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新疆拘禁营的哈萨克斯坦活动人士被拘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3月18日

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的谢里克江·比拉什,于今年一月摄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本周他的被捕引发了外界对中国试图压制其新疆政策批评者的质疑。 EMILE DUC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在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一处拥挤的办公地点,谢里克江·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曾每周六天时间在这里指挥收集中国拘禁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详情,这是最具影响力的努力之一。

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在几个房间里走来走去,一边安慰着那些因为亲属被关进了中国设在新疆地区的转化营而心急如焚的人们,一边为那些最近从中国来到哈萨克斯坦的人安排供给和住房。他还会用英语、汉语和哈萨克语录制数小时的视频,描述中国镇压的严重程度。

然而,本周,比拉什却一反常态地沉默了。

警方已于周日凌晨在其组织所在地、哈萨克斯坦东南部城市阿拉木图将他拘留,并用飞机将他送到了首都阿斯塔纳软禁。他的律师艾曼·乌玛洛娃(Aiman Umarova)说,他正在因涉嫌“煽动种族仇恨”的指控而受到调查。这个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在警方发给他家人的两段简短视频中,比拉什说自己的身体未受伤害。他敦促他领导的哈萨克斯坦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的成员继续工作,同时表示,他已就针对他的指控提出了异议。

比拉什的案件引发了外界对中国试图压制其新疆政策批评者的质疑。比拉什在被拘留前几个月曾警告,中国当局正试图利用他们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压制他的组织。

“他们就是想关闭阿塔珠尔特,”他上个月说。“他们就是想堵住谢里克江的嘴,他们就是想让人不站出来反对中国的再教育营。”
中国当局对国外批评这些拘禁营的声音大为恼怒。官员们先是否认它们的存在,然后又说,这些拘禁营是为贫困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提供职业培训项目的一部分,目的是帮助他们找工作,抵制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新疆一名官员周二说,这些拘禁营“很像寄宿学校”

在土耳其打破了穆斯林国家的普遍沉默,要求中国关闭这些拘禁营之后,中国宣布暂时关闭驻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并警告,这种批评可能导致经济报复。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的商业首都。

对哈萨克斯坦来说,这些拘禁营是一个特别的挑战。虽然俄罗斯仍是这个前苏联共和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但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贸易也在迅速扩大。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利用访问阿斯塔纳的机会宣布开启“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一个将中国与亚洲、非洲和欧洲更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庞大基础设施投资项目。

据信,在被关进转化营的人中,中国境内的哈萨克族占第二位,仅次于维吾尔族。哈萨克斯坦一直在努力帮助该国公民离开中国,但同时也避免公开批评中国的新疆政策。人权组织说,那些从事新疆问题的活动人士一直受到哈萨克斯坦当局的特别审查。

“令人担忧的是,当局是在夜里将他拘留、带走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考虑到哈萨克斯坦当局骚扰和监视活动人士,特别是那些与新疆有关的活动人士的历史,这种做法令人担忧。”

比拉什出生于新疆,21世纪初移民哈萨克斯坦,曾为试图促进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从事翻译工作,比拉什的妻子莱拉·阿迪尔江(Leila Adilzhan)说。她说,哈萨克斯坦人得知他们的亲属在中国被拘留后,开始向比拉什寻求帮助。

“他不想做这种事儿,但人们开始给他打电话,说我父亲被抓了,我妻子被抓了,我母亲被抓了,”阿迪尔江说。“所以他开始收集他们的陈述和证词。”

在阿塔珠尔特办公的日子里,每天都有数十名绝望的人挤在办公室里,为他们被中国关押的亲朋好友寻求帮助。许多人会提供声明,这些录制下来的声明上传到YouTube。志愿者将把他们的信息翻译成汉语、英语和俄语。

有些情况下,这种证词似乎会迫使地方当局释放被拘禁者。记者今年早些时候在阿塔珠尔特的办公室采访时,六名哈萨克斯坦人说,上传到网上的这些呼吁,对他们获得自由或他们被关押在拘禁营的亲属获释有所帮助。

比拉什曾说,他的安全经常受到威胁,但自己不予理会。他对中国会利用其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关闭他的工作曾公开表示过担心。上个月,一群哈萨克斯坦知识分子在一封公开信上签名,抱怨阿塔朱尔特的工作损害了哈中关系。

一些活动人士曾私下对比拉什的言辞过头表示过担心。反华口号曾在哈萨克斯坦2016年发生的、反对向外国人出售土地的抗议活动中大量出现,当局对可能煽动反华情绪的举动小心翼翼。

阿斯塔纳的检察官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关注的是比拉什今年2月呼吁对中国人发动“圣战”的言论。他被拘留后,该国的电视台播放了他这段言论的视频。但他的支持者说,那段视频经过了剪辑,删掉了他言论的完整上下文,他指的是发动一场信息战,而不是暴力活动。

曾与阿塔朱尔特合作的土耳其研究员穆罕默德·沃尔坎·卡舍克彻(Mehmet Volkan Kasikci)说,比拉什的工作帮助建立了一个将新疆的拘留情况逐一记录下来的模式。

“我们所知道的关于集中营的大部分情况,都要归功于阿塔朱尔特收集的证词,”他说。“阿塔朱尔特带来的是这种尽可能多地提供具体证据的劲头。”

阿拉木图的警方周日突袭该组织的办公室时,拿走了用于拍摄有关新疆被拘留者视频的设备。但志愿者们继续在该组织的YouTube页面上发布视频

现在,他们正呼吁释放比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