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世界对新疆拘禁营保持沉默,它成功了

VOA2019年10月4日

北京——当土耳其领导人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今年夏天访问北京时,他赞扬了一条连接亚欧的新丝绸之路。他欢迎中国对他陷入困境的经济进行大手笔的投资。他夸张地称赞中国的主权。

但是,在自己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一直大力提倡伊斯兰价值观的埃尔多安,对中国西部新疆地区关押的100多万名突厥语系的穆斯林,以及数百万人的被迫同化,却基本保持沉默。这与10年前相比是个180度的大转弯,当时他曾说,“简单地说,”中国政府让新疆的维吾尔族人遭受了“种族灭绝”。

与埃尔多安一样,世界对新疆也一直显而易见地保持沉默。中国政府为了将维族人改造成共产党忠实、世俗的支持者,过去两年里在新疆修建了一个庞大的拘禁营网络,并进行系统性的监控。即使外交官们亲眼目睹了这些问题,并私下里进行谴责,他们也不愿公开表态,因为无法得到广泛的支持,或不愿冒着损坏与中国金融关系的风险。

得益于外交和经济实力,中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平息了批评。中国官员说服不少国家,尤其是非洲、亚洲和中东的穆斯林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公开支持北京。中国官员利用了西方在中国问题上的不和。他们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阻止在联合国讨论新疆问题。

在联合国大会本周即将召开之前的一场关于保护宗教自由的特别活动上,作为活动主办方的特朗普总统没有提到维族人。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提到中国对基督徒的迫害后,把维族人的问题一带而过。

土耳其领导人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今年7月访问北京,他在拘留穆斯林问题上基本保持了沉默。 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由国家在新疆授权建立的拘禁营被高强和岗楼围绕着,中国声称它们是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的重要部分。北京把它们称为寄宿学校,并解释说,被关押者是自愿去那里的。中国最近表示,拘禁营中的人数也已经减少,尽管人们对这个说法保持怀疑。
“三年来,新疆没有再发生过一起暴恐案件,”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的一场活动中说。“新疆设立的教培中心是帮助部分民众摆脱极端和恐怖主义影响、提高自身职业技能的学校。”
[中国说,已经关闭了穆斯林拘禁营。有理由怀疑这种说法的真实性。] 各国在新疆问题上权衡选择的同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令人忧虑。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一直属于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行列。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已把维吾尔人受到的待遇称为“本世纪的污点”。他的副手之一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周二在联合国会议期间与其他几个国家召集了一个谴责北京政策的小组,他说,中国在进行一场“极为严重的镇压运动”。

尽管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曾在这个问题上推动过经济制裁,但以这种方式惩罚中国是财政部的权力。到目前为止,贸易谈判一直是优先事务。而特朗普基本上忽视了这个问题,本质上放过了中国。
特朗普政府的有限行动可能影响了全球的考量。如果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不发挥领导作用的话,其他国家也不会感受到采取行动的压力。

和田附近的一个村庄,宣传海报显示习近平在视察新疆。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政府出于经济原因对中国小心翼翼。新西兰总理杰茜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在克赖斯特彻奇发生了屠杀51名穆斯林的事件后不久访问了北京,她当时曾表示,她在私下与习近平讨论了新疆问题。她没有做更多的事情。新西兰的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牛奶、肉类和葡萄酒,大部分销往中国。

去年,中国帮助土耳其获得了36亿美元的能源和交通贷款。那以后,土耳其的经济进一步衰退。今年7月,埃尔多安访问北京期间,习近平赞扬了埃尔多安对他所谓中国核心利益的支持,包括新疆问题。

“许多、许多国家的政府都在睁一眼闭一眼,在新疆问题上自我审查,”奥巴马政府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R·拉塞尔(Daniel R. Russel)说。“北京对其自我宣称的‘核心利益’非常敏感是人所共知的,很少有国家愿意把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所得到的经济利益置于风险之中,更不用说让自己成为中国报复的对象了。”

当其他国家批评中国时,他们倾向于以集体的形式,这似乎是为了分散和减少可能的惩罚。
今年夏天在日内瓦,20几个主要是西方的国家、加上日本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关闭这些拘禁营。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出面当组织者。呼吁书的签署国而是依赖一个极少使用的程序,使得声明在没有主要领导者的情况下得以传阅。

中国不甘示弱,迅速准备了一份由37个友好国家签字的支持声明,称赞中国“对国际人权事业的贡献”。37国的领导者包括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的成员国,该组织曾在今年4月对中国的新疆政策表示一致支持
中国正在外交界精心塑造新疆的形象。在过去的九个月里,北京为了获得正面宣传,邀请了一些特定的访问者,去拘禁营进行受限制的参观。
中国通常会对参观者进行精心挑选,比如来自友好国家的记者。之后,这些参观者的奉承话常常会被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引用。“我在接受我采访的学员脸上看到了真诚的微笑,”沙特《乌卡兹报》(Okaz)的阿卜杜勒·阿齐兹·拉达德·A·阿拉比(Abdul Aziz Raddad A. Alrabie)在中共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上说。
这些旅行并不总是按计划进行。两份访问后出来的报告都提出了高度的批评,一份来自马来西亚外交官,另一份来自欧盟官员。

