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监控和审查新疆被拘禁者及其亲友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2月19日

茹孜妮莎·麦麦提托合提是维吾尔人,她从一份泄露的中国政府文件中得知,她的一些家人被送进了教化营。 FURKAN TEMI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最后一次收到家人来信是在三年前,那时中国还没有开始在遥远的西部地区将穆斯林集中拘禁起来。她住在国外,对家人的命运一无所知——直到一份泄露的政府文件的内容浮出水面,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描述了他们的生活。

2003年以来一直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茹孜妮莎·麦麦提托合提(Rozinisa Memettohti)从这份文件中得知,她的两个姐妹因超生被送进了教化营。其中一位姐妹还因为拥有护照遭到针对。

“现实比我的任何担忧都糟糕得多,”麦麦提托合提本月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的父亲,我的兄弟姐妹都有危险。”

在过去几年里,新疆当局把数十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送入教化营,这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拘禁行动。这份文件提供了一个罕见的、细致入微的视角,展示执政的共产党如何实施撕裂新疆社会纤维的拘禁制度。

泄露的文件是一份137页的电子表格,概述了新疆西南部墨玉县当局收集的当地居民信息。其中包括被关押在教化营的300多人的姓名和政府身份证号,以及他们数百名亲属和邻居的信息。甚至连16岁的儿童都被严密监控,以寻找北京认为的不忠想法的迹象。

详细阅读...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德国之声, 2020年2月19日

新近泄露的“墨玉名单”证实了许多人长久以来的怀疑:中国仅仅因为宗教和文化的原因便逮捕关押维吾尔人。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曾被关入“再教育营”维吾尔人的家属。

中国新疆和田境内一处戒备森严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不用心查找,很难发现这座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Sultan Murat闹市区的清真寺。它坐落在一个灯光明亮的地下室里,连接这里的楼梯非常狭窄,而且没有任何标识。

在下面,一个小女孩在白色和金色的柱子间奔跑嬉戏,十几名男子在浅蓝色的毯子上祷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穿着冬天的外套。

他们是维吾尔人,来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穆斯林。

在他们的家乡,类似的午后祷告可能会让他们身处险境。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逮捕大量维吾尔人,将他们关入官方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而在西方人们一般称之为”再教育营”。

当被问到有多少人在新疆的亲人曾被关入中国的监狱或”再教育营”时,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这些男子纷纷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展示他们亲人的身份证;失踪的妻子,孩子和父母的照片。

“我甚至不知道我女儿究竟是生是死,”一个男子看着一名年轻瘦小的女子照片, 如此说道。

“中国政府希望完全控制和消除住在那里的所有人,”清真寺阿訇比划着手势愤怒地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们想杀死维吾尔人和他们的文化。”

很难确定究竟有多少维吾尔人遭到关押。有人估计超过100万维吾尔人在中国当局用监狱和”再教育营”所构建的网络内被与外界切断联系。

当地传出的报道显示,一些人被无限期关押,而另一些人则被转移到劳改营。那些被允许回家的人则受到当地政府的严密监视,行动自由受到严格限制。

中国政府声称,建立”职业培训中心”是为了打击”极端思想”并为维吾尔人提供”有价值的技术”。据称,被关押者在营地内经历严格的思想灌输过程,并要上普通话课程。

在最近访问柏林期间接受访问时,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一些非政府组织,记者和外交官曾获准前往新疆,”他们没有看到任何集中营或再教育营。”他同时表示”在新疆没有(针对维吾尔人的)迫害行为。”

延伸阅读-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中国以宗教和文化理由关押维吾尔人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重复其官方话语,德国之声及包括北德广播公司(NDR),西德广播公司(WDR)和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在内的数家德国媒体伙伴新近获得的一份文件讲述的故事却是另一个版本:这份文件显示中国关押维吾尔人是因为他们从事宗教活动和坚持自身文化,而不是他们有极端主义行为。

详细阅读...

新疆机密名单外泄 中国再教育营系统“再”现形

德国之声, 2020年2月19日

德国之声去年底得到一份从新疆传出来的机密名单,内容包括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数个村落中,所有遭关进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以及他们的私人资讯、送进再教育营的原因及关押后的审核结果。德国之声的调查发现,维吾尔人甚至可能仅仅因留胡子或生太多小孩而被关进再教育营。

新疆和田境内的一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 他的关押从没经过正式的法院审判程序。一名维吾尔男子在2017年5月,因为妻子蒙面以及生太多小孩而被送进新疆的再教育营。身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这名男子饭后固定在家祷告,有时也会去当地清真寺参加周五的祷告。

根据最新得到披露的一份新疆文件,这名维吾尔男子被送进再教育营后,“思想转变大,能够认识错误,悔改态度认真”。而他家中的四个儿子与两个女儿的表现也良好。但是他的妻子,则因“参加非法台比力克”,于2017年6月被判刑6年,关押于喀什监狱。“台比力克”原意为宣讲经文,将伊斯兰教义传达给穆斯林的宗教活动。

详细阅读...

土国再挺新疆维族 专家忧新冠病毒侵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 2020年2月19日

自联合国表示,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置再教育营,关押百万维族穆斯林以来,大多数穆斯林国家,除了土耳其,至今都选择避免公开发表有关声明,以免激怒中国这个重要的贸易伙伴。

北京在2019年邀请土耳其派代表团前往新疆了解状况。土耳其外长卡沃苏格鲁说,这项计划会视细节执行。他也补充说:“不可能只派代表团参加官方会面。”图为新疆维族在柏林高举东突厥旗帜抗议的画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土耳其外交部长卡武索格鲁(Mevlut Cavusoglu)上周日(2月16日)在与中国驻德国外交代表会谈后表示,中国不应将所有维族穆斯林都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

详细阅读...

