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人参加美国国务院项目回国后遭拘禁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5月13日

“美国组织这些项目、把这些人带来,我们还必须在事后保护他们,这样这些项目才能成功,”莱汉·阿萨特说。她的弟弟在中国被拘禁。 GABRIELLA DEMCZU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在曼哈顿的一个冬夜,伊克帕·阿萨特(Ekpar Asat)最后一次和姐姐见面时向她保证,几个月后还会回到美国,带着父母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届时她将成为第一个在哈佛法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的维吾尔人

那是2016年,他来美国参加享有盛誉的国务院领导力培训项目,但在返回中国三周后,他就消失在中国西北部一个庞大的拘禁系统的阴影中。

详细阅读...

维族女子“失踪”两年半后突现身 家人仍担忧

DW, 2020年5月13日

流亡德国的维吾尔女子古丽孜艳·塔西买买提过去两年多来,为了替被关进新疆再教育营的妹妹发声,进行了无数次的街头维权行动。虽然她在五月一日突然接到妹妹的来电,也顺利与家人重新联系上,但这并未化解她的担忧。

古丽孜艳在2009年的新疆骚乱后,流亡德国,而自2017年底,她也因妹妹古丽娜被关进新疆再教育营而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2009年新疆骚乱后流亡德国的古丽孜艳·塔西买买提 (Gulzire Taschmemet) 过去两年多来,在德国慕尼黑的街头进行过无数次的维权行动,也接受了不少媒体采访,目的都是为了能让被关入新疆再教育营的妹妹早日能重获自由。她的妹妹古丽娜·塔西买买提(Gulgine Tashmemet)原先在马来西亚南部的一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但自从她2017年底返家探亲后,古丽娜为了不让当地警察追踪她的微信通联纪录,她将古丽孜艳从微信联络人中移除。

详细阅读...

专栏 | 解读新疆:母亲被判刑十年,维吾尔设计师吁无条件释放

RFA, 2020年4月21日

本期节目中,陈爱祯将和大家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维吾尔医护人员被迫在新疆临时检疫中心治疗新冠病毒患者的情形,以及挪威的维吾尔设计师卡德丽亚.吾甫尔在网络视频中,对她的母亲未经审判而被中国政府判刑十年的控诉。

上周,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伊宁市当局已指派维吾尔族医生,护士和来自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各地医院(包括该市维吾尔医医院)的其他人员,在伊宁市工作和居住。这个临时中心于2月底开始。

消息人士在匿名的情况下说,只有维吾尔族的医护工作人员被分配到该中心,自从他们被送往该中心以来,他们没有被允许返回家园。

详细阅读...

阿塔珠尔特负责人被警察带走扣查数小时获释

RFA, 2020年4月21日

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Atazhurt)负责人别克扎提.马克苏提汗,本周一在阿拉木图被警察带走调查数个小时。该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说,警察试图从别克扎提身上打开缺口,获取赛尔克坚参与组织活动的资料。

当地时间本周一下午,别克扎提.马克苏提汗被阿拉木图警察从办公室带走。别克扎提的妹妹娜孜古丽当晚对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她的哥哥被带走。她说:“我哥哥在今天下午3点40分左右,被警察抓走,但是他们没有出示文件,他们没有解释抓人的原因。”

娜孜古丽说,当时警察威胁她哥哥如果不去派出所,将会给他戴上手铐,强行带走。据该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说,他在电话中得知别克扎提被捕的消息,目前正在设法营救。据别克扎提的律师说,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的名称已被该组织另两位已离开该组织的成员注册,因此很多人成了非法组织成员。

详细阅读...

新疆哈萨克族一家三口因坚持信仰被重判

RFA, 2020年4月21日

新疆伊宁县有一家三口因坚持宗教信仰,被当局判刑15至25年。被判刑者的亲人表示,在海外媒体的关注下,她的家人之前还能去监狱见到两个妹妹,但是现在则不准探监。

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古来夏对本台说,她的二哥迪力夏提和两个妹妹被判刑后,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关注下,迪力夏提的妻子于五个月前见到了丈夫,小妹妹巴给拉于一个月前获准其丈夫探监。但是最近,当局再度变卦:“我的小妹妹巴给拉.奥拉白,大妹妹巴合提古丽,吾力拜依和我的哥哥迪力夏提.吾力拜依,在2018 年3月被警察无缘无故抓走,一直到6月是没有任何音讯的。到了6月警察口头通知家属说我的小妹妹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大妹妹被判了19年有期徒刑,哥哥被判了25年有期徒刑。警察没有给家属任何正式的文件或者法院判决书,也没有说明他们到底犯了什么罪。甚至不让家属询问他们在哪个监狱,也不让家属和他们相见或者通电话,只是每几个月让家属去警察局给他们交钱。”

详细阅读...

新疆哈萨克族人被判刑十九年 狱中患白血病官拒保释

RFA, 2020年4月7日

中国新疆伊犁一名哈萨克族男子去年被当局判刑十九年,同年被医院诊断患有白血病,医生建议做干细胞移植手术,但当局拒绝家属申请保外就医。

哈萨克族男子恰特合2018年5月上旬在中国新疆被捕,其后被判刑19年。他的姑姑通过翻译告诉本台记者:“恰特合·达吾列提,1988年12月2日出生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捷仁布拉克镇67团8连。2018年5月5日没有上级的通知就被当地派出所的人把他无缘无故的拘留并判刑19年。”

现已成为哈萨克斯坦公民的恰特合姑姑说,恰特合被判刑前已患有白血病,每个月仅医疗费就要花费三万元人民币,医生建议做干细胞移植手术,但监狱方拒绝恰特合申请保外就医:“他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得了白血病,每个月要服用3万元(人民币)左右的药。他家中留下他妈妈,还有妻子和两个孩子,目前没人照顾 。”

详细阅读...