《纽约时报》看到了的那份马来西亚外交官的私下报告,报告反驳了中国关于维族人是自愿进入这些再教育中心的说法。
“代表们实际上能感觉到学生们的恐惧和懊恼,”这位马来西亚人写道,他在去年12月与其他十几名主要来自穆斯林国家的外交官一起去了新疆。“中国也许有正当理实施这些旨在消除恐怖主义威胁的政策,特别是在新疆。但是,从它的做法来看,它是在错误地、非法地解决这个问题,比如阻止穆斯林未成年人学习《古兰经》。”

这位外交官把新疆两座曾经熙熙攘攘城市——喀什与和田——称为“僵尸城镇”。他说,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中国可能在“以恐怖主义的威胁为借口,对维吾尔族穆斯林进行‘净化’,直到他们成为可以接受的中国公民”。

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及其代表团6月在日本大阪举行会议。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特朗普主要关注的是经济和贸易问题,而不是人权问题。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这份报告从未公开发表过。报告写出来时,马来西亚正在努力修复由于一项陷入困境的基础设施协议与中国发生的紧张关系。马拉西亚在出售棕榈油方面也越来越依赖中国,棕榈油是该国最大的出口产品。

“每年100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足以成为马来西亚决策者的关注焦点,”吉隆坡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Institute of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分析师沙里曼·洛克曼(Shahriman Lockman)说。“中国市场大到了丢不得的程度。”
今年,三名欧盟外交官访问了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其中一名参与者表示,这是一次“波将金村式的旅行”。官员们看到了仓促拼凑的武器展览(中方的导游说,这些武器是维吾尔人用于恐怖袭击的);没有宗教仪式迹象的清真寺;还有一所幼儿园,孩子们唱着爱党的歌曲。

在一个营地里,一个班的学员唱起了共产党的颂歌。这时,一个维吾尔男子的视线与一名外交官相接,他举起手腕,好像被手铐铐住一样。

随后,欧盟散发了一份内部文件,称“欧盟对新疆的人权状况深表关切,包括大规模拘禁、政治再教育、宗教自由和汉化政策,并担心类似的措施可能会在中国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实施”,而此次访问,“并未解除这种担忧”。
在如何应对中国问题上,欧盟内部存在分歧,无法形成统一战线。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在新疆问题上公开保持沉默,而一些东欧国家是中国的支持者。

和田夜市入口处的一个安全检查站,这里是当地人和游客都很喜欢去的地方。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联合国,中国把新疆问题作为它的主要目标工作。

位于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经常被认为是外交上的一潭死水。特朗普政府去年因抗议对以色列的政策而退出,美国不再是其成员国。随着威权政府在世界各地获得权力,人权不再是核心的前沿问题,该理事会的影响力也随之减弱。

但中国认为人权理会是一个严肃的舞台,在这里,它可以智胜对手,推行自己的外交议程,并且为自己加分。

去年11月,人权理事会的日程安排中包括了筹划已久的对中国人权记录的审查,当时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监禁正引起关注。

中国为此做了精心准备。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率领约60名中国外交官组成的代表团,从北京飞抵瑞士。

代表团中还有40多个中国政府机构成员为他提供支持。外交官们表示,如此庞大的非外交官随行人员对于人权理事会来说几乎没有先例。这些人充当拉拉队,在关键时刻鼓掌。

这场演出的目的之一是限制对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代表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视察新疆的支持。

上个月,孩子们在喀什市一座关闭的清真寺前玩耍。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你真的认真对待对事实调查任务,请去美国南部边境、关塔那摩和地中海地区,看看那里是否有事实调查任务,”根据国际人权服务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的一份录音,一名中国的支持者说。

在中国的发言结束时,120多个国家对中国人权状况给予了积极评价。不到36个国家表达了真正的担忧。巴切莱特没能访问新疆。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中国努力从多个角度进行工作。在去年举行的一次旨在讨论叙利亚侵犯人权问题的安理会会议上,中国进行了干预。它担心讨论将转向关于新疆的问题。

当时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前往纽约,在会议上发表讲话。

就在外交人员即将开会之际,科特迪瓦突然撤回了对讨论叙利亚问题的支持。由于会议无法凑够法定人数,因此被取消了。
科特迪瓦大使解释说,他的总统接到北京的电话,指示他确保会议不会举行。

“叙利亚经历了7年的暴行都无法被讨论,那么你当然也可以阻止关于新疆问题的讨论,”侯赛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