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送達的生日祝福:中共如何破壞維吾爾族家庭

寒冬, 2020年6月9日

買買提艾力想在姐姐海日古麗生日時給她發條信息,但是她已經被逮捕,而中共不肯透露她被關在哪裡。

作者:瑪提娜·科科基維茨(Martyna Kokotkiewicz)

海日古麗和哥哥亞庫甫

你有沒有向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說過你再也不想見到他,哪怕是開玩笑?或者有沒有說過你很難相信那個傻乎乎的人居然是你的親人?坦白地說,這種事時有發生,但這僅僅是在開玩笑(事實上,我們真的很在乎本文的當事人)。另外,就算我們真說過那些話,也不會在心裡當真,而是很快忘掉整件事。但我們能否想像有時那種失去的感覺是如此強烈、如此痛苦,以至於那些無心的玩笑也讓你感到很難過?這的確很難想像,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的親人突然消失再也聯繫不到這類事情並不多見。但不幸的是,這就是幾百萬維吾爾人現在的遭遇,而買買提艾力·尼亞孜(Memeteli Niyaz)就是其中之一。

幾個月前,很多人在社交媒體上可能都看過他那個感人的帖子。文字極富感情,如詩一般,那是他對姐姐海日古麗的生日祝福,但她卻無法收到這份祝福。海日古麗·尼亞孜(Heyrigul Niyaz)是位年輕的維吾爾姑娘,現已被中共政府拘押,很可能被關押在中國的某個監獄或教育轉化營裡。為什麼?根據中共政府的邏輯,原因如下:

買買提艾力·尼亞孜和海日古麗·尼亞孜一家來自新疆(維吾爾人更願意稱之為東突厥斯坦)的托克蘇地區(現更名為新和縣)。他們還有兩個哥哥。2011年,維吾爾人外出的自由還沒有受到這麼多限制,海日古麗決定去土耳其完成自己的學業。當時在大家看來,她取得了極大的成功(海日古麗獲得了土耳其政府頒發的獎學金),但家裡沒有人會想到有一天這將成為他們的悲劇。在這些快樂的事情發生幾年之後,與國外有過一點聯繫也會成為被迫害的理由。給國外的親朋好友打個電話也開始被視為犯罪,更不用說出國旅行或者求學了。由於曾經獲得過(國外的)獎學金,海日古麗受到了政府的處罰。幾年前,同樣也是這個政府同意她接受土耳其的邀請出國留學。確切地說,她被關進監獄是因為她曾出過國。

在這一悲劇發生之前,買買提艾力曾在2013年7月有機會和姐姐相處過一段時間。他當時來土耳其,海日古麗照顧他的日常起居。幾個月前,他在Facebook上發布的一封感人的生日信裡,提到了他們一起度過的那幾年。苦樂參半的回憶足以融化那些充滿懷疑、冰冷的心,那些聲稱我們被反華宣傳蒙蔽的人的心。他那封有象徵意義的信至今無法送達收件人手中,但在信裡,他回憶了和姐姐在土耳其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就像世上所有的姐弟一樣,(至少有時候)也會發生小爭執,偶爾還會惹哭對方。買買提艾力承認,當時那些爭吵的理由現在看來完全無關緊要。之前他們可能說過「你不是我弟弟」,「這樣一個蠢貨怎麼會跟我有關係」,等等類似的話,但他們從來都是有嘴無心。另外,在那封感人的信裡,買買提艾力承認,雖然在兩人爭吵時她有時也會說刺耳的話,但是他時常想念從前和姐姐在一起的那段時光。

不幸的是,他們接下來的生活遇到了大麻煩,海日古麗的情緒開始出現一些問題。隨著她的焦慮日益嚴重,買買提艾力意識到這可能是因為她想家的緣故。當時是2015年,回家好像還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買買提艾力當時沒有阻止海日古麗回家,甚至鼓勵她回去。在一個所謂的正常世界裡,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當你看到家人難受、想念其他家人和朋友時,你會儘量幫他們重新獲得心靈的平靜。當你看到他們在國外身體狀況越來越糟時,你會將他們送回國。海日古麗於2015年回國並在一家旅遊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後來,她於2016年創辦了自己的旅行社,成了一名成功的年輕女商人,為她所在地區的發展作出了貢獻。這很可能也成為她被中共打擊的一個原因。2017年春天,她被逮捕,從此杳無音信。她現在最有可能在阿克蘇,但我們無從確定。我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就讓這句話不說完吧,讀者們應該能領會其中的意思。

買買提艾力和他的兩個哥哥

他們一家傷痛的經歷還沒有結束。當你瀏覽新疆受害者數據庫時,你會看到海日古麗和買買提艾力他們兩個哥哥的檔案。我們已經看到了買買提艾力遭受了多大的痛苦,至於他的父母,我們只能在能想像的範圍內設想他們的遭遇。結果是,他們全家人的生活被毀了。這些被稱為「受害者」的人,通常被關押在各種看守所或遭到軟禁。然而,我們絕不能忘記所有的父母、兄弟姐妹、兒女,或者僅僅是朋友,他們只是渴望能收到一條兩行字的短信或者能通上一分鐘電話,以便確認他們的家人還活著,而我們的任務則是幫助他們撐過這段充滿等待和煎熬的時間。即使他們收不到回信,我們也應該為他們的苦難作證,堅信施暴者終將受到懲罰。謹以此文紀念所有無法送達的生日祝福、所有錯過的機會和所有破碎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