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边疆政策——只要土地、不要人/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博客2017年10月6日

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西北臂指相联,形势完整,自无隙可乘。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非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

————左宗棠《复陈海防塞防及关外剿抚粮运情形折》

有以上左宗棠的奏折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左宗棠征服东突厥斯坦,并不是为了什么国家统一,更不是为了国家领土“尺寸不可让人”;左宗棠目的很明确,征服东突厥斯坦“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显然,左宗棠要保的是大清政权,要保的是其主子老佛爷慈禧太后的皇权;和今日中共整日高唱要保卫红色江山如出一辙。

我以为,中国历代中原政权的本质是扩张主义的;扩张主义的本质,确定了中国历史上历代中原政权之边疆政策是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为圭臬而设计制定; 因此,中原政权要么是文化同化其征服地区非汉民族,要么是肉体消灭其征服地区非汉民族;按许倬云先生的表述:是将非汉民族的“他者”变为“我”,以一劳永逸地去除后患;如果我们了解了历代中国中原政权的这一扩张主义本质,承认起扩张主义本质,中共在东突厥斯坦、图伯特、南蒙古实行的现行政策也就不是很难理解了。

近一年来,自东突厥斯坦传来的有关正在实施的各类政策的消息,基本上是似曾相识的、令人难于置信,而且,一听就感到有点心惊肉跳、瞠目结舌的消息;很多人初此听到中共正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这些五花八门、难以理喻的政策时,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消息都是真的,而且一点都不夸张!

中共在东突厥斯坦实行的这些令人心惊肉跳、瞠目结舌的现行政策,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以汉中华、汉文化为中心之扩张主义为目的的,以同化、肉体消灭其他非汉民族为手段的种族灭绝极端(汉)民族主义政策!

中共在东突厥斯坦正在实施的这些极端主义政策,大致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

一,对维吾尔人信仰的严厉限制。限制中小学学生、大学生、公务员、干部进寺礼拜,信仰宗教;限制维吾尔家长在自己家挺向自己儿女传授伊斯兰信仰,并以虚假承诺诱骗儿女举报父母宗教行为;收缴维吾尔人家庭私人收藏《古兰经》及其他伊斯兰教读物;收缴维吾尔家庭礼拜毯等,剥夺维吾尔人在自己家庭实践自己宗教信仰之任何机会;这不仅是对维吾尔人私人宗教领域的公然侵犯、践踏,更是对维吾尔人伊斯兰信仰的釜底抽薪。

二,对维吾尔语言的排斥和限制。自今年9月份起,开始实施的限制在一切中小学使用维吾尔语教学,甚至当学生无法理解课堂内容时也不允许使用维吾尔语解释、讲解,学校范围内举办的任何活动,都不得使用维吾尔语;企事业单位公务员、职工也都必须讲汉语,不得在工作场所使用维吾尔语;等于是把维吾尔语的适用范围限制在家庭和朋友聚会场所中,而且,如果在这种场合如有汉人在场,也还必须讲汉语;维吾尔语被压缩成家庭用语;而大多数城市维吾尔家庭都是双职工,长期处在强势汉语环境,难免家庭也不会成为汉语为主;如此发展下去,维吾尔语很快将失去其社会、文化、经济、科技功能,沦落为濒危语种。

三,收缴、下架维吾尔语书籍。收缴、下架包括赛福鼎·艾则孜、吐尔洪·阿力玛斯、祖尔东·萨比尔、柯宇穆·土尔迪等维吾尔政治家、作家、诗人书写的回忆录、小说、诗歌集等,以及其他各类维吾尔文版宗教、历史、政治、文学书籍,已出版发行的要求上交收回;对维吾尔文文学书籍进行大规模的收缴,毫无疑问是对维吾尔文化的攻击,明白了是要消灭维吾尔文化,以汉文化替代维吾尔文化——赤裸裸地要同化维吾尔人。

四,对知名维吾尔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家的抓捕、判刑。最近几年来,尤其是自陈全国上任以来,中共政权以打击‘双面人’为借口,以各种名义指控抓捕、判刑著名维吾尔知识分子、作家、文学艺术家;被抓捕关押的维吾尔作家有:著名记者海来提·尼牙孜,经济学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作家努尔买买提·亚森,作家、评论员亚力坤·茹孜,诗人图尼亚孜,歌唱家阿布杜热依穆·海提,莫敏江等等;比文化大革命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明白了是要对维吾尔文化艺术界再一次进行大清洗、肃反。

五,对维吾尔人穿戴的限制和规定。中共以去极端化为名,不仅强迫维吾尔人不得穿戴特定的带宗教色彩的服饰,而且还特别以标准化维吾尔服饰为借口,有意淡化维吾尔民族服饰的独特色彩;新服装,特别是正在学校受教育维吾尔儿童的校服,特意突出汉民族的传统文化特色,而且,还在很多场合强迫维吾尔中小学生穿戴汉服!?同化的目的极其明确、赤裸裸,一点都不掩饰。

