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维会批驳中国新疆白皮书:没人自愿去教育营

VOA2019年3月22日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新疆经济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进入历史上最好的繁荣发展时期,”中国政府在星期一(3月18日)最新发布的新疆白皮书中说。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当天发布的《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全文1万50000多字,盛赞了共产党的新疆政策,以及北京在“反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方面取得的成就。海外维吾尔人权组织在第一时间批驳了白皮书中的诸多说法。

官方的白皮书称,中国政府在新疆的反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斗争,“是国际社会反恐怖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全符合联合国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基本人权的宗旨和原则。”

详细阅读...

维吾尔公知相继失踪 民族文化命悬一线

RFA2019年3月22日

几年来,中国政府为了达成所谓的“去极端化”目标, 关押了上百万新疆穆斯林,而这些下落不明的人当中有至少数百名维吾尔知识分子。美国政府近日就聚焦了这样的一个例子,提出此举旨在“抹杀维吾尔文化”。

美国国务院周三在官网上讲述了维吾尔知识分子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的遭遇。文中说,牙里坤作为一位作家、讲师和学者,花费毕生精力编辑并整理了上百本维吾尔文化教科书,他是维吾尔知识分子中的典范。

详细阅读...

新疆三问之三:为什么“能歌善舞”变成了“三股势力”?

RFA2019年3月22日

苏联瓦解之后,中共一方面因惧怕新疆走向分裂,而开始反省第一代民族政策;另一方面大量开采新疆资源,加速汉族移民,孤立以维吾尔为主的本地民族,这一系列措施造成当地人对政府不满情绪的积累。整个20世纪90年代,新疆的矛盾持续激化,但中共并没能找到有效的治理办法。

详细阅读...

美国牵头多方向中国施压,或对新疆官员追责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3月18日

美国外交官凯利·柯里谴责中国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穆斯林的做法。 MARTIAL TREZZINI/EPA, VIA SHUTTERSTOCK

日内瓦——就在中国准备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为自己的人权记录辩护时,美国在周三带领西方政府、学术专家和人权支持者,就中国在西部的新疆地区大规模拘禁穆斯林一事向北京提出异议。

详细阅读...

美国务院首次宣布考虑制裁迫害维吾尔穆斯林的中国官员

RFA2019年3月18日

新疆当局以再教育营关押穆斯林的行为,持续引起美国关注。美国国务院首次宣布,正考虑对迫害维吾尔穆斯林的负责人,采取制裁措施。有关注穆斯林问题的学者表示,美方高度关注新疆问题,令中国在国际社会上感到压力,相信穆斯林被打压的情况会得到改善。(黄乐涛 报道)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Robert Palladino)日前在记者会上表示,被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的穆斯林,他们的人权遭到侵犯,形容这是对人性的侮辱,呼吁中方终止这些迫害穆斯林的政策及释放他们,亦首次宣布要对犯下这些违法行为的机构及官员追究责任,并考虑对北京当局及相关官员实施针对性的制裁措施。

详细阅读...

法国GEO月刊:新疆—中国式地狱

rfi2019年3月18日

周末版法国《世界报》重点关注的主题有:伴随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的暴力事件、参与人数众多的法国气候大游行、阿尔及利亚反对总统布特弗利卡继续执政的大型集会、叙利亚内战八周年总结,等等。关于中国,该报发表文章,简短介绍中国政府试图安抚外国投资人的努力。法国地理旅游月刊杂志记者Simon Leplâtre近日曾走访新疆喀什,并在该杂志网站上发表数篇文章:新疆 中国式地狱。

详细阅读...

新疆官员谈拘禁营:“很像寄宿学校”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3月13日

新疆,政府所谓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的围墙。 THOMAS PETER/REUTERS

北京——随着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批评其大规模拘禁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做法进行反击,来自中国偏远西部地区的一名高级官员周二说,那里的拘禁营像是寄宿学校,它们的人数将会减少。

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监禁已招致外国政府和国际机构的谴责,包括在最近几周。一位美国使节称该做法是“信仰之战”的一部分。曾经对这些拘禁保持沉默的土耳其,也已变为持批评态度。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最近要求中国政府给个说法。

然而,在上周召开的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上,来自新疆的中共官员似乎在这些政策上不为所动、毫不动摇。

详细阅读...

关闭再教育营有谱?中国官员:待时机成熟可考虑

德国之声2019年3月13日

中国新疆代表团周二在两会举行会议。 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除了反驳国际社会对再教育营的批评之外,也形容新疆的“职业培训”设施跟“寄宿学校”一样,而非外界所传的再教育营。

中国新疆代表团周二在两会举行会议。 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除了反驳国际社会对再教育营的批评之外,也形容新疆的“职业培训”设施跟“寄宿学校”一样,而非外界所传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 有鉴于国际社会对新疆再教育营的持续抨击,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周二 (3月12日) 在人大的新疆代表团会议上,再次强调国际社会所谓的再教育营是像“ 寄宿学校”的职业培训中心,并表示当有天时机成熟时,政府可能考虑慢慢关闭这些设施。 他表示: “总体而言,如果哪天新疆社会不再有相关需求时,这些职训中心的学员人数将逐渐减少,而政府也将考虑逐渐关闭这些设施。 ”

详细阅读...

