尽管过去曾有拘禁营内人员死亡的零星消息流传,但自2017年这些拘禁设施为外界知晓以来,由官方人员亲口证实如此大规模的死亡却还是头一次。

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一位匿名公安人员对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说,阿克苏市第一教育培训中心内有约150人死亡。他没有就这些人的死因作进一步说明。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获得的未经证实的报告说,阿克苏仅库车县乌恰镇有200多人在拘禁中死亡。 这名公安人员否认这一说法:“没有那么多,大概在150人左右。”他还告诉记者,死亡发生在2018年6月到12月他被调派到该处工作期间。至于在此之前和之后是否还有人员死亡,他无法提供进一步消息。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库车县共有四个拘禁营,第一教育培训中心只是其中一个。网上公开信息显示,该教培中心隶属阿克苏司法局,2017年曾改造扩建。

详细阅读...

新疆阿克苏再教育营传出最少150人丧生

RFA2019年11月3日

新疆阿克苏地区一个再教育营传出有大批维吾尔族人死亡的消息。当地一名公安向本台维吾尔语组记者披露,去年下半年短短六个月内,有至少一百五十人在营内丧生。未经证实的消息更显示,死亡人数有可能超过两百。

发生大规模死亡的“第一再教育营”位于阿克苏地区,距离库车市市中心约十公里。当地一名公安周二向本台维吾尔语组记者证实,从去年六月到十二月,短短半年内先后有大批维吾尔人丧生,人数约为一百五十人,遗体已全部下葬,殓葬过程被公安严密监控。家属也已被警告要守口如瓶。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细数再教育营里的噩梦

RFA2019年10月28日

哈萨克籍维吾尔人古力巴哈女士(Gulbahar Jalilova)25日在台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控诉在集中营465天被喂药。(记者李宗翰摄)

拥有哈萨克国籍的维吾尔人古力巴哈女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揭露465天被关在新疆所谓再教育营的惨况。她说,被关进集中营的姐妹都是无罪的,唯一的罪就是天生维吾尔血统。她形容被抓当天官方窜改她的国籍为中国籍,成了随时可以“被消失”的中国人。

哈萨克籍维吾尔人古力巴哈女士(Gulbahar Jalilova)25日踏进自由亚洲电台的台北办公室时,神情哀伤,头巾内露出棕灰白发色,和她两年前被捕当天,一头美丽黑发的自拍照片有着天壤之别。经历465天集中营酷刑摧残,令她判若两人。

日本维吾尔协会会长伊里哈木为古力巴哈做了翻译。

详细阅读...

新疆一中学前校长被判囚19年 两名逃亡哈国穆斯林被警带走

RFA2019年10月17日

新疆伊犁沙湾县前中学校长哈哈尔麦.阿合曼,去年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今年早些时候被判刑19年。多名哈萨克人对本台投诉他们在新疆的亲友被判刑10年或以上。另外,今年“十一”从中国新疆逃亡哈国,打算向该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两位哈萨克族男子,两天前被哈国安全部门人员带走。

中国新疆再次传出哈萨克族人被判刑的消息。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古丽巴和提.哈力本周四(1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她的弟弟哈哈尔麦.阿合曼曾在新疆沙湾县第二中学出任校长等职务,多次被政府评為“先进个人”,获奖无数,但最终难逃牢狱之灾:“我的弟弟哈哈尔麦.阿合曼,1970年12月3日出生于新疆沙湾县。1989年7月在塔城师范学院中专毕业,1992年在新疆教育学院政治系大专毕业,1994年在学校任校长。1995年3月在东湾镇民族中学任校长,2000年在沙湾县二中任副校长,两年后任校长。”

详细阅读...

维吾尔妇女苦寻家乡22亲友 10年竟一无所获

RFA2019年10月17日

一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维吾尔族妇女用了十年时间,找寻其在新疆伊宁市硕拉克村的二十二位亲友,奇怪的是连一个村民的信息她也找不到,她形容全村村民就如人间蒸发。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上周二(10月8日),该组织接到一位维吾尔女士古丽巴拿木(Roziyeva Gulbanam Yemenjanovna)登门求助。目前居住在阿拉木图的古丽巴拿木对该组织成员说,她的两个大伯和一个叔叔,另有其堂兄妹等二十二个人居住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硕拉克村,但已经十年无法联系到他们。古丽巴拿木在此期间,曾多次尝试寻找在硕拉克村的亲友,也曾使用各种方法,但始终无法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详细阅读...

应对新疆问题 中国政府编织巨大监控网

rfi2019年10月12日

曾经被中国政府拘留的维族人和海外新疆活动人士告诉法新社,中国政府加强对新疆控制,不仅让当地变成露天监狱,而且加强对海外新疆维族人的监控。

22个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员国于8月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中国停止大规模关押新疆维族人。联合国去年公布消息显示,新疆被逮捕和被监禁人数过去10年飙升,高达1百万人被强制送入“再教育营”,其中大多数为维族人。中国不仅在国内控制维族人,流亡国外的维族人也受到监控,显示中国庞大的监控网络。

详细阅读...

新疆两哈萨克人“十一”逃抵哈国

RFA2019年10月12日

新疆伊犁额敏县哈萨克族穆斯林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不堪当局逼迫,今年10月1日成功逃亡到哈萨克斯坦。另外,再有多位被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的穆斯林家属向本台求助。

详细阅读...

新疆改变羁押方式 多人被判刑入狱

RFA2019年10月12日

在国际舆论压力下,新疆当局自今年五月前后,将一批关押在所谓培训中心的穆斯林判刑后移送监狱羁押。哈萨克斯坦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近期披露了新疆多地有穆斯林被判刑的个案。对于哈国外交部长上周表示,大部分新疆哈萨克人已经获释,但该组织认为,被羁押在教育营的中国少数民族穆斯林中有一部分人并未获释。

详细阅读...

中国要世界对新疆拘禁营保持沉默,它成功了

VOA2019年10月4日

北京——当土耳其领导人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今年夏天访问北京时,他赞扬了一条连接亚欧的新丝绸之路。他欢迎中国对他陷入困境的经济进行大手笔的投资。他夸张地称赞中国的主权。

但是,在自己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一直大力提倡伊斯兰价值观的埃尔多安,对中国西部新疆地区关押的100多万名突厥语系的穆斯林,以及数百万人的被迫同化,却基本保持沉默。这与10年前相比是个180度的大转弯,当时他曾说,“简单地说,”中国政府让新疆的维吾尔族人遭受了“种族灭绝”。

与埃尔多安一样,世界对新疆也一直显而易见地保持沉默。中国政府为了将维族人改造成共产党忠实、世俗的支持者,过去两年里在新疆修建了一个庞大的拘禁营网络,并进行系统性的监控。即使外交官们亲眼目睹了这些问题,并私下里进行谴责,他们也不愿公开表态,因为无法得到广泛的支持,或不愿冒着损坏与中国金融关系的风险。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