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鞑靼族人士被拘押后音讯全无

国际特赦组织2018年1月16日

少数民族鞑靼族人士夏夫哈提•阿巴斯(Shafkat Abasi)于2017年3月13日被中国当局拘押后音讯全无。据信,他被拘押的原因是在自己的电脑上登陆境外网站、与身为阿訇的年长病患有联系及持有违禁宗教书籍。他的家人未有收到任何消息,担心他面临受到酷刑及其他虐待的风险。

居住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的夏夫哈提•阿巴斯于2017年3月13日被乌鲁木齐公安局拘留。据其澳大利亚籍哥哥得到的消息,夏夫哈提•阿巴斯被拘的原因是在自己的电脑上登陆境外网站。鞑靼人夏夫哈提•阿巴斯是一名维吾尔族传统医药持牌执业者,警察随后将针对他的调查范围延伸至他与一名80岁的阿訇的关系及其持有的历史和宗教类书籍。

2017年5月,他的哥哥从澳大利亚飞往乌鲁木齐查找更多有关夏夫哈提•阿巴斯被拘的消息,并前往乌鲁木齐南湖区的一家派出所询问会见事宜。在5月8日同一名副局长沟通时,他被告知不能会见其兄弟,但如果他留下护照复印件及电话号码,警察会与他联络。但7个多月后,他仍未从警察那里收到任何自己弟弟的消息。

家人认为夏夫哈提•阿巴斯被拘押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监狱中,但不知他是否被控任何罪名,亦无法见到他。

在新上任的地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治下,此类情况在当地并非个别案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对少数民族和穆斯林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打压。打压手段包括普遍实施任意拘押、高科技监督、全副武装的巡逻人员、安检站及一系列侵犯人权的侵略性政策。

国际特赦组织敦促当局:

  • 立即无条件释放夏夫哈提•阿巴斯,除非当局有充分可靠且具备可采性的证据证明他犯有国际公认的罪行,并依照国际标准对他进行公正审判;
  • 确保夏夫哈提•阿巴斯在羁押期间不受酷刑及其他虐待,且能定期地、不受限制地会见家人及自己选择的律师。

背景资料

夏夫哈提•阿巴斯是鞑靼人,鞑靼族是受官方承认的中国56个少数民族之一。身为突厥族一支的鞑靼人最早源自俄罗斯及其他后苏维埃国家。据其家人所说,夏夫哈提•阿巴斯的祖父母为了逃离斯大林主义的迫害,从俄罗斯来到固勒扎(Ghulja,汉语:伊宁)。中国政府201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境内有3,556名鞑靼人。

夏夫哈提•阿巴斯在和田的新疆医科大学学习了5年,随后事业有成并在乌鲁木齐开办了一家诊所,为当地提供医药服务。他已结婚并有3个孩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眼下正在开展其在官方媒体上宣称的“反恐怖主义人民战争”。2017年3月,自治区当局颁布《去极端化条例》,认定并禁止了大量被标志为 “极端主义”的行为,包括“散布极端化思想”、排斥或拒绝广播电视节目、穿戴蒙面罩袍、“非正常”蓄须、抵制国家政策、以及出版、下载、存储或查阅含“极端化内容”的文章、出版物、音视频。近几个月来,数篇媒体报道指出,自治区境内建立了许多被冠以“去极端主义中心”、“政治学习中心”或“教育转化中心”各种名号的拘押场所,人们被任意羁押在其中,羁押时间不定并被强迫学习中国法律和政策。大部分被羁押者是被发现正在祷告的人、持有宗教类书籍的人、曾去过国外或有家人在国外生活的人。

来自亚洲自由电台、Buzzfeed、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及其他媒体的报道指出,2017年春,自治区当局开始在全境拘押维吾尔群体并将他们送进此类拘押场所或对他们判处长时间的监禁刑。这一打压不仅针对维吾尔族,亦包括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等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

据亚洲自由电台和联合通讯社(Associated Press)报道,中国当局自2017年4月起开始强制在海外大学学习的维族学生返回中国。2017年12月,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了两名自愿从埃及返回新疆的维族男子在拘押中死亡。此二人并无已知的健康问题,这令人担忧他们是被酷刑致死。联合通讯社亦对其中一名青年亚生江(Yasinjan)进行了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亦报道了多个“教育中心”存在人满为患及条件恶劣的问题。

点击此处,查看英文版详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