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麗仙·阿巴斯找到了——她已被關押

寒冬, 2020年6月17日

全世界之所以知道古麗仙·阿巴斯,是因為她妹妹羅珊·阿巴斯發起的活動,她一直在追問中共古麗仙在哪裡。現在有答案了,古麗仙被關押在新疆的一個集中營裡。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已經找到古麗仙·阿巴斯(Gulshan Abbas)了,正如她的親屬在過去的21個月裡所說的那樣,她現在被關押在新疆

古麗仙是一名維族退休內科醫生,之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油田公司明園職工醫院(Nurbagh Petroleum Hospital)上班。退休後,也或許還沒有退休,她就被逮捕,然後被送到了其中一個被中共稱為「職業學校」的地方,也就是可怕的教育轉化營。雖然國際報告提到至少有一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少數民族穆斯林(和一些基督徒)被囚禁在監獄一樣的集中營裡,但獨立的研究人員相信真實的數據接近三百萬。

2018年9月11日,時年57歲的阿巴斯醫生突然失聯。一月又一月,她在美國的親人努力試圖獲得關於她下落的消息,也引起了美國國會議員的注意,但都沒有結果。現在,自由亞洲電台維語部(Radio Free Asia Uyghur Service)的報道中提到,他們設法採訪到了新疆油田公司明園職工醫院中共幹部辦公室(CCP Cadres Office)的一名漢族職員,因此確定「古麗仙·阿巴斯已經被關押了,雖然不確定這位退休的醫生為什麼被帶走,或者她被帶到哪裡去了」。這位匿名職員還提到,「我們調查過,也看見過她的一些檔案和其他材料,但我不知道確切是哪個部門把她帶走了。」事實上,阿巴斯醫生的拘留通知書曾「以公告的形式,在上級領導中流傳」,但該員工「不確定她是否已經被關在拘留營裡了」。這就是所有我們目前所知道的。

一個沒有罪行的囚犯

古麗仙醫生的女兒孜巴·木拉提

《寒冬》讀者對這個案例都很熟悉,我們曾通過採訪她妹妹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女士來講述古麗仙的故事。羅珊是維吉尼亞州赫恩登人權組織維吾爾運動(Campaign for Uyghurs)的創始人和主席,她確信中國政府逮捕她姐姐,是為了報復她在美國的人權活動。她解釋說:「我在華盛頓的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 in Washington D.C.)發言六天後,我姐姐和我阿姨就被綁架了,儘管她們住的地方相隔1400公里。這絕不是巧合。我姐姐沒有犯什麼罪,但她就這樣隨意地被當作囚犯關押了22個月,她是一個沒有犯罪的囚犯。」

古麗仙醫生的女兒孜巴·木拉提(Ziba Murat)創建了一個網站,用來記錄她對母親的回憶。2019年她曾在《寒冬》上發出感人的母親節的呼籲。「對於我母親的情況,我們沒有更多的消息,」她對《寒冬》記者說道,「他們沒有給出任何其他的消息,只是有人見過在醫院裡流傳的關於拘留她的文件。不同的人曾多次試圖獲得關於她的消息,但都沒有成功。在我發起釋放我母親的呼籲幾天後,我收到了這個消息。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也分別在英國美國採取了緊急行動,呼籲釋放我母親。我對國際社會的呼籲還是同樣的:請幫助我,讓更多的人關注我母親的情況,也為她在這個請願書上簽字。團結在一起,我們才能強大,每一個簽名都能讓我離母親更近一步。」

和往常一樣的假新聞

「21個月以來,我沒有收到關於我姐姐的任何消息,更不要說知道她現在是否還活著。所以說,我的第一反應當然是感到欣慰,因為我至少可以確定她還活著,」羅珊·阿巴斯對《寒冬》記者說道,「但是,這還不夠。我需要他們釋放我姐姐,並且是由她本人來證實。我現在更努力地讓人們關注她的案件,確保她能安全地回家和她的家人團聚。我是從新聞報導中得知她被關押的細節,而不是從政府那裡,這實在是太卑鄙了。」

自從古麗仙醫生被綁架後,羅珊一直在竭力地為她的案件大聲疾呼,也因此遭到了報復。正如她說到的,「對於我說的政府綁架我姐姐的指控,中國政府第一時間就開始不遺餘力地污衊我。共產黨支持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Global Times)首先開始了對我的抹黑,說我用假圖片撒謊說我姐姐被綁架了。」

羅珊希望「全世界都能看清中國為了禁止我發聲,用了什麼樣的可恥和非法的手段」,她對《寒冬》記者說道:「當我要求他們立即釋放我姐姐時,我特別提到對政府官員的指控,向他們表明我知道政府官員是綁架我姐姐的同謀。他們很多人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封鎖了我。除了繼續提出我姐姐的案件和曝光中國政府的黑暗外,別的我什麼也做不了。」

古麗仙·阿巴斯醫生6月12日就58歲了,這是她在鐵窗裡渡過的又一個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