家庭主要劳动力被关再教育营成免费劳工维族老幼生计艰难

寒冬, 2020年4月7日

中共将数百万新疆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拘禁在教育转化营,强迫他们成为免费劳动力,而他们自家的土地却无人耕种,家中的孩子和老人度日艰难。《寒冬》走访了几个吐鲁番地区的维族家庭。

一位近八旬的维族老人告诉《寒冬》,她的儿子因做礼拜、儿媳因穿传统服饰在2018年被抓进转化营,她不得不独自照顾4个孩子,其中最小的才1岁。由于家中没有劳动力,老人只能选择将葡萄地出租,靠微薄的租金勉强维持日常生活。

吐鲁番地区像她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老人告诉《寒冬》,她所在的村庄有50余人被关进了转化营。种葡萄是吐鲁番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由于之前种植、采摘、售卖葡萄的维族男人们现在被关押,当地维族家庭因此蒙受了巨大损失。

详细阅读...

照片流出證新疆建大量再教育營關押維族人 八處監獄擴建完

《寒冬》收到來自新疆喀什地區民眾發來的圖片和證詞,暴露了中共關押數百萬民眾設施的詳情。

一位新疆喀什地區莎車縣居民向《寒冬》提供了一組一年前拍攝的莎車縣三處轉化營的照片,新疆喀什地區有約400萬人口,維族人佔90%以上。由於轉化營周圍都裝有高清攝像頭,並且把守嚴密,該居民沒法靠近拍攝轉化營全景,但當地居民的描述有助於更好了解本文所使用的各照片。

莎車縣恰爾巴格鄉的一處教育轉化營的崗哨和後門

莎車縣恰爾巴格鄉的一處教育轉化營警衛把守的大門

當地一名知情人告訴《寒冬》,莎車縣每個鄉都有一處學習班,至少有二十個。他還說其中一處轉化營裡僱用三個當地維族人專門給被關押的人打饢,每天至少打上千個饢餅,一個人每天只發給一個饢,可想而知有多少人被抓進去。

在莎車縣的一個被關閉的診所門外,一位維族老人告訴《寒冬》,門診的醫生因為信伊斯蘭教經常去清真寺做禮拜,兩年前就被關進一所「教育培訓中心」學習。

莎車縣一轉化營牆上貼著橫幅:「堅決貫徹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制疆方略特別是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

被關押者親屬到轉化營探望親人後離開

莎車縣臨近的幾個縣城的轉化營的工作人員來這處轉化營學習怎樣轉化維族人

老人拒絕回答更多的問題,他指著街道對面一群手握棍子的人,解釋說這就是巡邏隊,隨時就打那些不聽政府話的人。「不聽話就抓去關起來。」這名維吾爾老人說著就騎上摩托車離開了。

為了關押更多人,新疆政府擴建了現有的監獄。一名知情人透露說,庫爾勒市往輪台縣去的方向的十幾公里處有3所監獄在過去的幾年裡進行了擴建,其中一處包括監舍及監獄工廠共有17棟樓。每間監室平均關押27人,這所監獄至少可以關押6000人。

據該知情人透露,位於新疆烏魯木齊市米東區卡子灣街道附近的東戈壁區域的5個監獄從2016年到2018年底也進行了擴建,該知情人確認其中兩處監獄分別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三監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女子監獄。這些監獄新建的樓房共有20多棟,每棟有5層,每層關押180至600人不等。

裡面關的80%都是維族人,他們多數被判刑7至10年不等。關押期間他們必須學漢語,在監獄廠房內幹活。

莎車縣孜熱甫夏提塔吉克民族鄉一處教育轉化營

来源:   寒冬

详细阅读...

新报告揭示中国大范围存在强迫劳动

 新证据显示,中国共产党强迫维吾尔族人、哈萨克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在残酷的环境下在工厂做工,不仅在新疆,而且在中国各地。

3月,位于堪培拉(Canberra)的智囊机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公布的报告和另一份由跨党派成员组成的旨在监督中国人权和法治状况的美国国会和政府的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缩写CECC)所公布的报告得出结论,中国共产党在扩大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镇压。

两份报告详细记述了中国共产党对穆斯林少数民族实行的大范围和系统化的强迫劳动计划对人权的践踏

详细阅读...

新疆再教育营酷刑逼基督徒放弃信仰女性被扒光险遭男警性侵

寒冬, 2020年3月18日

殴打、剥夺睡眠与饮食、洗脑……中共以残忍手段逼基督徒放弃信仰。

新疆,除了有300万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还有中国的许多被禁宗教团体的信徒也被关押在转化营,他们遭到酷刑、洗脑。几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向《寒冬》讲述了他们在教育转化营中所遭受的非人折磨。我们使用化名来保护其身分。

殴打、剥夺睡眠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高洁述说起她在北疆拘留营里因指出管教对其信仰的污蔑属于亵渎神而遭殴打的经历。「管教指使两名犯人殴打我,抓着我的头往墙上撞,直到我的脸被撞肿,犯人还威胁我说如果再不写四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决裂书,就把我的眼睛撞瞎。狱警还警告我不许跟任何人透露『学习班』的事。」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