美国高官要求访问新疆:不要看政治秀

VOA2019年3月13日

美国一名负责宗教自由事务的高级官员星期五(3月8日)要求中国政府允许他赴新疆了解大规模拘禁营的情况。两天前,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也向北京提出同样的要求。维吾尔人权益组织称,即使迫于国际压力,中国政府允许西方人权专员访问新疆,他们也会在当地安排一场“政治秀”,以便掩盖“再教集中营”的真实情况。

正在香港访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当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发表演讲。谈及中国在新疆的大规模拘禁营时,他说,这些酷刑,政治灌输及强迫劳动等做法是侵权行为。

布朗巴克重申要求公开访问这些营地。他说:“我希望有机会到那里去,不只是去看一场安排好的表演,我想进入真正的营地,和人们交谈,自由地向他们提问。”

详细阅读...

新疆再教育营威胁哈萨克公民 家属哭诉有去无回

德国之声2019年3月7日

就在国际社会持续要求中国开放外界参访新疆之际,三名哈萨克公民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仍有多名家属被关押在中国再教育营内。 其中,数名年迈哈萨克人有受虐的现象。

就在国际社会持续要求中国开放外界参访新疆之际,三名哈萨克公民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仍有多名家属被关押在中国再教育营内。 其中,数名年迈哈萨克人有受虐的现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 哈萨克公民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原先以为她丈夫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只是前往新疆探望女儿,但他却因此一去不返。 当她再次得知他消息时,他已因手机装有WhatsApp而被关进新疆特克斯县的“教育转化中心”。 她说: “我老公2017年10月前往新疆探望女儿,却因为手机装有WhatsApp而被关进再教育营。 他的母亲因担忧他于再教育营内的状况,已出现健康状况。 ”

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告诉德国之声,她去年十月底于再教育营内见到了她丈夫。 虽然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健康状况似无大碍,他的精神上却明显出现改变。 他不仅长时间不说话,在回答问题时,除了说自己很好外,他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的其他状况。 她表示: “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今年2月。 因为警察全程在旁边监听,他只能含糊在电话中报平安并大略询问家中状况。 ”

 

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说,当时再教育营的官员说他们再过20多天就会释放她丈夫,但家属从那之后便再无任何关于沙尔山别克.阿克拜尔的消息。 他的父亲在一段Youtube影片中向国际社会喊话,希望联合国能协助让他们一家团聚。 他说: “身为哈萨克公民,我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施压,让我儿子能尽早与我们团聚。 ”

古丽努尔.霍斯达吾列提只是无数受害家属中的其中一名。根据美联社报导,至少有百万名少数民族穆斯林被关于新疆的再教育营内,而其中包含许多哈萨克公民的家属。 虽然哈萨克外交部今年一月曾证实中国准许2000多名哈萨克族人放弃中国国籍并离开中国,但至少三名哈萨克公民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有数名家人仍被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内。

酷刑与软禁

目前居住在哈萨克的音乐工作者哈哈里·阿留拉 (Akikat Aliolla)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他70岁的父亲因在2018年3月协助一个哈萨克族家庭写信控诉狱警打死一名哈萨克族男子, 而在2018年3月15日与其母亲跟两名弟弟一同被关进再教育营。 他说再教育营的狱警对他父亲与两名弟弟进行刑讯逼供,而他母亲因受刑哭泣,被单独监禁。 他形容: “我母亲从被关进再教育营后,便大小便失禁长达两个月。 另外我父亲因在医院接受治疗时公开求救,再教育营的人员强行将他带走,让我从此与他失联。 ”

哈哈里·阿留拉说他后来得知他父亲遭受了数月的酷刑虐待,并于2018年10月被判刑20年。 然而,这些判决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仅透过口头告知相关人士。 他本人直到今年1月25日才透过中国驻哈萨克领事馆获知此事。 他强调: “中国警方去年10月便公告我父亲被转往其他地区的消息,而自那时起,也再也没人见过他本人。 他目前生死未卜。 ”

虽然新疆当局于2019年1月27日将哈哈里.阿留拉的母亲与两名弟弟从再教育营释放,他们目前仍被软禁在家中,并遭政府严格控管。 根据他的说法,新疆额敏县当局不愿让他与家人视讯,而家中也被安装监视器。 他表示: “据说家里遭安装摄影机,而我母亲跟弟弟也早已被当局列为黑名单,是重点监控对象。 他们的活动范围也受到限制。 ”

因做礼拜而遭关押

住在乌鲁木齐的哈德尔别克·努尔兰原本是个网络科技公司的老板,但在2018年4月突然被新疆当局以做礼拜为由,关进再教育营。 他的家属玛女士告诉德国之声,哈德尔别克·努尔兰被关至今,家里没有人知道他被关在何处,而新疆政府也不许家人探监。 此外,中国政府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便口头判了哈德尔别克·努尔兰十年徒刑。

住在乌鲁木齐的哈德尔别克·努尔兰原本是个网络科技公司的老板,但在2018年4月突然被新疆当局以做礼拜为由,关进再教育营。

玛女士说: “他毕业于东北大学,在乌鲁木齐创业,从未有过任何违法行为。 他被抓后,他妹妹也曾被关进再教育营20天,我现在无法直接与他的家人联系。 ”

玛女士指出,身为家中长子的哈德尔别克·努尔兰肩负一家人的生计,而他的公司在他被抓了之后,也因无人经营而倒闭。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 “做礼拜是穆斯林人的正常生活与自由,现在他们完全是霸道的让他失去自由,摧毁他的心灵。 ”

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 (Patrick Poon)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这些案例代表中国政府仍掩饰了许多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事实。 而这些替家人发声的哈萨克人,无时无刻都冒着身命危险,公开分享他们对家人的思念。 他说: “国际社会应该持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针对这些个案做出回应。 依照过去一些案例,我们可以知道唯有持续向中国施压,才有可能终结这些无理的大规模监禁。 ”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