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发布:180+多个组织要求服装品牌公司停止成为维吾尔强制劳动胁从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7月27日

新闻发布: 180+多个组织要求服装品牌公司停止成为维吾尔强制劳动胁从

今天,72个维吾尔人权组织,在世界100多个公民权利组织和劳工工会支持下,呼吁服装品牌公司和零售业停止使用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产品,并确保不成为中国践踏人权胁从;该团体发出呼吁要求品牌商采取行动在12个月内斩断和那些有使用强制劳动嫌疑供应商的关系,并停止向维吾尔地区的外包发送,包括棉花及成品外包。

现在是品牌商、政府和国际机构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 而不是空洞的宣言;为使中国政府停止奴役和蹂躏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品牌商必须确保他们的供应链不和践踏维吾尔、哈萨克等人权有关联;确保品牌商不成为胁从的唯一办法是离开该地区和结束与那些支持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系统供应链的关系,” 国际反奴役组织执行主席佳思奥康纳Jasmine OConnor)指出。

中国政府在集中营和强制劳动营拘押了大约一百到一百八十万维吾尔及其他突厥穆斯林,这是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针对民族及宗教少数群体的拘押;维吾尔地区的暴行- 包括酷刑、强制分离家庭和强制维吾尔妇女绝育- 被广泛认为是构成了反人类罪;政府控制维吾尔人的战略重心是全中国范围内的大规模、包括了工厂和大公司的,集中营内、营外强制劳动系统。

曾在集中营被拘押并在一家工厂被迫进行强制劳动的哈萨克女士古丽孜热.奥力汗(Gulzira Auelkhan)说:“那个服装厂和集中营没有区别;到处是警察、摄像头,什么自由都没有。”

无视世界范围内对践踏人权的谴责,服装品牌大牌们还在继续强化并自中国政府对该地区人们的压迫获利;品牌商还在继续自维吾尔地区引进百万吨棉花和棉纱;粗略估计全球范围内每销售的5件棉织品服装,就有一件中棉花或面纱是来自维吾尔地区;可以肯定地说,这些棉织品中很多都来自强制劳动;此外,与被指责使用强制劳动中国公司保持了丰厚利润分享的服装品牌商供应链,也包括了那些使用来自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转移至中国各地的工厂。

世界品牌必须扪心自问他们是否愿意成为针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性政策的胁从;这些公司试图躲避对其成为践踏人权政策胁从的审视 – 这一切今天必须停止,”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

绝大多数品牌商供应链都使用维吾尔强制劳动;大多数大公司声称绝不容忍其供应链使用强制劳动,但都没有能提供具可信度的理由,去解释他们是如何在一个强制劳动泛滥的地区确保这一准则的。

如果维吾尔地区的强制劳动者揭露他们的非人待遇将面临极端后果;这使得通过劳动监督确保不适用强制劳动根本不可能,事实使我们确认任何来自该地区的品牌都使用了强制劳动,”工人权力论坛执行主任斯科特·诺瓦(Scott Nova)说。

考虑到手段的不足和无法阻止影响恶意的人权践踏,品牌商、零售业必须采取必要措施结束和维吾尔地区有牵连商业关系,以践行根据联合国商务与人权指导原则定义尊重人权承诺,”公司责任组织宗教人权中心高级项目主任大卫·席林(David Schilling)说。

* * * * *

 

媒体联络:

Peter Irwin, 维吾尔人权项目 (华盛顿特区): +1 (646) 906-7722, [email protected]

Penelope Kyritsis, 工人权力论坛 (华盛顿特区): +1 (401) 209-5917, [email protected]

Chloe Cranston, 国际反奴役 (伦敦): +44 7789 936 383, [email protected]

Johnson Yeung, 清洁服装运动 (香港): +852 6124 5154, [email protected]

Nazly Sobhi Damasio, 全球公平劳动 – 国际劳动权利论坛+1 (312) 687-8360,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