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营卫生条件差 维吾尔人担心有感染肺炎风险

Apple Daily, 2020年2月4日

旅土耳其维吾尔人西尔买买提.加吾兰(右)和艾力米努尔.玉素甫(左)的家人遭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两人1月30日疾呼国际社会关注拘留营中武汉肺炎的感染风险。中央社

武汉肺炎疫情已蔓延到中国最西部的新疆自治区。家人遭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担心拘留营出现感染风险,疾呼国际社会关注此一问题,并且设法让中国政府结束压迫政策。

28岁的西尔买买提.加吾兰(Xiermaimaiti Jiawulan)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霍城县,2011年抵伊斯坦堡念大学,毕业后在当地工作,已经取得土耳其的永久居留权。

23岁艾力米努尔.玉素甫(Ailiminuer Yusufu)老家位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巴州)尉犁县,于2014年赴埃及念书。埃及政府2017年7月4日突然在维吾尔人聚居的开罗省纳斯尔巿(Nasr City)7号区大举搜捕,有上百名维吾尔男性被捕。她于3天后抵达伊斯坦堡,后来进入大学念书,已经取得土耳其的永久居留权。

两人于1月30日在安卡拉接受中央社记者采访。西尔买买提.加吾兰说自己从2018年1月起,微信(WeChat)帐号陆续遭到老家亲朋好友删除,已经一年多无法跟家人联系。2019年12月底他辗转得知,父、母和弟弟早于2018年就被关进「集中营」。

联合国专家指出,新疆至少有100万名维吾尔人及他族穆斯林被拘禁于再教育营。中国称再教育营是职业训练中心,有助根除极端主义并培训新技能。部分西方媒体称再教育营为集中营。

西尔买买提.加吾兰说,他的母亲因为曾于2013年参加中国的旅行团来到土耳其探望儿子及走访儿子就读的大学,于多年后遭判5年徒刑。他听说父亲和弟弟后来「从集中营出来」,但不知道是否「又进去了」。

艾力米努尔.玉素甫则是2017年2、3月就无法与父、母取得联络。她后来从老家朋友口中确认,父母因为女儿在外国念书而「被带进集中营学习了」。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截至1月31日午夜,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俗称武汉肺炎)累计死亡259人,确诊病例突破万人,病毒已经蔓延到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由于当地拘禁营的卫生和医疗条件很差,西尔买买提.加吾兰和艾力米努尔.玉素甫特别担心遭到关押的家人恐有感染风险。

艾力米努尔.玉素甫说:「最近发生武汉肺炎,已经扩散到中国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地,我就更加担心家人的健康问题和安危。」

「如果2019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其他大城都出现医疗资源吃紧的情况,那么在『所谓新疆自治区』更会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那些被关在监狱或集中营里的人该怎么办呢?」西尔买买提.加吾兰说:「如果在集中营里把人折磨死了,就说是感染死了。」

两人疾呼,盼国际社会设法逼迫中国政府结束压迫政策,尽速释放遭到关押在新疆各地监狱或拘留营里的人。(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