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一中学前校长被判囚19年 两名逃亡哈国穆斯林被警带走

RFA2019年10月17日

新疆伊犁沙湾县前中学校长哈哈尔麦.阿合曼,去年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今年早些时候被判刑19年。多名哈萨克人对本台投诉他们在新疆的亲友被判刑10年或以上。另外,今年“十一”从中国新疆逃亡哈国,打算向该国申请政治避难的两位哈萨克族男子,两天前被哈国安全部门人员带走。

中国新疆再次传出哈萨克族人被判刑的消息。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古丽巴和提.哈力本周四(1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她的弟弟哈哈尔麦.阿合曼曾在新疆沙湾县第二中学出任校长等职务,多次被政府评為“先进个人”,获奖无数,但最终难逃牢狱之灾:“我的弟弟哈哈尔麦.阿合曼,1970年12月3日出生于新疆沙湾县。1989年7月在塔城师范学院中专毕业,1992年在新疆教育学院政治系大专毕业,1994年在学校任校长。1995年3月在东湾镇民族中学任校长,2000年在沙湾县二中任副校长,两年后任校长。”

详细阅读...

维吾尔妇女苦寻家乡22亲友 10年竟一无所获

RFA2019年10月17日

一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维吾尔族妇女用了十年时间,找寻其在新疆伊宁市硕拉克村的二十二位亲友,奇怪的是连一个村民的信息她也找不到,她形容全村村民就如人间蒸发。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上周二(10月8日),该组织接到一位维吾尔女士古丽巴拿木(Roziyeva Gulbanam Yemenjanovna)登门求助。目前居住在阿拉木图的古丽巴拿木对该组织成员说,她的两个大伯和一个叔叔,另有其堂兄妹等二十二个人居住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硕拉克村,但已经十年无法联系到他们。古丽巴拿木在此期间,曾多次尝试寻找在硕拉克村的亲友,也曾使用各种方法,但始终无法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详细阅读...

新疆改变羁押方式 多人被判刑入狱

RFA2019年10月12日

在国际舆论压力下,新疆当局自今年五月前后,将一批关押在所谓培训中心的穆斯林判刑后移送监狱羁押。哈萨克斯坦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近期披露了新疆多地有穆斯林被判刑的个案。对于哈国外交部长上周表示,大部分新疆哈萨克人已经获释,但该组织认为,被羁押在教育营的中国少数民族穆斯林中有一部分人并未获释。

详细阅读...

新疆6名穆斯林被判刑消息曝光 数十名公安进村抓人追查泄密者

RFA2019年9月19日

新疆伊犁州巩留县吉尔格郎乡一清真寺6名穆斯林被控“非法集会”及“非法传播宗教”,被判刑18至21年的消息,本周二经自由亚洲电台率先披露后,次日,数十名军警闯入吉尔格朗乡阿勒玛勒村抓人,并将被判刑人士的亲友带到警局盘问,追究所谓的泄密者。

本台于本星期二报道,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巩留县吉尔格郎乡阿勒玛勒村清真寺的6名穆斯林,被秘密判刑18至21年。其中清真寺伊玛目(领祷人)叶尔江.胡阿西,被判刑21年,教长助手木拉提别克.吾麻尔被判刑18年。周三,当地警方得知消息后,出动数十人进入阿勒玛勒村带走多人,并追查何人对外泄露消息。

详细阅读...

新疆伊犁一清真寺6人被重判 再教育营获释者行动受限

RFA2019年9月17日

新疆伊犁州巩留县吉尔格郎乡一清真寺6位穆斯林,被控“非法集会”及“非法传播宗教”,半年前被秘密判刑。其中该寺伊玛目叶尔江.胡阿西被判刑21年,其助手木拉提别克.吾麻尔被判刑18年。海外穆斯林对本台披露,今年初以来,有被羁押在“教育营”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被秘密判刑。

在国际社会关注下,今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叶尔穆哈买德.库岱白尔根,本周二(9日1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的妹夫木拉提别克.吾麻尔,去年3月21日,在新疆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巩留县被捕,其后羁押在教育营。今年2月初,被当地法院以“非法集会”和“非法传播极端宗教思想”等罪名,秘密判刑18年。目前,木拉提别克被羁押在新源县新建的大型监狱。叶尔穆哈买德说:“我妹妹的丈夫拉提别克.吾麻尔是中国公民,被判了18年,他是国家认可的宗教人士,给了他县级的资格证,但把他抓起来判刑18年。跟他相同身份的人很多都没有放出来,有些人被判刑,有些人生死都不知道。”

详细阅读...

