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女逃亡者:公安逼坐老虎凳、用电警棍电击胸部

来源:RFA

中国哈萨克族女商人喀衣夏.阿汗,获得哈国政府移民厅难民证,有效期一年。(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哈萨克斯坦政府上周再向一男一女两名从中国新疆逃亡到哈国的哈萨克族人,发放了为期一年的难民证。其中哈萨克穆斯林喀衣夏对本台记者描述了被当地公安施暴的过程。

继续10月中旬之后,再有两名新疆哈萨克族逃亡者获得哈国政府提供的难民证。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本周二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从新疆逃亡到哈萨克的巴哈沙尔和喀衣夏,上周领到了难民证:“哈萨克族巴哈沙尔.玛力克,10月27日在哈萨克斯坦获得难民身份,28日,喀衣夏.阿汗也获得了难民身份,有效期均为一年。10月16日,哈国当局给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也发放了有效期一年的难民身份。”

在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协助下,哈国政府已经向多名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人提供难民身份。现在还有一人未获得哈国提供的难民保护。

赛尔克坚说,哈萨克政府改变一贯的做法,突然发出难民证,是因为该组织近期到土耳其注册,并要求土耳其政府收容来自新疆的穆斯林逃亡者:“到了土耳其之后,我们跟土耳其政界、媒体界频繁接触,要求土耳其政府给这些从新疆逃离的多名哈萨克人发放避难证,因为土耳其政府几年前在东南亚给几百个脱疆者发出土耳其护照。同时我们跟国际人权组织和相关的外国大使馆、领事馆接触。要求他们提供政治庇护。”

四名新疆哈萨克人已获难民证

哈国学者热依斯汗对本台说:“到今天为止,哈萨克斯坦政府已经给东突厥斯坦(新疆)逃难到哈萨克斯坦的4名哈萨克人给予难民身份,正式承认中国新疆存在人权危机,中国在新疆实行种族灭绝政策。”

本台于去年9月曾报道,新疆伊犁巩留县巩留镇的哈萨克女商人喀衣夏.阿汗,2018年5月7日逃亡到哈萨克斯坦。喀衣夏说,同年5月4日,她住院期间,被当地警察传唤到公安局,并对她采取不人道的举动。喀衣夏本周二对本台说,在七个多小时的审问中,警察要她脱下棉袄,把她锁在“老虎凳”,用电警棍电她身体至少三次:“七个半小时,让我坐老虎凳,把我的棉衣脱下来,我不承认,不想签他们给我定下的罪名。他们还用电棒,打了我三次电棒,两棍在胸部,其他的打在后背,挨了几棍子后,我感觉刺痛。他说你签字不签,我无法不签,我就签字了。”

女孩集中营内怀孕后失踪

喀衣夏说,她的一位美丽的邻居,被送入教育营后,遭到管教人员凌辱:“就是那个小姑娘,我的邻居,她在集中营两个月以后出来了,怀孕了。她出来以后把孩子打掉(流产),没有多久,又把她送到集中营,她到底现在在哪里,她会出什么事,我不知道,我打听了很多次,谁也不知道。小姑娘把经历跟我讲了一下,集中营里面就是羞辱、压迫。”

哈萨克人派出所抓走被判刑15

新疆少数民族除了被送入集中营,也有人被判刑入狱。哈萨克人艾丽亚·别克苏力旦说,她的哥哥加纳提别克·别克苏力旦,1988年11月13日出生。家住伊犁州察布查尔县67团7连037号。2018年2月6日被派出所抓走,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被判刑15年徒刑。他现在奎屯市监狱。艾丽亚的亲友努尔兰兑记者说:“这是我们亲戚家的人,加纳提别克的妹妹在我们哈国,我们都是察布查尔县的人,他的妹妹艾丽亚天天跟我说,她哥哥没有什么事情,被当地派出所抓走,判刑15年。”

目前,加纳提别克的父母年迈,身体欠佳,而且无人照料。他希望外界关注加纳提别克的处境。

中国当局将这些拘禁营说成人道的职业培训中心,帮助消除了新疆的极端主义暴力行为。中国外交部也曾发表声明,为自己的人权记录辩护,称教培中心充分尊重和保护学员宗教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