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喀什女子监狱羁押500名涉 “暴恐人员”

RFA2019年8月12日

疏勒县女子监狱外表。(志愿者独家提供)

新疆喀什地区有一所羁押“重囚”的女子监狱。一位曾经到过该监狱工作的汉族人,近期向自由亚洲电台爆料,该监狱羁押了约500名囚犯,几乎都是维吾尔族妇女,他们被当局定性为“暴恐分子”。海外维吾尔组织就此质疑中国政府不久前称新疆已经3年没有发生恐怖袭击,那这些被羁押的妇女怎么成了恐怖分子?

曾经在新疆喀什及阿克苏女子监狱工作的汉族人张先生(化名)近期对本台披露,去年夏季,他在包工头带领下进入喀什女子监狱从事装修工程。他亲目睹维吾尔族妇女身穿囚服,每天在院内从事体力劳动。张先生说,监狱内有很多实习女警,有汉族,也有维吾尔族人。被羁押在女子监狱500名左右囚犯都是维族人。他说:“之前我去过喀什的女子监狱和阿克苏的女子监狱,在里面从事装修,我知道里面的一些情况,我还有一些图片。我只有写在纸上,才能把我的经历述说出来”。

详细阅读...

研究报告: 政府文件表明新疆“培训中心”强制拘禁

VOA2019年7月3日

中国政府否认在新疆地区拘禁上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把这些拘留营说成是职业训练中心,但有研究人员从中国政府文件和其他官方信息中找到了强制拘禁的证据。

专注于新疆问题的德国研究人士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在7月的政治风险杂志上发表了他的研究报告,题目是“洗脑,警察和强制拘禁:从中国政府文件的证据看新疆“职业训练中心”的性质和范围。” 报告说,中国宣传说,“受训人员是自愿参加,但政府内部文件称其为“被拘留的受训人员”,说明他们实际上是被强制拘留的。

报告列举的证据有,当地政府公布的建筑投标项目显示这些地方设有监狱式设施,有高墙、铁丝网、了望塔, 内部摄像系统和警察设施等。 喀什地区的 “培训中心”都被要求配备五项预防措施,其中包括防止逃跑的措施。

详细阅读...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rfi2019年6月25日

法新社19日报道,比利时一名外交官本周前往新疆,查找一个维吾尔人家庭下落。这家人5月底在比利时驻华大使馆被中国警方带走,此后家人再没有他们的消息。

据法新社报道,一名叫阿布拉的妇女(Horiyat Abula)的女子5月底曾带着四个孩子前往比利时驻华大使馆。这名女子的丈夫图尔森Abdulhamid Tursun已在比利时获得政治庇护。他向法新社表示,当时,他的妻子在得知还需要等待至少3个月才能获得去比利时与丈夫团圆的签证后,很着急。他们于是拒绝离开使馆,返回旅店。他们此前在旅店已经多次遭到警方的夜间盘查,询问他们何时返回新疆。

详细阅读...

申请比利时庇护不成 维族妇孺遭中国警方押走

德国之声2019年6月25日

上个月底,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拒绝一个维吾尔妇女的庇护请求之后,还致电中国警方要求他们把人带走。

这是阿布拉与四个孩子5月26日传给丈夫吐尔逊的照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法新社报导,比利时本周二 (6月18日) 派遣一名外交官到中国的新疆自治区找寻一个维吾尔家庭的下落。 根据多家媒体报导,这个维吾尔家庭的母亲阿布拉 (Wureyetiguli Abula) 与她的四个孩子上个月应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的要求,从新疆飞到北京去缴交办理签证所需的相关文件,但当他们向使馆提出庇护请求时, 使馆的外交官否决他们的申请,并请保安将这家人赶到使馆的院子内。 最后在这家人拒绝离开使馆院子的情况下,比利时大使馆致电中国警方,请他们协助将这家人带离使馆的院子。

详细阅读...

维吾尔家庭在比利时使馆被中国警方带走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6月25日

2015年阿布都哈米德·图尔荪和他的儿子尤努斯(左)和依姆兰。他最后一次收到妻子和四个孩子的来信是上个月,当时她正在北京申请签证,准备到比利时和他团聚。 ABDULHAMID TURSUN

北京——阿布都哈米德·图尔荪(Abdulhamid Tursun)最后一次与妻子通话时,她正与四个孩子挤在北京一家酒店的房间里。突然,便衣警察冲进房间,切断了夫妻俩的视频通话。

图尔荪说,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她的消息了。

详细阅读...

