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否认到粉饰太平 中共关于新疆集中营说法的花样翻新

VOA, 2020年7月30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在一份新报告中分析了中国政府试图策划和推广一种“粉饰和辩解”的叙事,以回应国际社会对其大规模任意拘留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的批评。

星期二(7月28日)发布的报告名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假信息、宣传及维吾尔人危机》,维吾尔人权项目在报告中追溯了中国政府从保密和否认到粉饰和辩解的叙事演变过程。面对有关大新疆拘禁的证据,中国政府在改变说辞,由沉默转为否认,最后更是将其陈述为是合法的反恐手段。

维吾尔人权项目提供的时间线指出,中国政府2017年在增加拘禁营的同时下达了保密指令。8月,一名中国官员表示,新疆地区的人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随后在2018年8月,中共官员胡联合则表示根本不存在再教育营这回事。随后,中共官员便开始了“粉饰”工作。

2018年10月,中共官员们承认了再教育营的存在,但表示这些都是遏制极端主义的职业培训中心。2019年7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称“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的人多数都已经回归社会,其中90%以上的人都找到了合适的、喜欢的工作,有了可观的收入”。而从2019年开始,官媒还展开了一场宣传闪电战(propaganda blitz)。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主任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说,“中国共产党毫不留情地掩盖并为其针对维吾尔人的人权犯罪辩护”,当局“大规模的虚假信息和宣传运动是种族灭绝镇压(genocidal repression)的另一面”。

维吾尔人权项目在报告中称:“中国政府部署了多管齐下的信息控制战略,以防止人们获取有关东突厥斯坦所发生事件的准确信息,此外还通过积极的宣传活动来宣传政府政策的成功,并攻击报道这一问题的活动人士、记者和机构。”

报告还说,宣传活动通过一些新闻报道和官员的公开声明对新疆再教育营的目的作虚假描述,中国政府安排外国记者和外交官参观这些再教育营,努力争取国家层面的支持,使中国政府的政策合法化。

报告还提到,流亡维吾尔人的家庭成员被胁迫发声,而中国官媒正在制作和传播这些人发表声明的视频。这些视频相当于一种“人质宣传”(hostage propaganda),这些维吾尔人否认自己受到过任何形式的虐待,并继续谴责他们的海外亲属散布“谎言”。

此外,社交媒体平台在中共的舆论斗争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脸书、推特等在中国被禁的社交平台,以及微信、抖音等国内平台,已成为维吾尔人权危机“舆论斗争”的重要新阵地。

在维吾尔人权项目星期二举行的有关这份报告的活动上,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高级分析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表示,中国虚假信息的影响力是全球性的,“如果你真的看了一些在脸书等网站上获得粉丝的广告,很多广告都是针对非洲、拉丁美洲、南亚、东南亚和中亚国家的”。

人权律师滕彪在会上表示,“发生在新疆的是21世纪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但是中国当局试图否认他们的谎言,为他们的集中营辩护。中国共产党有一个悠久的传统,那就是扭曲历史给人民洗脑。现在它越来越积极地在国际舞台上宣传和散布虚假信息”。

他还指出,人们普遍误以为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等机构是媒体,这些机构看起来像媒体,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完全由中国政府控制,是宣传机器的一部分”,“因此需要求他们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他还表示,孔子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等许多其他组织也参与了这些虚假信息散布活动。

维吾尔族律师热伊汗·艾塞提(Rayhan Asat)也表示:“最可悲的现实是,某一类人或某一小群人实际上都在买账。所以这场宣传活动实际上起到了预期的效果。”

报告中还提到:“虚假信息散布活动(The campaign of disinformation)是由诸如统战部这样的机构精心策划的,统战部在中国境内的种族和宗教问题上起主导作用,同样的还有宣传部和其所控制的媒体机构。中国政府正加大力度在国内外推广其官方说法。”

长期关注中国问题的美国记者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还认为,中国在散布虚假信息方面中国学习了俄罗斯的经验。她认为,中国想用一个更好的角度来展示它所做的事情。但自香港抗议和新冠疫情以来,中国做的事情与俄罗斯在2016年所做的便越来越相似。

报告的最后写道:“中国试图通过宣扬谎言来为侵犯人权行为辩护,这是国际机构必须努力打击的问题。将其拘禁营制度作为潜在的反恐模式,将对全世界的人权构成威胁。”

同样在星期二,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安在国民议会谴责了中国对新疆穆斯林实施的不合理措施,称其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的普世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