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官员谈拘禁营:“很像寄宿学校”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3月13日

新疆,政府所谓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的围墙。 THOMAS PETER/REUTERS

北京——随着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批评其大规模拘禁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做法进行反击,来自中国偏远西部地区的一名高级官员周二说,那里的拘禁营像是寄宿学校,它们的人数将会减少。

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监禁已招致外国政府和国际机构的谴责,包括在最近几周。一位美国使节称该做法是“信仰之战”的一部分。曾经对这些拘禁保持沉默的土耳其,也已变为持批评态度。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最近要求中国政府给个说法。

然而,在上周召开的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来自新疆的中共官员似乎在这些政策上不为所动、毫不动摇。

外国专家凭借卫星图像和政府文件估计,这些拘禁营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已关押了多达100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民族的穆斯林,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把这些穆斯林转化为忠诚的、说汉语的中共支持者。

在挤满中外记者的会议厅里,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at Zakir)驳斥了对拘留营人数的这个估计数字,但他没有透露拘禁营中关了多少人。

“国际上有人说新疆有集中营或再教育营,这些都是捏造的谎言,”扎克尔在中共控制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新疆代表团的会议上说,这次会议向记者开放。

“事实上,我们的中心很像寄宿学校,学员在那里免费食宿,”扎克尔说,他用的是拘禁营的官方名称“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他表示,这些拘禁营最终会被逐步废除,但没有说可能需要多长时间。

新疆的官员表示,针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拘禁营像是寄宿学校,它们的人数将会减少。 JASON LEE/REUTERS

“总的来说,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的人数会越来越少,如果有朝一日社会不再需要它们的话,这些中心可以逐步消失,”扎克尔说。

扎克尔是维吾尔族人,自去年起,他已成为中国政府最重要的捍卫者之一,为北京打击新疆伊斯兰宗教活动和少数民族异见人士的做法进行辩护。去年10月,他成了为这种大规模拘禁进行详细辩护的首位中国官员

他的最新言论突显了中国政府不为全球批评其政策的声音所动,而且中国政府相信,通过让精心挑选出来的外交官和记者在官方密切监督下访问新疆,政府的宣传攻势能够冲淡外界的谴责。

周二的媒体开放日是这种宣传攻势的一部分。活动在富丽堂皇的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举行,约有60名官员出席,包括维吾尔族、回族、鞑靼族和蒙古族等少数民族官员,这些官员的座位后边有一幅整面墙描绘该地区风光的作品。

在将近两小时的发布会上,官员们轮流发言,赞扬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赞扬中国共产党为在该地区消除贫困、振兴地方经济、发展旅游所做的努力。他们经常提到石榴,中国政府把这种多籽儿的水果视为民族和谐的象征。

一位官员描述了改善垃圾分类、安装现代化厕所的政策怎样帮助改造了一个村庄。

“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地方官员陈亮说。“我们真心感谢习近平和党给我们带来的这一切。”

这些说法能在许多中国人中引起共鸣,但不太可能平息全球的批评声音,它们根据的是被关过拘禁营的人的描述,以及记录了2017年以来数百个拘禁营如何扩展到新疆各地的大量研究。

维吾尔族是一个突厥语系民族,维族人与中亚各地以及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徒有着共同的传统和语言特征。上个月,土耳其外交部指责中国“把集中营重新带入21世纪”,并称新疆的政策侵犯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语系穆斯林的“基本人权”。

2017年,在新疆喀什街头巡逻的警车。 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在2月底继续了这种批评。

“在承认中国打击恐怖主义权利的同时,我们认为,应该在恐怖分子和无辜者之间有所区别,”恰武什奥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说。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说,她希望能对“强迫失踪和任意拘留”的报道进行独立调查,特别是在新疆。

美国的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则更直言不讳。“我们要根据这些营地的真实状况称呼它们;它们是为了消灭少数民族社区的文化和宗教认同而设立的拘留营,”布朗巴克上周在香港对记者说

但一个可能体现了中国影响力的迹象是,一些曾谴责新疆拘留营的海外活动人士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哈萨克斯坦的一个帮助逃离中国的新疆哈萨克族人的组织的创始人谢里克江·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周日在阿拉木图被逮捕。

他的律师艾曼·乌玛洛娃(Aiman Umarova)在电话中说,比拉什曾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被软禁了两个月,他正在因涉嫌“煽动种族仇恨”接受调查。

在北京,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记者面前基本上没有说话。虽然陈全国是该地区强硬政策的主要执行者,但他把大部分的发言时间让给了扎克尔。新疆警方经常跟踪并限制访问该地区的外国记者,但陈全国在简短的开场白中用了不同的口气。

“我衷心感谢中外记者长期以来对新疆的关注,”陈全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