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我記憶中的新疆:漢人數年後再入新疆驚嘆如入監獄

寒冬, 2020年6月9日

「那裡簡直就是大型監獄!」「和我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一位漢族人講述了自首次到過維吾爾地區多年後再訪新疆時的印象。

隨著中共政府加大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穩」力度,居住在新疆的人都毫無隱私與自由,越來越多居住在新疆以外的漢族人也都意識到,新疆早已變成一座大型監獄。

一年多前,張立因工作關係在新疆首府、古老的「絲綢之路」城市——烏魯木齊生活了一段時間。看到新疆多年來發生的變化,他感到震驚。

「走在大街上,那裡和我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張立回憶說。抵達烏魯木齊時,他很難將所見所聞與記憶中的這座城市聯繫起來。「街道上人很少,非常冷清,警車隨處可見,到處都是穿著防暴馬夾的警察來回巡察,大一點的公交站有五六個警察,小一點的公交站也都有兩三個警察。那些場景讓我感到不安。」

新疆隨處可見的警務站,烏魯木齊就有上千個

張立說,每天上下班他都要經過10道安檢程序,就算平時去菜市場買菜,在入口處也要接受安檢。「如果開車進入菜市場,離老遠就要降下車窗玻璃,把頭探出車窗外,讓門衛看清自己是不是維族人,如果是維族人長相的,就要下車接受檢查。」他感慨道,「簡直就像在監獄裡一樣。」

烏魯木齊一家菜市場外景(拍攝於2018年8月)

多年前,還是學生的張立曾去過新疆。他仍然記得烏魯木齊的獨特文化以及給他的美好印象。「大街上隨處可見不同少數民族的面孔,還有廣場上的白鴿和孩童們的嬉戲打鬧,這些和諧、平靜的畫面一直都讓我記憶猶新。」他說,現在一切都變了,那裡已經不是他記憶中的新疆,不是過去的烏魯木齊,特有的異域風情已經完全消失。

所有伊斯蘭標誌物被禁用和清除(拍攝於2018年8月16日)

自2018年10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在新疆實施後,所有伊斯蘭色彩被抹殺,從維吾爾人日常生活中逐漸消失,就連帶有伊斯蘭圖案的日用物品也都被禁用。這也是新疆當局打壓「泛清真化」運動的一部分。烏魯木齊地區留下來的一些民族元素也都是為了迎合遊客。

「公交車站循環播放著『大團結』之歌,車站裡的電子廣告牌也滾動播放著習近平的政治口號。各種清真食品上的『清真』字樣也都不見了蹤影,飯店、商店的廣告牌也只剩下漢語。」張立說,「維吾爾人慢慢被同化,他們的語言、生活習慣和信仰都被一點一點地抹去了。」

一佈滿了鐵絲網的圍牆上懸掛著習近平「中國夢」的宣傳海報

非烏魯木齊本地的維吾爾族人都被強迫返回其家鄉。張立說道:「在烏魯木齊的外地維族人很難租到房子,當地小區的居民互相監督,如果誰把房子租給外地維族人,被鄰居發現了,就會被舉報抓進去(教育轉化營),所以很多人也都不敢租房給外地的維族人。」

一清真寺四圍牆上佈滿鐵絲網,在大門上方懸掛著中共的政治宣傳海報

他還說,「返回家鄉的維吾爾人沒有獲得當地政府批准,不能隨意去外地,如果被認為是思想政治方面有問題,這個人可能連村都出不了,而且,他的親人也會受到株連,出行都會受阻。」

「那裡的環境和電視宣傳的不一樣,電視上報道新疆一片繁榮,但事實上那裡的氛圍十分壓抑,到處都是攝像頭,走到哪兒都好像被監視著,沒有隱私和自由。」張立說,「我在新疆的親戚經常囑咐我,千萬不要議論政治和黨!如果被人舉報,會被抓進教育轉化營接受思想改造。」

應受訪人要求,文中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