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东突厥斯坦战略研讨会》新闻稿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2017年5月27日

 第二届突厥斯坦略研会于2017年5月19日至21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召开。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日本,土耳其,瑞典,瑞士,荷,德国等国家的26名学者,政治活家与界人士出席会

   本次会是由家艾肯 艾克穆(Erkin Ekrem)博士召集召开。会首先回顾审议了2004年提交世界大会的突厥斯坦民族解放运的三步划。其次就“国际格局与秩序变化及发展的问题”,“崛起的中国与维吾尔问题”,“维吾尔民族的现状与出路”等为议题就维吾尔与东突厥斯坦有关联的48项紧急与现实问题展开讨论。是国政治与经济秩序的改,西方的政治与社会价值观,恐怖主与新世界秩序,崛起的中国谋求世界霸权的尝试,中国对国际与体系的影响,中国为建立新的国际制度与秩序的远景,维吾尔民族的现状与出路,东突厥斯坦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以及同有关国家和机构建立互动关系,解决东突厥斯坦问题的具体方针、策略、步骤,对如何应对紧急状态等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的讨论。

详细阅读...

简报:禁止‘伊斯兰化’名字是对维吾尔人私生活的荒谬侵入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5月14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对最近中国政府禁止维吾尔人为新生儿取政府禁止名字的政策措施而深感不安。 维吾尔人权项目认为,这些措施是中国政府控制维吾尔人私生活领域过程的一部分。对维吾尔人个人、家庭及社区私人领域的侵扰,目的是将维吾尔语言和伊斯兰实践早已遭受侵蚀维吾尔人纳入国家设定的文化身份。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被无理驱离《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会议

UNPO2017年5月10日

  2017年4月26日,维吾尔人权活动家、《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的成员(UNPO)——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在参加《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UNPFII)》会议时,被有关方面无理驱离联合国大厦。包括《人权观察》、《少数族裔权利》、《无代表国家和民族》及《非暴力激进党》等在内的各组织联盟一起发表共同声明,要求联合国有关组织就该事件给予详细的前因后果解释,并坚持原则尊重原住民表达其意愿的权利。

纽约市,2017年5月8日——2017年4月26日,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成员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在参加《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会议时,被有关方面驱离联合国大厦。

事件发生在第四会议室外,当时《原住民组织(IPO)》成员、论坛成员、联合国机构及相关国家代表正在讨论落实《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UNDRIP)》执行情况;受邀前来参加该会的、世界维吾尔大会(WUC)创始人之一、世维会秘书长多力坤·艾沙先生却被联合国保安人员要求提供身份证明文件,随后被无理要求离开联合国大厦;尽管艾沙先生要求给予驱离理由,但联合国保安人员没有作出任何解释。

详细阅读...

中国:请向海外媒体开放东突厥斯坦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5月04日

在2017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呼吁中国政府以事实做证其所谓在东突厥斯坦面临前所未有之安全威胁。维吾尔人权项目要求乌鲁木齐及北京当局允许海外独立记者无障碍进入东突厥斯坦,对中国政府所谓动乱及实施反恐措施进行评估。

“每当中国政府报告东突厥斯坦境内突发事件和抓捕时,我们能够获得的有关事件的版本只有《新华社》和《环球时报》的报道;这些媒体所提供消息的不可靠,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其任何报道都应被质疑。为确保世界不被有关东突厥斯坦的虚假消息所糊弄,中国政府必须允许独立的海外记者进入该地区,并允许其自由地对任何人进行采访,不必担心会遭遇报复。”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其声明中说。

详细阅读...

国际妇女节,记住那些正在为权利而斗争的东突厥斯坦妇女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3月9日

fb51220a-d574-49c0-b3d5-8586a6ce64e2_16x9_788x442在国际妇女节,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期望大家关注维吾尔妇女所面临的挑战。 维吾尔妇女在终结中国政府对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权侵犯反抗运动中起着中坚作用;面对中国政府的压迫,她们勇敢站出来要求自己的权利。

如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学生之一阿提凯木·茹孜(Atikem Rozi),因为支持伊力哈木的《维吾尔在线》网站意图促进维汉对话而被判刑入狱; 或着如帕提古丽·古拉姆(Patigul Ghulam),她因为拒绝放弃寻找其被警察抓捕后失踪的儿子而被当局威胁、拘留; 或者如麦赫布拜·阿布来西(Mehbube Ablesh),一名因批评政府高压政策而以‘分裂主义’罪抓捕;或者如像在海外倡导维吾尔人权利的热比亚·卡迪尔(Rebiya Kadeer),见证自己的亲戚在东突厥斯坦被骚扰、监禁,或如热比亚.木沙(Rabihan Musa)一样,不仅自己受到骚扰,还无法与子孙团聚。

详细阅读...