更新–抓捕失踪:在维吾尔家园,维吾尔知识精英被围剿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9年5月25日

自2017年四月以来, 随着对打压维吾尔知识分子和消除其文化的加剧, 中国政府拘押,监禁,强行失踪了至少435名知识分子。这一群体很可能是所有遭受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维吾尔知识分子的一小部分。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此前发布的三份报告记录了对维吾尔知识分子的迫害。2018年十月,维吾尔人权项目确定了231名知识分子受到迫害。在2019年一月的报道中更新增加了107个已知案件,共有338名知识分子受到这种严重的大规模暴行的影响。 2019年三月, 第二次更新使总数达到386人。

详细阅读...

新疆斋月逾百维吾尔人被捕 伊犁五百名女工失联

RFA2019年5月13日

当前是全世界伊斯兰教的斋月,穆斯林已进入为期一个月的封斋期。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对本台披露,在新疆和田地区,当局为阻止穆斯林封斋,并抓捕了所谓对维稳政策有抵触情绪的维吾尔族共137人。该组织发言人迪里夏提本周一(13日)告诉本台:“和田地区,中国政府在斋月以有‘抵触情绪’为罪名,拘押了137名维吾尔人,当中42人是妇女,95名男士,其中30人因为封斋,遭当局指控涉嫌参与非法宗教活动,目前关押在和田地区公安局,其余的人被关入再教育集中营。”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和田地区公安局,但始终无人接听。

详细阅读...

中国如何回应化解针对新疆拘禁营的国际批评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4月13日日

今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三)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右四)在北京举行会谈。 POOL PHOTO BY HOW HWEE YOUNG
阿联酋皇宫酒店(Emirates Palace hotel)是阿布扎比的一个权力中心,巨大的屋顶上装点着114个穹顶。上月,在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一个由十几名中国外交官组成的代表团游说了穆斯林国家的外交部长。中国一直在驳斥有关它在西部新疆地区拘留了多达10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指责。但在3月初为期两天的秘密会议上,由57个国家组成的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令北京取得一场重大胜利。该组织一直是罗兴亚人和巴勒斯坦人直言不讳的捍卫者。在一项关于保护世界各地穆斯林少数民族权利的决议中,该组织赞扬中国“为其穆斯林公民提供照顾”。中国不经审判便实施的大规模拘留制度遭到了美国国务院和国会的谴责,但没有制裁措施,在欧洲和联合国也只遭到零星的批评。这些回应很大程度上仍比穆斯林世界强烈,后者——包括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和其他接受中国巨额贷款的国家——无视中国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民族的虐待。随着穆斯林国家相继表示顺从,西方国家采取行动的压力也随之减小。

对抗北京的主要障碍是其显而易见的经济实力。

在华盛顿,特朗普总统的贸易谈判悬而未决。中国正在亚洲、欧洲和非洲各地的富国和穷国建设港口、铁路和公路,这是其耗资数万亿美元的全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详细阅读...

澳洲维吾尔人为新疆亲人担忧

VOA2019年4月13日日

旅居澳洲的维吾尔人为在新疆失踪的亲属感到担忧。他们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国施加压力,终止政府肆意拘留维吾尔人的行为。

《纽约时报》13日说,目前在澳大利亚避难定居的维吾尔人大约有三千人,很多人住在南部城市阿德莱德的穆斯林集中的郊区。这些维吾尔人大多在新疆有亲属,都对当地大规模肆意拘留维吾尔人的行为感到担忧。很多人已经同新疆的亲属失去了联系,甚至还有十多位已经获得永久居留身份的维吾尔人目前在中国失踪,估计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拘留。

这些人今年2月份发起请愿活动,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关注新疆维吾尔人的境遇,并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政府后来采取行动,促使中国释放了三名2017年在新疆被拘捕的拥有澳大利亚公民身份的维吾尔人。但澳洲的维吾尔人依然认为,新疆当地的局势并没有任何改善。

详细阅读...

国务卿蓬佩奥会见维吾尔族人

ShareAmerica2019年4月13日日

米娜•图尔松(Mihrigul Tursun)作为幸存者曾在中国新疆的拘留营中遭受酷刑和殴打。图尔松说,“在关押我的一个小牢房中,有9名妇女丧生。”

3月26日,她与其他一些目前仍有家人被关在拘留营或已被判处刑罚的美国维吾尔族人一起会见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并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中国政府发起了广泛压制少数民族及其文化、宗教和语言特征的运动,中国西部的拘留营即是其中的一部分。自2017年4月以来,已有一百多万维吾尔人、哈萨克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的成员被关进拘留营。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