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十户联防” 普通人可棒杀“恐怖分子”

RFA2019年4月13日

近日,新疆乌鲁木齐一社区发布的《“十户联防”暴恐事件处置方案》,在中国互联网上热传。有新疆穆斯林向本台表示,该份所谓的反恐处置方案早已遍布新疆各地,不但允许普通人以棍棒击杀所谓的“恐怖分子”,还強逼当地穆斯林要背诵方案细则。

乌鲁木齐市萨依巴格街道萨依巴格社区《“十户联防”事件处置预案》十分详细,包括“十户联防”的人员及武器配备。

详细阅读...

拒绝提供清真寺捐建名单 新疆人大代表命悬一线

RFA2019年4月13日

新疆新源县人大代表纳比哈力·阿斯科别克遭羁押的消息,经本台报道后,当局批准家属与其短暂会面。纳比哈力的家属和亲友本周四向本台表示,担任清真寺伊玛目的纳比哈力,因拒绝公开捐款建清真寺人员的名单而入狱,并被打至奄奄一息。该案至今没有经法庭审判。

本台曾于今年3月上旬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大代表、哈萨克族伊玛目(宗教仪式领拜人) 纳比哈力·阿斯科别克 (Nabigaly Askerbek)被捕的消息后,新源县警方终于准其家人探监。

详细阅读...

留美维吾尔学生父母遭监禁 被关押哈萨克伊玛目处境糟糕

RFA2019年4月13日

在美国留学的维吾尔学生诉说在新疆被关押的父母毫无音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并誓言要不断揭露中共在新疆对穆斯林人的迫害行径;与此同时,已被关押一年多的伊犁自治州那勒提镇伊玛目最终被允许与家人见面,但健康状况糟糕。

2015年来到美国学习的维吾尔男学生阿尔法•艾尔肯 (Alfred Erkin) 告诉本台,他从前并不特别关心政治,而且,他来美国后,为了不给在新疆伊犁市工作和生活的父母和亲人造成麻烦,一直也不大参与任何政治活动。但即使如此,他去年8月通过其他人得知,他的父亲艾尔肯•吐尔逊 (Erkin Tursun) 已于去年3月被当局关押并被判刑,但他迄今为止不知道父亲被关进去的罪名,也不知道父亲被判多少年。

详细阅读...

一年之后,被错误遣返的维吾尔人在哪里?

德国之声2019年4月5日

一年前,由于程序失误,一名在德国申请庇护的维吾尔人被遣返中国。尽管德国当局试图补救,让此人返回德国,但无济于事。他回到中国后即被监禁,并面临严厉的指控和刑罚。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年4月3日,一名22岁的维吾尔族男性被巴伐利亚当局遣返回中国。当时,他的第二次政治避难申请还在审批过程中,听证会尚未举行。联邦移民难民署曾经向慕尼黑外国人管理局发送过传真,告知其审批程序还在进行,但是外管局事后却宣称,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份传真。

这名维吾尔人2013年抵达德国时只有17岁,尚未成年。2016年,他的首次政治避难申请被驳回。联邦移民难民署当时认为,该难民是持有效中国护照从中国出境的,因此很可能没有被中国当局追捕或迫害。他本人则声称,中国当局指控他参与了2009年的新疆骚乱、指控他犯有杀人罪。

详细阅读...

蓬佩奥呼吁中国停止“可恶的”拘留维吾尔穆斯林的做法

VOA2019年3月27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中国在新疆西部地区大规模拘留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是“悲惨的”和“可恶的”。

“我们在公开场合对此一直直言不讳,我们还和他们进行了长时间的私下交谈。”蓬佩奥星期二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说,“人数当然是成千上万的。这是历史性的侵犯人权,我们使用了这样的字眼。我们正在努力让中国人相信,这种行为是可恶的,应该停止。”

详细阅读...

中国瞄准知识分子,加紧抹杀维吾尔文化

Share America2019年3月22日

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将自己的毕生精力贡献于维吾尔文学和教育。作为一名作家、讲师和学者,牙里坤编辑并整理了100多本有关维吾尔文化的教科书。他是确保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得到保护并世代相传的主要的维吾尔族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他于2016年10月失踪。他的儿子卡马力吐尔克·牙里坤(Kamaltürk Yalqun)说:“我们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我们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中国官员于2018年证实牙里坤·肉孜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关押。他的儿子说他被关押的原因是支持维吾尔文化。

详细阅读...

维吾尔公知相继失踪 民族文化命悬一线

RFA2019年3月22日

几年来,中国政府为了达成所谓的“去极端化”目标, 关押了上百万新疆穆斯林,而这些下落不明的人当中有至少数百名维吾尔知识分子。美国政府近日就聚焦了这样的一个例子,提出此举旨在“抹杀维吾尔文化”。

美国国务院周三在官网上讲述了维吾尔知识分子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的遭遇。文中说,牙里坤作为一位作家、讲师和学者,花费毕生精力编辑并整理了上百本维吾尔文化教科书,他是维吾尔知识分子中的典范。

详细阅读...

哈萨克族作家及兄妹被关进新疆教育转化营

寒冬2019年3月18日

2018年初,新疆当局抓捕了迪力夏提·吾力拜依(Dilshat Oralbai)连同他的哥哥和两个妹妹,他们的亲人及其他活动人士纷纷为他们得释放而努力。

迪力夏提·吾力拜依与他的兄妹们(埃尔金·阿札特提供)

《寒冬》报道过新疆哈萨克族穆斯林的命运,据部分统计,大约有一万哈萨克族人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Atajurt)的负责人赛尔克坚·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曾谴责新疆教育转化营内实施的虐待与酷刑,他还通过该志愿者组织公布了迪力夏提被抓捕的消息,随即在3月10日赛尔克坚被哈萨克当局抓捕并软禁,从此公众就更难听到有关被关押者的消息了。

详细阅读...

