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赛尔克坚命悬一线其妻疾呼:「请救救我丈夫」

寒冬2019年8月14日

反中共的哈萨克斯坦人权活动人士赛尔克坚·比莱喜身陷囹圄,其妻请求国际社会采取行动营救她的丈夫,称他有可能会被秘密移交至中国,就此「失踪」。

作者:雷拉·阿迪里江(Leila Adilzhan)

我名叫雷拉·阿迪里江(Leila Adilzhan),是赛尔克坚·比莱喜(Serikzhan Bilash)的妻子、两个孩子的母亲。我知道《寒冬》的读者对赛尔克坚·比莱喜的案件比较熟悉。我丈夫是知名的哈萨克斯坦人权活动人士,他遭到逮捕是因为说了实话,谴责了条件恶劣的新疆教育转化营。被中共关押在这些教育转化营里的不仅有维吾尔人和其他民族的穆斯林,还有成千上万的哈萨克族人

我丈夫的代理律师艾曼·乌玛洛娃(Aiman Umarova)请求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为赛尔克坚出面干预此事。我和乌玛洛娃女士认为,此时赛尔克坚的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之中。他有可能会被移交至中国,就此「销声匿迹」,像许多其他人一样永远失踪。

艾曼·乌玛洛娃公开谴责了通过社交网络平台针对赛尔克坚·比莱喜发起的一场大肆污蔑运动。她认为操纵这场运动的是哈中两国的国家安全机关。如今,这场运动已危及赛尔克坚的生命,应该被终止。声援我丈夫的组织「祖先家园」(即阿塔珠儿特,Atajurt的音译)的其他哈萨克斯坦人权活动人士也强调了这一点。Shynkuat Baizhanov先生已向阿拉木图(Almaty)内务部和阿拉木图检察机关通报了这些社交网络帖文的危险性。内务部装聋作哑,回覆说没有看到过什么帖文。污蔑赛尔克坚的那些人严重违反了哈萨克斯坦的法律,犯下了种种刑事罪,他们还不断将赛尔克坚的支持者置于被迫害的危险之中。

这场污蔑运动称,赛尔克坚假装批评中共,实际上他是一名中国间谍,他的所有维权活动实际上是执行「中共的任务」。这种说法极其荒谬,因为我知道,这场运动其实是为赛尔克坚的「失踪」提前在哈萨克斯坦制造舆论。他可能会被注射药物秘密押至中国。然后,整件事就会被说成「一名中国间谍逃往中国」,我丈夫永远无法再露面,他将百口莫辩。

正因为这种情况,我要用最坚定的方式声明,我丈夫赛尔克坚·比莱喜不是中国间谍,也不为任何「中共的任务」而工作。

他是哈萨克斯坦人,是揭露中共对哈萨克和其他民族所犯罪行的爱国者。赛尔克坚·比莱喜毕生致力于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哈萨克族人的人权。这一点我非常了解,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是哈萨克斯坦公民,我也爱国。

我认定,隐藏在这场污蔑运动背后的,是中共沾满鲜血的手和肮脏不堪的钱。在哈萨克斯坦活动的中国特工终于意识到,在哈萨克斯坦,他们不可能将赛尔克坚定罪,也不可能将他无限期软禁。顺便说一下,我和我丈夫的代理律师都认为对他的软禁是非法的,他被关押在一个「房子」里长达五个月,他以前没住过那个房子,那里绝不是他的家。中共特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制定一项新计划以除掉赛尔克坚。

这就是我敦促整个哈萨克斯坦公民社会和国际人权领域声援赛尔克坚的原因。我要求在独立媒体的监控下,在他的代理律师乌玛洛娃女士的陪同下,将赛尔克坚从努尔-苏丹(阿斯塔纳)转移至阿拉木图。我要求我们的政府安全转移我丈夫。我还要求允许他的代理律师和亲友在阿拉木图与他自由接触。这是阻止他被秘密移交到中国、挽救他生命的唯一办法。

我知道对于某些读者来说,我心中的恐惧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在哈萨克斯坦,一触及到哈中关系,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国家到处都是中国特工,还有被中共收买为其卖命的哈萨克斯坦人。即使持有哈萨克斯坦护照的人,在哈萨克斯坦也会遭到绑架,被强行押往中国,这已有前车之鉴。我的孩子们和我一样,非常担心他们的父亲,他们总问什么时候才能跟他团聚。希望大家现在能声援赛尔克坚,否则等到木已成舟就晚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