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统访华 想跟北京说点啥?

德国之声2018年12月5日

本周二起,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开始了为期6天的访华行程。并不掌握实权的德国总统能够在德中双边关系中发挥怎样的作用?施泰因迈尔此次访华,又能取得哪些成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行程安排,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此行将先后到访广州、中山、佛山、成都、都江堰等多个城市,并且在最后一站北京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中国高层领导人会晤。施泰因迈尔此前任德国外长期间,曾经多次访华,但是以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则是第一次。

施泰因迈尔此行的重点议题将涵盖经济合作、数字化的机遇与挑战、人权议题等多个方面。在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胡谧空(Mikko Huotari)看来,数字化甚至将是此次德国总统访华的核心话题。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广东是中国工业界自动化、数字化的最前沿地区之一,佛山、中山等当地城市的行程,必然将聚焦工业界的数字化。”目前,德中关系在贸易政策以及5G通讯基础设施等具体问题上有些紧张。在这一背景下,数字化以及它对整个社会的影响,是必须与中国共同讨论的话题。”

德国总统府公布的行程显示,施泰因迈尔会在中山市参观中德合作职业技术人才培训基地,实地考察工业机械工、机电一体化等专业的”中德实验班”职业培训工作,还将前往佛山市参观有德国企业参与的”机器人学院”,并与业界人士就数字化的经济前景展开座谈。

中国问题专家胡谧空认为,作为数字化的主要推动者,中国在该领域是德方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量子通信、超级计算机、人工智能、5G通信、区块链技术方面,中国正在引领潮流。德国企业甚至有落后的风险。”他指出,德中两国在数字化领域已经有了紧密的合作,”工业生产的数字化、医疗大数据、汽车互联等方面的合作对双方而言都意义重大。”

分歧显现

然而,德中两国在数字化领域也有着不小的分歧。不久前,路透社曾经披露称,德国政府部分高层官员正试图将来自中国企业的电信设备排除在2019年的5G频谱拍照拍卖之外,从而像美国、澳大利亚等西方盟友一样,阻止华为设备进入5G通信市场。分析人士预测,德国5G网络建设的总投入可能高达800亿欧元,这对于深耕德国市场多年、早已成为德国多家电信企业主要供应商的华为而言本是一个巨大的商机。但是在2017年6月中国《国家情报法》生效后,西方国家对华为设备的安全忧虑有所上升。该法案要求”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外界怀疑这有可能导致华为被中国政府要求在设备中设置”后门”。不过,也有一些政府官员担心,如果德国出于安全因素而选择华为的竞争对手产品,其5G网络的铺设成本就会显著提高;如果现在忽然决定排除华为,德中关系也会受到重大影响。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胡谧空对德国之声表示,德国政府内部对华为参与5G市场的态度转变,与美国方面的大力游说有着不小的关系。”无论如何,作为中国通信设备提供商的华为,在德国5G市场上的前景,现在已经不再像5个月前那般美妙了。”

他还指出,目前在欧洲层面上,尚未就数字化技术的进出口制订明确的规则来保护公民的个人隐私以及关键基础设施,也没有共同的政治准则来规制新技术在监控、军民两用领域的应用。”而中共当局则是这方面的先驱。德国必须批判地看待中国的高科技监控手段将如何影响外国企业、公民、非政府组织。”胡谧空猜测,德国总统届时将会与中国领导人谈及这些问题,也有可能在高校的公开演讲中提及。

中国听不得批评

不过,尽管是公开的演讲,施泰因迈尔的批评性言论也很有可能无法进入中国的公众舆论。2016年3月,时任联邦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访华时,在同济大学发表演讲,明确提及了自由、法治等普世价值,并且对在场师生表示,大学必须是”一个能够自由地从事研究、自由开放地进行辩论的地方,一个思想能够不受阻碍地成长并为发展作出贡献的地方,这种自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受到严格管制的中国媒体自然没有对敏感的演讲内容进行任何报道,德国《经济周刊》驻沪记者还注意到,有关人员甚至阻止现场师生用手机拍摄视频。

施泰因迈尔计划在本周五于四川大学发表演讲。除了在数字化领域的分歧,德国总统还有可能触及的敏感议题则是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新疆自治区的穆斯林的境遇。胡谧空估计,新疆问题上,施泰因迈尔的批评力度不会小于三周前访华的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

马斯在中国时强调,德国方面决不能接受设立”再教育拘押营”(中方称”职业培训中心”)的做法,并敦促中国政府在涉及维族人权的冲突中表现出更多透明性。

中国政府并没有直接否认外界对其拘押大量穆斯林的指责,而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场合称,中国反恐的宝贵经验就是”防患于未然”,”职教机构就是要帮助少数受影响的人摆脱极端思想,促进回归社会,防止他们成为施暴者与受害者”,”是积极维护人权的探索”。新疆自治区也修订了法律,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合法化。

不过,中方很可能会无视施泰因迈尔对人权议题的重视。胡谧空认为,北京方面在此毫无对话意愿,存在抵触情绪;而且,德国总统不具备实权,在为具体的人物发声时,所能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为异议人士或者今年春天错误遣返中国的维吾尔人奔走,这本是联邦政府的职责,而不是总统的权限。中共对许多侵犯人权的现象司空见惯,我们应当质问西方国家政府,与中国的合作到底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展开?要是联邦总统返回时能就此带来一个好的建议,就已经能称得上是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