新疆再教育营威胁哈萨克公民 家属哭诉有去无回

德国之声2019年3月7日

就在国际社会持续要求中国开放外界参访新疆之际,三名哈萨克公民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仍有多名家属被关押在中国再教育营内。 其中,数名年迈哈萨克人有受虐的现象。

就在国际社会持续要求中国开放外界参访新疆之际,三名哈萨克公民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仍有多名家属被关押在中国再教育营内。 其中,数名年迈哈萨克人有受虐的现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 哈萨克公民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原先以为她丈夫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只是前往新疆探望女儿,但他却因此一去不返。 当她再次得知他消息时,他已因手机装有WhatsApp而被关进新疆特克斯县的“教育转化中心”。 她说: “我老公2017年10月前往新疆探望女儿,却因为手机装有WhatsApp而被关进再教育营。 他的母亲因担忧他于再教育营内的状况,已出现健康状况。 ”

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告诉德国之声,她去年十月底于再教育营内见到了她丈夫。 虽然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健康状况似无大碍,他的精神上却明显出现改变。 他不仅长时间不说话,在回答问题时,除了说自己很好外,他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的其他状况。 她表示: “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今年2月。 因为警察全程在旁边监听,他只能含糊在电话中报平安并大略询问家中状况。 ”

 

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说,当时再教育营的官员说他们再过20多天就会释放她丈夫,但家属从那之后便再无任何关于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的消息。 他的父亲在一段Youtube影片中向国际社会喊话,希望联合国能协助让他们一家团聚。 他说: “身为哈萨克公民,我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施压,让我儿子能尽早与我们团聚。 ”

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只是无数受害家属中的其中一名。根据美联社报导,至少有百万名少数民族穆斯林被关于新疆的再教育营内,而其中包含许多哈萨克公民的家属。 虽然哈萨克外交部今年一月曾证实中国准许2000多名哈萨克族人放弃中国国籍并离开中国,但至少三名哈萨克公民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有数名家人仍被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内。

酷刑与软禁

目前居住在哈萨克的音乐工作者哈哈里·阿留拉 (Akikat Aliolla)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他70岁的父亲因在2018年3月协助一个哈萨克族家庭写信控诉狱警打死一名哈萨克族男子, 而在2018年3月15日与其母亲跟两名弟弟一同被关进再教育营。 他说再教育营的狱警对他父亲与两名弟弟进行刑讯逼供,而他母亲因受刑哭泣,被单独监禁。 他形容: “我母亲从被关进再教育营后,便大小便失禁长达两个月。 另外我父亲因在医院接受治疗时公开求救,再教育营的人员强行将他带走,让我从此与他失联。 ”

哈哈里·阿留拉说他后来得知他父亲遭受了数月的酷刑虐待,并于2018年10月被判刑20年。 然而,这些判决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仅透过口头告知相关人士。 他本人直到今年1月25日才透过中国驻哈萨克领事馆获知此事。 他强调: “中国警方去年10月便公告我父亲被转往其他地区的消息,而自那时起,也再也没人见过他本人。 他目前生死未卜。 ”

虽然新疆当局于2019年1月27日将哈哈里.阿留拉的母亲与两名弟弟从再教育营释放,他们目前仍被软禁在家中,并遭政府严格控管。 根据他的说法,新疆额敏县当局不愿让他与家人视讯,而家中也被安装监视器。 他表示: “据说家里遭安装摄影机,而我母亲跟弟弟也早已被当局列为黑名单,是重点监控对象。 他们的活动范围也受到限制。 ”

因做礼拜而遭关押

住在乌鲁木齐的哈德尔别克·努尔兰原本是个网络科技公司的老板,但在2018年4月突然被新疆当局以做礼拜为由,关进再教育营。 他的家属玛女士告诉德国之声,哈德尔别克·努尔兰被关至今,家里没有人知道他被关在何处,而新疆政府也不许家人探监。 此外,中国政府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便口头判了哈德尔别克·努尔兰十年徒刑。

住在乌鲁木齐的哈德尔别克·努尔兰原本是个网络科技公司的老板,但在2018年4月突然被新疆当局以做礼拜为由,关进再教育营。

玛女士说: “他毕业于东北大学,在乌鲁木齐创业,从未有过任何违法行为。 他被抓后,他妹妹也曾被关进再教育营20天,我现在无法直接与他的家人联系。 ”

玛女士指出,身为家中长子的哈德尔别克·努尔兰肩负一家人的生计,而他的公司在他被抓了之后,也因无人经营而倒闭。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 “做礼拜是穆斯林人的正常生活与自由,现在他们完全是霸道的让他失去自由,摧毁他的心灵。 ”

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 (Patrick Poon)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这些案例代表中国政府仍掩饰了许多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事实。 而这些替家人发声的哈萨克人,无时无刻都冒着身命危险,公开分享他们对家人的思念。 他说: “国际社会应该持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针对这些个案做出回应。 依照过去一些案例,我们可以知道唯有持续向中国施压,才有可能终结这些无理的大规模监禁。 ”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详细阅读...

新疆前人大代表被监禁一年失音讯

RFA2019年3月7日

曾经出任新疆伊犁州人大代表、新疆政协委员的伊犁新源县那拉提镇的一位哈萨克伊玛目(宗教仪式领拜人),去年3月被中国当局抓走,从去年12月至今音讯全无。

这位哈萨克族伊玛目名叫那比哈力.阿斯克别克(Nabigaly Askerbek)。他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那拉提 (Narat) 镇清真寺的伊玛目,也是新疆政协委员、伊犁自治州人大代表。2003年还曾被选为中华全国青年委员会委员代表。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