东土耳其斯坦智者协商会议新闻稿

立即发布

2017年2月27日

16998922_189355351552281_6479456241049348162_n

由境外学者、著名政治人物、社会达人以及活动家组成的东土耳其斯坦智者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于2017年2月25至27日在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吉尔尼市召开。

本届会议由战略学者Erkin Ekrem博士作为召集人,邀请12个国家共19人出席会议。

本届会议主要分析了目前国际局势走向及其对东土耳其斯坦和维吾尔人问题造就的正负面影响,针对其影响探讨其出路以及应对策略。

该会议就广收智源、持续为继方面达成共识。

详细阅读...

良心犯张海涛入狱近三个月 妻探夫心切监狱拒接电话

来源:RFA, 2017年2月27日

7bbb091f-8349-47d1-a167-10f40c192772新疆良心犯张海涛被新疆法院重判19年。去年12月初转送阿克苏地区沙雅监狱羁押。由于监狱方要张海涛先接受3个月的入监教育,还需通过考试才准会见家人。张妻李爱杰对此心急如焚,她说,对此致电沙雅监狱,但对方人员拒沟通。

新疆异议人士张海涛被新疆法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19年。两个月前被移送阿克苏地区沙雅监狱羁押。张海涛的妻子李爱杰2月25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自她写给丈夫的家信和御寒衣物等,都被邮局退回后,最近多次致电监狱方,询问家属何时可以探监,但遭对方挂电话:“年前的12月23日接到入监通知书时,监狱的徐警官告诉我们,大概可以在3月10日左右安排家属会见。我于2月21日打通了沙雅监狱的电话,接电话的孟姓女工作人员告诉我,已经请示领导了,说张海涛目前还处于入监教育期间,期满考试合格后,就通知我们家属会见。我问入监教育什么时候期满,她说考试合格就期满了。我问考核合格、不合格有什么依据、标准,这名工作人员说要根据张海涛自己的情况、自己的努力。我又搬出向律师咨询的法律条文:入监教育考核合格后,家属才能会见,这样的规定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这位工作人员说她回答不了,需要懂监狱法的专业人员来回答我”。

详细阅读...

“满载苦难与恐惧的一年” 国际特赦人权报告点名中国

来源:VOA, 2017年2月23日

f467fc86-2116-42a3-9a1c-1dc847f4b3e7_w1023_r1_s
国际特赦组织星期三(2月22日)发布《2016/17年度报告》 点名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和菲律宾的“强人领导”对全球的基本权益保护构成严重威胁。

中国也和埃及、埃塞俄比亚、印度、伊朗、泰国、土耳其一道被列为开展大规模镇压的国家之一。

国际特赦的年度人权报告记录了过去一年全球159个国家和地区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将2016年称作“满载苦难与恐惧的一年”。

详细阅读...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对艾略特‧史柏岭教授的过世表示哀悼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2017年2月2日

maxresdefault-300x169今天,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听到维吾尔人和藏人的朋友、著名的藏学家略特‧史柏岭教授过世的消息后感到震惊与遗憾。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代表东突厥斯坦内外的维吾尔人对维吾尔人的朋友略特‧史柏岭教授进行哀悼,并且向他的朋友与家人表示我们最深切的慰问。
 
史柏岭教授生前是一位令人印象很深刻的学者,他因西藏历史、西藏与中国关系,以及藏人社区有关的研究而被誉为国际藏学界领军人物。于此同时,史柏岭教授生为中国人权以及少数民族的权益的进步而进行过有关文字活动,并且通过积极和实际的行动坚持不懈地支持中国人权的进步。另外,他还积极参与海外藏人、维吾尔人的各项活动,并给予他精神上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史柏岭教授生是维吾尔学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好友。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认为世界对伊力哈木·土赫提情况的认识与热情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史柏岭教授生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工作与他在中国的维吾尔人面临的问题上的沟通和行动能力。我们现在必须努力填补他过世留下的空白。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将会记住史柏岭教授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工作的支持;维吾尔人将会记住他对维吾尔人为基本权利而孜孜不倦的奋斗而给予的坚信。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2017年2月2日

详细阅读...

伊犁大屠杀20年后,维吾尔人每天还是面临压迫和歧视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02月02

screen-shot-2017-02-01-at-11-47-48-am

1997年2月5日,伊犁市的维吾尔人组织了一次非暴力抗议示威,呼吁停止对维吾尔人的宗教压迫和种族歧视;示威被血腥镇压,之后,大批参与示威的维吾尔人被中国当局抓捕。

在伊犁大屠杀二十周年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强调指出,中国政府不耻其在伊犁暴力镇压和平示威者行为,还在继续实施针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和歧视性政策。

“对伊犁维吾尔人走上街头以和平示威方式抗议宗教迫害及公开歧视进行血腥镇压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二十年期间,中国当局只是在一味的强化其对普通维吾尔人的镇压措施,而不是去寻求解决维吾尔人不满问题,”维吾尔人权项目代理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其声明中说。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