新疆多名清真寺伊玛目及穆斯林被重判

RFA2019年9月10日

中国对新疆的高压政策一直没有放松,再有一批宗教领袖被重判入狱。昭苏县哈萨克清真寺伊玛目(宗教仪式领祷人)阿吾勒别克·努尔加合蒲(Ayelbek Nurzhahp)和妻子等五人被判刑15至25年。

哈萨克斯坦公民加孜拉·加玛力别克本周一(9月9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的弟弟塞力克江在新疆从事劳务及运输,去年7月30日,在霍尔果斯口岸被伊宁市警方逮捕,并于今年8月20日被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她说:“我弟弟他现在被关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犁市看守所,已经一年多了,开了两次庭。今天,我们(新疆)当地的公安部门人员询问我的家人。我希望当地公安部门不要骚扰我的家人。因为我是哈萨克斯坦公民,已经注销了中国户籍,和家人没有关系。我父亲身体不好,有脑溢血。我弟媳妇带着两个孩子,一个5岁,一个3岁。他们现在没有经济收入,非常困难。”

详细阅读...

纽约时报:新疆监狱人口暴增

VOA2019年9月5日

美国纽约时报8月31日报道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当局西北部的新疆正在诉诸一种更为传统也更为严酷的控制社会人口的方式,这就是把大批的人投入监狱。

中国当局在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聚居的新疆以所谓的再教育的名义关押成百万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以及在新疆施行严密的大众监控已经在国际社会间广为人知。中国当局的这些做法也受到广泛的批评。

详细阅读...

新疆喀什女子监狱羁押500名涉 “暴恐人员”

RFA2019年8月12日

疏勒县女子监狱外表。(志愿者独家提供)

新疆喀什地区有一所羁押“重囚”的女子监狱。一位曾经到过该监狱工作的汉族人,近期向自由亚洲电台爆料,该监狱羁押了约500名囚犯,几乎都是维吾尔族妇女,他们被当局定性为“暴恐分子”。海外维吾尔组织就此质疑中国政府不久前称新疆已经3年没有发生恐怖袭击,那这些被羁押的妇女怎么成了恐怖分子?

曾经在新疆喀什及阿克苏女子监狱工作的汉族人张先生(化名)近期对本台披露,去年夏季,他在包工头带领下进入喀什女子监狱从事装修工程。他亲目睹维吾尔族妇女身穿囚服,每天在院内从事体力劳动。张先生说,监狱内有很多实习女警,有汉族,也有维吾尔族人。被羁押在女子监狱500名左右囚犯都是维族人。他说:“之前我去过喀什的女子监狱和阿克苏的女子监狱,在里面从事装修,我知道里面的一些情况,我还有一些图片。我只有写在纸上,才能把我的经历述说出来”。

详细阅读...

研究报告: 政府文件表明新疆“培训中心”强制拘禁

VOA2019年7月3日

中国政府否认在新疆地区拘禁上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把这些拘留营说成是职业训练中心,但有研究人员从中国政府文件和其他官方信息中找到了强制拘禁的证据。

专注于新疆问题的德国研究人士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在7月的政治风险杂志上发表了他的研究报告,题目是“洗脑,警察和强制拘禁:从中国政府文件的证据看新疆“职业训练中心”的性质和范围。” 报告说,中国宣传说,“受训人员是自愿参加,但政府内部文件称其为“被拘留的受训人员”,说明他们实际上是被强制拘留的。

报告列举的证据有,当地政府公布的建筑投标项目显示这些地方设有监狱式设施,有高墙、铁丝网、了望塔, 内部摄像系统和警察设施等。 喀什地区的 “培训中心”都被要求配备五项预防措施,其中包括防止逃跑的措施。

详细阅读...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rfi2019年6月25日

法新社19日报道,比利时一名外交官本周前往新疆,查找一个维吾尔人家庭下落。这家人5月底在比利时驻华大使馆被中国警方带走,此后家人再没有他们的消息。

据法新社报道,一名叫阿布拉的妇女(Horiyat Abula)的女子5月底曾带着四个孩子前往比利时驻华大使馆。这名女子的丈夫图尔森Abdulhamid Tursun已在比利时获得政治庇护。他向法新社表示,当时,他的妻子在得知还需要等待至少3个月才能获得去比利时与丈夫团圆的签证后,很着急。他们于是拒绝离开使馆,返回旅店。他们此前在旅店已经多次遭到警方的夜间盘查,询问他们何时返回新疆。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