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20年2月23日

2019年和田地区墨玉县博斯坦区一位基层官员搜集汇编他们管辖区送进集中营维吾尔人信息,其中,有关311人的详细情况因泄露而大白于天下,维吾尔人权项目称其为墨玉文件。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记录了和田地区墨玉县大规模拘押,细致描述、分析该文件。该文件详细记载了墨玉县8个社区被拘押人员家庭及其社交圈;文件目的是评估被拘押人员是应该继续呆在集中营还是应该回家。

“墨玉文件突显地方当局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实施’绝不心慈手软‘政策;根据其他泄露文件我们知道这种残酷政策源自中国高级领导人的指示;文件给予的拘押理由荒谬武断,文件揭示大规模抓捕无辜维吾尔人使得和田居民如一夜间坠入地域;合法做法如申请护照、祈祷、或者海外有亲人等都被作为抓捕入集中营的理由白纸黑字记下来,“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他继续补充说:”详细调查记录个人行为和思想是构建维吾尔人’无权利区域‘的证据,不仅任何形式的突显维吾尔人特性和信仰成为拘押的原因,而且官方以汇编的朋友亲情关系网,很明显的以株连成罪;墨玉文件揭示官僚系统以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为目标实现其政治恐怖.”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东突厥斯坦正在日益加深的人权危机要求相应的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制造这一史无前例恶性践踏百万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基本权利的罪魁祸首,中国政府的罪责是不争的事实;目前该考虑的是有关政府和国际社会应该如何结束维吾尔人危机。“

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为见证者和集中营逃亡者的证词做注脚,特别是抓捕拘押的原因完全是株连成罪、剥夺个人自由,及将被拘押人员划分为“一般“、”严管“和”严加管教“等拘押程式;完全忽视任何司法程序;文件记录的全是地方对当地居民及其家庭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官员的武断决定。

报告同时确认地方当局制造强势野蛮维吾尔危机的各种手段,特别是经常性使用全面监控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以“结亲“项目作为发现需要抓捕拘押维吾尔人,甄别惩处被认为是背叛了党的”双面“干部,及通过地方干部安排劳动或者侵入性监督继续”管理“那些自”再教育营“释放的人。

墨玉文件内容令人警醒;中国政府能够动员极大的人力和技术资源以要求对政权的忠诚为目的实施强势镇压;维吾尔人是受害者;当然,也有一些维吾尔人是制造这一文件官僚一员;受害者和施害者是同一个社区邻里;阅读文件也是见证作为维吾尔社区最小单位的家庭和个人关系是如何破坏殆尽的;文件告诉我们中国政府正在制造一个新的维吾尔社会组织:被监禁者和监禁者。

中国政府正在完善一个不可能在东突厥斯坦停下来的镇压模式;北京向其正在增加的盟友宣传东突厥斯坦模式,预示正在形成的国际化系统性镇压工具的存在;这模式将对国际人权标准带来致命影响。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安理会依据如山铁证阻止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的大规模暴力;中国政府自己的文件揭示其系统性通过政府官僚体系实施的政策史无前例的严重践踏国际人权标准;联合国的不作为将预示抛弃其成立宗旨——即维护人类尊严的失败。

报告, “思想转变”: 和田墨玉县大规模拘押档案,可由此链接下载:https://docs.uhrp.org/pdf/UHRP_QaraqashDocument.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