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走访干部强制入住穆斯林家庭 ‘结对认亲’运动加深新疆高压统治

人权观察2018年5月14日

Chinese officials, since early 2018, have imposed regular “home stays” on families in the predominantly Muslim region of Xinjiang. These visits are part of the government’s increasingly invasive “Strike Hard” campaign in the region, home to 11 million Uyghurs and other Turkic Muslim minorities.

(纽约)-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中国官员自2018年初开始,在穆斯林为主的新疆地区,强制实施定期“住户”工作。新疆是1,10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语系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家园,前述走访工作实为政府加强“严打”运动的一环。

接待干部走访时,受访家庭必须让干部了解家属生活状况和政治观点,并接受政治思想灌输。人权观察组织表示,中国政府应立即终止这种走访工作,因其侵犯隐私权和家庭生活,且违反国际人权法保障的少数民族文化权利。

“新疆各地穆斯林居民现在连家中生活起居都被国家一览无遗,”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这项运动是对新疆居民日常生活进行普遍且不合理监控的最新举措。”

2014年起,新疆当局派遣政府、国企和各种公务机构共约20万干部,对居民实施定期走访和监控。当局表示,这一名为“访惠聚”(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的工作是以“维护社会稳定”为目标。

2016年10月,当局又进一步发动“结对认亲”运动。约有11万官员负责对南疆突厥语系穆斯林居民进行每两个月一次的走访活动,目的是“促进民族和谐”。此一“结亲”运动的规模在近几个月急剧扩大。2017年12月,新疆当局动员百万干部参与“结亲周”活动,到农村为主的基层社区与结亲户同吃同住一周。干部通常入住穆斯林居民家中,也有少数干部入住汉人家庭。

2018年初,新疆当局再次扩大“住户”工作,要求干部至少每两个月要到结亲户家中同住五天。没有证据说明居民能否拒绝这种走访活动。

干部住户期间要执行多种任务。他们要收集、更新居民家庭成员的基本情况,例如户籍属本地或外地、思想状况、宗教信仰等等。住户干部要注意并提报所有“困难”或“问题”──从不卫生和酗酒到宗教信仰,几乎无所不包──并且加以“整改”。干部也负责政治思想灌输,包括阐释“习近平思想”,说明中国共产党对新疆“亲切关怀”和“无私援助”的政策。他们还要劝告民众警惕危险的“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和“泛哈萨克主义”──政府眼中具威胁性的思想或身分认同。当局要求干部在日常生活中以“谈心”形式达成前述任务。

干部必须对结亲户灌输与汉人“民族团结一家亲”的观念。他们教结亲户说汉语,强迫他们唱中国国歌和其他赞颂中共的歌曲,确保结亲户参加每周升旗仪式。干部和结亲户还要一起参加各种联谊,例如汉族春节、团体游戏、跳舞和体育活动。干部也必须以各种方式帮助结亲户,从整地播种到协助申请政府福利和津贴,不管居民有没有提出要求。

据地方新闻和社交媒体信息,部分地区具体实施情形如下:

干部必须详细记录活动详情,包括填写登记表格并附照片。有些干部将照片和视频发上微信和微博账户,呈现干部和少数民族同吃同住的情景,包括某些私密的家庭生活细节,例如干部和家户成员铺床同睡、分食共餐、哺育教养孩童的情形。网上的照片和视频都不是由结亲户上传,也看不出上传前曾征求他们同意。

“中国对穆斯林实施极具侵略性的强制同化政策,不仅侵犯他们的基本人权,还可能造成该区不满情绪加深加重,” 王松莲说。“新疆当局应该立刻终止‘严打’运动和所有相关侵权措施。”

进一步了解有关中国对新疆的压迫,请见下文。

中国对新疆压迫的背景

新疆位于中国西北,是1,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为主少数民族的家园。中国政府长期普遍限制新疆维吾尔族的基本人权,包括宗教自由。相关监控措施常常具有侵犯性和切身性,比如,连他们为新生儿命名也受到管制。

对中央和地方政府政策的不满,有时表现为和平抗议,有时则导致炸弹攻击或其他暴力反抗。当局企图合理化对该区的压迫措施,称其为配合国家打击恐怖主义的必要手段。然而,新疆当局向来将暴力和非暴力的政治活动混为一谈,并将维吾尔身份认同的表现形式,包括语言、文化、宗教和疆独意识,一概归类为“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等“三股势力”。

中国政府自2014年5月起发动“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2016年,陈全国就任新疆党委书记后,打压行动显然变本加厉。

过去一年,新疆当局扩大实施强制同化政策,同时著手切断穆斯林居民和海外的一切可能联系,作法包括:回收护照,限制出国旅行;强迫居留海外人员返国;监禁与海外保持联系人士;加强汉语教学,同时降低少数民族语言重要性;打压忠诚度存疑的少数民族干部;以及将数万人无限期羁押于非法的“思想教育”中心。新疆当局还加强监控措施,包括逐步收集12岁至65岁民众的DNA声纹样本,例行性检查智能手机是否存有“颠覆”内容,增设大量铁公路检查哨,增聘数千名安全人员,以及以“便民”为名广设警察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