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国学者:中国如何用科技在新疆和世界作恶

来源:RFA

中国在新疆监控维吾尔与哈萨克人的技术,已被复制用到了云南和宁夏的少数民族身上。研究新疆与哈萨克少数民族的美国人类学者白大仁(Darren Byler)接受本台专访,介绍中国电子数据取证龙头企业“美亚柏科”是如何协助中国官方作恶、迫害人权。

在新疆各地的马路口、购物中心、公园,有超过九万名的“协警”,他们在政府在公共场所设立的约七千七百个所谓的“便民警务站”站岗,他们的工作就是监控并搜出所谓的可疑分子,年轻的穆斯林男性是首要目标。

研究中国再教育营监管技术与恐怖资本主义的白大仁告诉记者,在美亚柏科为新疆公安系统创建的“一体化联合行动平台”(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IJOP)的中央系统里,这些前线协警大队如何透过名为“反恐之剑”的设备进行执勤。

白大仁:“这些协警都有手持设备,看起来是一个普通手机。他们把人拦下后,会要求你打开手机。在新疆,你不配合就会被抓去关押;但就算你不打开,协警透过一条传输线,将‘反恐之剑’连上你的手机两分钟后,包括你查看过的视频、发送的短信息、储存的密码,甚至是加密的WhatsApp短信息软件,美亚柏科的这套系统都能破解。”

“反恐之剑”审查思想关押上百万人

查身分证件,更要查手机。就连已经删除的浏览纪录,新疆协警们只要一机在手,都能找回来。新疆2017年全面运用这个平台,白大仁估计,接下来的两年,有超过三十五万人遭判刑。在这套监控系统下,有九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人被认定需要送进所谓的“再教育”集中营,以清除中国官方声称的“极端、暴恐、分裂”思想,即便他们只是透过手机浏览古兰经文。

白大仁目前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为了研究,他和曾是九万名协警之一的巴依木拉提(Baimurat)深谈过。

巴依木拉提是哈萨克族人,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2009年移民哈萨克斯坦后,取得公民身份;2013年,他为了家人重回新疆;2017年,他获得“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协警工作。本以为每个月领着人民币六千元的梦想生活,好日子就要开头,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份工作却给他留下永生难忘的创伤,不得不逃回哈萨克斯坦,但仍受折磨。

送亲人进集中营 数据警察成创伤后症候群

“是他(巴依木拉提)检查他们的电话,才导致他们被送入再教育营。后来,他还负责押送任务,亲眼看着自己的亲戚入狱,目睹他们在里面的生活有多可怕。他意识到,自己也是这个恐怖体系的一份子,这让他留下创伤;另一方面,他如果不遵守上级命令,他也会被送入再教育营,他感到害怕,但还好他总算逃回哈萨克斯坦,虽然他现在比较好了,但往事种种,仍在他的生活中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白大仁形容。

根据白大仁的描述,巴依木拉提经常受失眠之苦。梦中惊醒后经常浮现在他眼前的是在一次押送六百人到再教育营的任务中,他看着黑色头套下上了手铐脚镣的族人,从长满白胡的老人家到少女都有。他们凄凉的尖叫声,至今仍不时在脑海中盘旋着。

复制新疆模式 中国瞄准宁夏与云南并输出海外

借助于逃出再教育营的生还者口述,外界逐渐能拼凑出中国是如何利用科技迫害与打压少数民族。但更让白大仁忧虑的是,新疆只是中国滥用科技的起点。

“在宁夏,他们把这套系统用在回族人身上;在云南,他们则用来管理彝族人。另外,从一些特定的边境要入境中国时,中方人员会要求你交出手机,这套系统就会扫描你手机里的资讯;就我所知,越南也有使用美亚柏科的这套系统。”白大仁说。

除了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输出“中国式监控”,还有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在中国籍的孟宏伟担任主席时,引荐美亚柏科帮助一些国家建立打击犯罪的数据系统。

白大仁说,在中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与新疆庞大的数据库的帮助下,美亚柏科的这套算法与技术,可称得上强大。

全球须合作建立个人数字信息保护规范

美国商务部去年就已将美亚柏科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然而,美亚柏科官网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转亏为盈,净利润达人民币六千万至七千六百万元,同比增长276%-323%。

白大仁就说,电子数据取证技术,美国同样也有用于防范犯罪。然而,美国警方使用的Clearview 和 Palantir这两大数据系统,在相关法律规范下只能撷取脸书与推特上的公开信息分析;另外,西方国家运用算法科技,是在商业​​上用来分析使用者更精准的需求,投放广告,叫做“数据管理员”。但到了中国,数据取证技术却成了官方针对特定少数民族与宗教人士进行审查与控制言论的“数据警察”。

科技给人类带来了生活便利,到了中共手中则成了集权统治的作恶利器。“我们绝对需要针对这类技术的应用制定全球性的法规,尤其是要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白大仁呼吁。

截至发稿,记者致电美亚柏科厦门总公司无人接听。

《纽约时报》去年报道巴依木拉提的消息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巴依木拉提曾在新疆奇台县从事安保工作。但她称,巴依木拉提受雇于一家购物中心,不是警察,并指责他“满口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