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再教育营有谱?中国官员:待时机成熟可考虑

德国之声2019年3月13日

中国新疆代表团周二在两会举行会议。 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除了反驳国际社会对再教育营的批评之外,也形容新疆的“职业培训”设施跟“寄宿学校”一样,而非外界所传的再教育营。

中国新疆代表团周二在两会举行会议。 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除了反驳国际社会对再教育营的批评之外,也形容新疆的“职业培训”设施跟“寄宿学校”一样,而非外界所传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 有鉴于国际社会对新疆再教育营的持续抨击,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周二 (3月12日) 在人大的新疆代表团会议上,再次强调国际社会所谓的再教育营是像“ 寄宿学校”的职业培训中心,并表示当有天时机成熟时,政府可能考虑慢慢关闭这些设施。 他表示: “总体而言,如果哪天新疆社会不再有相关需求时,这些职训中心的学员人数将逐渐减少,而政府也将考虑逐渐关闭这些设施。 ”

雪克来提·扎克尔重申,新疆的教育与培训中心都是依照该地区的需求所设立的,而这些培训中心教导新疆居民中文、增进他们的法律认知与工作技能,并在新疆反极端主义的计划中扮演重要角色。 他表示: “当学员能清楚分辨是非,并抵抗极端思想的入侵时,他们会更有动力去追求更好的人生。 ”

此前,曾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穆斯林表示,他们因蓄胡、罩上面纱或在社群媒体上庆祝伊斯兰节庆而被送进再教育营。 而批评者则称维吾尔人于再教育营内,被要求融入中国民间社会并放弃信仰伊斯兰教。

联合国人权事务主任巴切莱特 (Michelle Bachelet) 已要求中国开放国际组织前往新疆,针对少数民族穆斯林遭强迫消失或关押的情况进行考察。 此外,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表示,新疆目前的情况是令人无法接受的,并重申美国政府有可能考虑依照《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对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他说: “新疆目前的情况非常悲惨且可怕。 ”

声援维吾尔人运动执行长阿巴斯 (Rushan Abbas) 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近期透过中国环球电视网 (CGTN) 开始在美国境内播放一些维吾尔人的“强迫证词”,声称他们经历再教育营内的 “ 职业培训” 后,抛下原有的极端思想并开始做对的事。

中国意图掌握新疆话语权

不少流亡海外的维族倡议人士都认为,中国开始努力想扭转国际社会对新疆议题的观感。 从2018年开始,中国试图透过各种软实力,掌控新疆议题的话语权。正在台北参与亚太宗教自由论坛的声援维吾尔人运动执行长阿巴斯 (Rushan Abbas) 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近期透过中国环球电视网 (CGTN) 开始在美国境内播放一些维吾尔人的“强迫证词”,声称他们经历再教育营内的 “ 职业培训” 后,抛下原有的极端思想并开始做对的事。

此外,中国政府日前在联合国举办关于新疆维吾尔人的摄影展,主要展出的都是维吾尔人开心唱歌跳舞的画面。 她认为,目前关注新疆议题的人权团体与维权人士并不多,这使得海外维族社群很难与资源丰富且影响力庞大的中国政府相抗衡。 她说: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影响力大且资源充足的中国,这使海外维族社群倡议时的处境很艰难。 ”

新疆议题专家葛罗斯警告,穆斯林国家的这个决定,很可能催化穆斯林社群内的激进意识,并导致恐怖攻击发生的机率上升。

然而,维吾尔人权计划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的董事长特克尔 (Nury Turkel) 则认为即使中国试着从表面上掩盖新疆再教育营的真实面,他们却低估了各国人民辨别是非的能力。 他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维吾尔人的文化、心理状态或情绪或许遭到破坏,但我相信我们的精神将存活下来。 这虽然不是维吾尔人首次面临打压,但这次打压的程度却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

他认为各国政府应该认真考虑他们是否要与中国的“残暴”政权维持合作关系,还是要抛下政治,为了良心出面谴责中国: “这些国家或许都计划通过相关法案替维族发声,但各种原因的延迟已让海外维族社群失去耐性。 法案研拟时间拖得越长,会让中国政府认为西方国家并不会真的对其进行制裁或施压。 ”

他认为各国政府应该认真考虑他们是否要与中国的“残暴”政权维持合作关系,还是要抛下政治,为了良心出面谴责中国。 他表示在与许多西方政府交涉的过程中,他感受到许多政府都有意愿立法应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但其中也有不少国家遭遇到商界的压力,两相拉扯之下,政府迟迟无法通过与新疆相关的法案。他强调: “这些国家或许都计划通过相关法案替维族发声,但各种原因的延迟已让海外维族社群失去耐性。 法案研拟时间拖得越长,会让中国政府认为西方国家并不会真的对其进行制裁或施压。 ”

置身事外的穆斯林国家

虽然土耳其上个月曾数次公开要求中国关闭新疆的再教育营,目前大部分穆斯林国家仍未就新疆议题向中国提出抗议。伊斯兰合作组织 (OIC) 日前在阿布扎比召开的外长会议上,公开表彰中国对其穆斯林社群的照顾,并称期待与中国进一步合作。此举引起人权团体的不满,将之形容为“背叛维吾尔社群”。 此外,与中国相邻的哈萨克斯坦周日 (3月10日) 也逮捕了长期关注新疆再教育营议题的知名维权人士比拉仕 (Serikjan Bilash) ,并打算以“制造民族仇恨罪”起诉他。

长期关注新疆议题的罗斯-豪曼理工学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中国研究助理教授葛罗斯(Timothy Grose)向德国之声表示, 由于大部分穆斯林国家都能从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中取得经济利益,他们因此选择不谴责中国在新疆大量关押穆斯林的行为。 但他也警告,穆斯林国家的这个决定,很可能催化穆斯林社群内的激进意识,并导致恐怖攻击发生的机率上升。 他指出: “当激进穆斯林组织开始发动恐怖攻击时,中国很可能以此做为解套,名正言顺的继续迫害境内的穆斯林社群。 对新疆议题的来说,这样的发展会是最糟的结果。 ”

特克尔强调,现阶段美国国会在这个议题上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因为它具有监督政府的功能。 所以他期望国际社会能以美国国会为首,一齐替维吾尔人发声并向中国施压。 他强调: “除非国际社会开始系统性的在新疆议题上对抗中国的论述,新疆当地的状况短时间内,很难有所改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