揭秘文件:新疆维吾尔人因宗教信仰被关集中营

RFA, 2020年2月19日

近日有多家国际媒体获得最新揭秘文件显示,中国当局在新疆集中关押百多万维吾尔等穆斯林的动机,并非基于北京所说的“反恐和去极端化”,主要原因却是当地民众的宗教信仰。

中国在新疆的再教育营一直备受国际社会争议,虽然当局坚持再教育营的目的是杜绝极端政治思想,但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并不认同。在他眼里,即使留胡须以及联络境外也有可能被视为“激进”表现,足以让维吾尔人被送进再教育营。

迪里夏提:“当地很久以前就已经有了严禁人们留胡须的法规,若留胡须,之前是强行关进派出所,之后就是被送进再教育集中营。联络和沟通也是当局最忌讳的,如有维吾尔人和境外任何一个国家有互动的联络,都会成为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的指控和理由。”

详细阅读...

蓬佩奥与新疆拘禁营哈萨克家庭成员座谈

RFA, 2020年2月4日

蓬佩奥在哈国努尔苏丹会见新疆哈萨克家庭成员。(蓬佩奥推特)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哈萨克斯坦访问期间,周日上午在该国首都努尔苏丹市与五个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家庭成员举行座谈会。哈萨克人金格斯当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蓬佩奥向他们了解曾被羁押在新疆教育营亲人的情况的,并承诺会向中方表达美方的关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天(2月2日)在哈萨克斯坦会见了来自中国新疆的五个哈萨克族穆斯林家庭成员,并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交流。蓬佩奥在哈国首都努尔苏丹访问期间说,他在与哈萨克斯坦外长特列乌别尔季会谈期间讨论了100多万维吾尔穆斯林的处境,以及中国在新疆拘禁的少数民族哈萨克人等问题。 蓬佩奥说,对基本人权的保护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灵魂。

详细阅读...

新疆女商人手机装外国通讯软件被判入狱

RFA, 2020年1月21日

新疆伊犁尼勒克县哈萨克族女商人迪娜.努得拜,因其手机装有外国通讯软件,先是被关入监狱,后转移到“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迪娜对本台说,她和十多名维吾尔族妇女囚禁在同一监舍,满屋臭气熏天。她获释后,经营的服装公司被指拖欠银行利息,成为负资产。

今年28岁的哈萨克族穆斯林迪娜,多才多艺,善于服装设计。她在新疆尼勒克县有一间服装公司,并注册了商标。她还开设了两家服装专卖店。2017年10月14日,尼勒克县喀拉苏乡派出所警察把迪娜从家中带到公安局,随后被戴上手铐盘问。迪娜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她曾大声询问为何抓她,公安说她曾经出国及使用了国外的软件:“他跟我说你出过国,你使用过他们的软件,Whats’App、Signal你都用过。第一次是把我关入监狱(尼勒克监狱)12天。”

详细阅读...

新疆维族夫妇被判刑18年 罪名是儿子获瑞典政治庇护

RFA, 2020年1月11日

海米提和妻子沙阿呆提巴一家四口合影。(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多年前因出国探望已获得外国政府庇护的儿子,结果遭到中国政府报复。他们的儿子告诉本台,就连在乌鲁木齐市的姐姐也被送入再教育营。

详细阅读...

伊宁强制公务员假扮演员到清真寺做礼拜

RFA, 2020年1月11日

中国新疆当局禁止政府公务员进行宗教活动,即使普通少数民族穆斯林从事宗教活动也受到严格限制。不过,最近情况“突变”。伊宁多位居民披露,从上周开始政府部分公务员被要求前往清真寺做礼拜。为什么政府突然做出改变呢?

新疆数以十万计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因从事与宗教信仰或民族文化有关的活动,被送入教育培训中心。无论是新疆南部维吾尔族人集中区域,还是北疆哈萨克族的牧区,穆斯林被禁止做礼拜已有多年。就在上周,伊宁市多个清真寺突然开放,并恢复宗教活动。据当地人披露,政府为了宣传信仰自由,于是开放清真寺,但很多人担心是一个陷阱,因此不敢前往做礼拜。

详细阅读...

哈萨克斯坦:中国难民为避免被遣返而战

寒冬, 2020年1月11日

中共的压力和民间团体对难民的支持令法院左右为难,决定延期举行哈斯铁尔·木沙汗、木拉格尔·阿里木两人及特列克·塔巴拉克案件的听证会。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扎尔肯特法院对特列克·塔巴拉克一案的听证会。

这段时间,哈萨克斯坦的法院被要求对那些逃离新疆来到哈萨克斯坦寻求庇护的中国哈萨克人的案件进行审判,这令他们颇为头疼。日前,《寒冬》收到几位哈萨克斯坦的可靠人士发来的消息,称中国大使馆一定要将至少一名中国难民遣返回国,好开个先例。同时,哈萨克斯坦的舆论和民间团体大都支持中国难民,知道他们一旦被遣送回新疆,将被关进条件恶劣的教育转化营,然后失踪,甚或面临更糟糕的境遇。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