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教育转化营中的强奸事件:西藏早有先例

寒冬, 2020年2月15日

在押的维吾尔及哈萨克女性遭到性侵的相关报道可信度很高。在西藏的教育转化营中,藏族觉姆(亦称为女僧侣,女性出家人)也惨遭强奸,而且强奸已被用作「再教育」的一个工具。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藏族觉姆(I, Luca Galuzzi – CC BY-SA 2.5

今年1月末,德国外交部一份关于新疆教育转化营的机密报告外泄,被一些德国媒体获悉。报告表明,尽管中共一再声称这些教育转化营不过是「职业培训学校」罢了,但这些地方其实是恐怖的监狱,除了施行酷刑和法外处决,女「犯人」遭性侵的事件也频见报端。

《纽约时报》数天前刊登一篇专题文章,撰写此文的记者曾到过哈萨克斯坦,还采访了一些逃离新疆教育转化营后逃亡到哈国的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记者在哈国听到的与中共洗白的「职业培训学校」情况可谓是天壤之别,在报道中她这样描述:「有一个人被关在派出所的地下室毒打,直到把他的一只耳朵打到失去听力。」还有人「手脚戴着镣铐被绑在一起,就跟上十字架一样」。更常见的是把「犯人」按在「老虎凳」上,将他们捆严实,不让他们睡觉。被关押的穆斯林「被迫放弃宗教信仰」,「天天晚上被强迫对习近平感恩戴德,谢谢他为他们提供思想觉悟的大好机会」。这名《纽约时报》女记者还听到不少遭性侵的倾诉。

这些人的倾诉是否可信?针对这个问题,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上周进行了一场全校辩论,有一名学生批评了发表在某校刊上的一篇文章。该校刊非常热衷于报道各种各样的性侵事件,而这篇关于新疆教育转化营的文章却对教育转化营内酷刑、强奸事件的相关报道只字不提。

这场辩论没讨论到的是,作为中共「再教育」的一种手段,强奸事件屡见不鲜。长期以来,西藏人民一直在控诉西藏的教育转化营中也存在强奸事件。的确,西藏也有教育转化营,名称跟新疆的一样。中文:教育转化(jiàoyù zhuǎnhuà)。藏文:lobso yosang teyney khang(སློབ་གསོ་ཡོ་བསྲང་ལྟེ་གནས་ཁང་)。英文通常译为transformation through education (camps)。既然如此,西藏受害者的遭遇与新疆受害者的经历都同样令人发指就不足为奇了。

2018年,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Tibetan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刊登了一名藏传佛教喇嘛的故事。该喇嘛曾被关进西藏那曲地区索县的教育转化营。不管是平信徒还是喇嘛、觉姆,一律被关到里面,他们必须要参加令人精疲力竭的军训,还被强迫谴责达赖喇嘛、唱红歌。

该喇嘛称,军训过后,有人趁在押女性尤其是藏族觉姆极度疲乏的时候性侵、强奸她们。他写道:「许多藏族觉姆在军训期间累晕,失去知觉,教官有时就把不省人事的觉姆拖到屋内,我亲眼看到有教官在觉姆的胸脯甚至全身摸来摸去。」然后,有狱警晚上睡在这些觉姆的号房里。有女犯人告诉该喇嘛,「警官睡在觉姆的卧室里,身下压着不省人事的觉姆」。

不管是男「犯人」还是女「犯人」,谁敢反抗谁就会遭到严厉处罚。该喇嘛说:「这些人挨警棍一顿狠揍,通常会昏死过去。狱警就往他们脸上泼水,让他们醒过来。就这样,晕死,醒来,晕死,再醒来……来回折腾多次,最后警察用黑色塑料管抽打他们,再用水浇湿全身,然后用电棍再打一顿。很快,受害者的身上就会青一块紫一块,被打得半死。」

强奸不仅用来满足狱警的兽欲,正如《十字架报》(La Croix International)所报道,强奸也是「再教育」的一个工具。因为一旦被玷污,藏族觉姆就会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脸面再回寺院继续过出家人的修行生活。该日报报道,几十年来,藏族觉姆一直遭到有计划、有步骤的强奸。

遭到强奸的还有一些遭查禁的宗教团体女性良心犯。据法轮功报道,在中国,法轮功女学员在狱中遭到有计划、有步骤的强奸。笔者出了一本关于全能神教会的书,书中记载该教会姜桂枝姊妹(1966—2013年)被狱警酷刑和性侵致死的悲惨经历,并附有文件证明这是事实。种种迹象表明,新疆的女性穆斯林正沦为中共这种统一政策的下一个受害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