六,对维吾尔人社区的从新安排。也就是以加强民族团结为名,强迫民汉混住;不仅使维吾尔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其汉人邻居的监视当中,同时也是为未来如再有类似于2009年的7.5爆发,使维吾尔人成为汉人邻居砧板上的肉,任其宰割;明白了是要维吾尔人在自己家园、在自己的社区,失去可信任的邻里,成为无依无靠的极端的弱势者,这是对维吾尔文化赖以生存维吾尔社会的明目张胆的颠覆。

七,以金钱、政策优惠‘拉郎配’制造人为民族通婚。对维汉民族通婚的大额金钱奖励,房屋、工作优先安排优惠政策,是民族同化政策的另类赤膊上阵;近一段时间东突厥斯坦报章杂志对这类维汉通婚的报道几乎是铺天盖地,中共政权希望能在重赏之下有勇夫出现,尽快帮其解决民族问题;这近乎是以拉郎配的形式,公然诱惑失去信仰、白金维吾尔男女成为中共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之‘民族融合’的实验品。

八, 转移剩余劳动力为名迁移维吾尔人口。以所谓转移剩余劳动力为名,强迫维吾尔青年男女到中国沿海大中城市打工;使用阴谋诡计、金钱诱惑使他们留在打工之地;而且,通过每周周末举办各类联欢会、舞会等形式,鼓励他们和当地汉人、工厂汉人员工交朋友、谈恋爱,直至通婚;这大概是中共想复活中国古老的华夷通婚外交政策,通过嫁娶控制、消灭其他民族,实质上这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种族灭绝政策。

九,对维吾尔农民世世代代耕耘种植土地的掠夺。也就是以开发、再分配等名义剥夺维吾尔农民的土地,将其转给汉人开发商、或者新来的汉人政治移民;同时,给予新来汉人政治移民各种政策优惠,包括免费送房屋、耕种土地、安排子女上学等,使新来汉人政治移民昧着良心成为中共政权掠夺、边缘化维吾尔农民的帮凶;当然,最终目的是要让维吾尔农民在自己家园成为无家可归者,成为不得不依附于政府的穷苦贫民,使他们无暇他顾;中共政权以这种方式,使作为维吾尔文化身份之基石的维吾尔农民失去任何抵抗力,以便对维吾尔文化与传统釜底抽薪。

十,以极端主义、分离主义、恐怖主义之名滥杀无辜。对不服从、表达不满、反抗的维吾尔人,无论男女老少,无论是以何种形式表达反抗,一律抓捕屠杀;轻则重刑,重则当场以恐怖分子之名枪杀完事,或者强迫失踪,或者成为官僚和有钱人的器官备胎;这是对维吾尔人肉体消灭的正在进行式;同时,共产东通过这种滥杀无辜也是企图威慑其他维吾尔人、杀鸡儆猴;告诉维吾尔人:出路只有一条,或者接受同化、奴役,做‘中华民族’之顺民,或者反抗、表达不满被抓捕、枪杀。

以上,是习近平时代所谓中共民族政策的一些极端表现,这些政策和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政策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在极端方面远超纳粹德国,和中东伊斯兰国有得一比。

以上中共种种极端民族主义政策只能证明,中共还是在继续中国古老的边疆政策——无限扩张,且只要土地,不要人!

既然中共赤裸裸地跳出来要实施其“只要土地,不要人”的极端民族主义同化、扩张主义政策;那么其他非汉民族在中国还有其他出路可选么?

如果中国及其领导人的这种以同化、肉体消灭其征服地区其他民族,实施汉文化扩张主义的观点、思维方式不改变,其他民族根本没有除独立之外的任何选项!

上述的极端主义政策只会使任何一个热爱自己民族的人都感到愤怒,且迫使其中一部分人走向极端,以鸡蛋碰石头的悲壮去挑战中共的极端主义统治。

任何一个民族,当其受到民族压迫、面临危机时;可能,大多数会选择沉默、选择适应压迫逆来顺受、苟且偷生;但总会有一部分勇敢者站出来,挑战权威;这部分人尽管数量可能不会太多,可能仅占一个民族总人口的10% – 20%;但如果考虑到如维吾尔人一样,总人口在1千8百万到2、3千万人口的民族,其10%的数目就不再是一个小数目!

高压政策,短时间可能有效;但时间一长,总会有疏忽的时候,不是有个说法吗?“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那就是勇敢者以极端方式挑战权威的时机。

中共宣传机器不停地说:民族分裂分子“十年一小闹”“三十年一大闹”,似乎维吾尔人没有事干,要等十年、三十年憋闷了,要闹腾、闹腾,更本就不是这回事儿;十年一闹是因为极端高压而不得不短时间忍气吞声、酝酿;三十年一大闹,是人们都清醒了,认识到非独立民族就无法生存;人命关天,不是闹着玩儿的?中国居然还有人相信这类荒唐、荒谬的共产党宣传,奇哉怪哉。

好在,中共极端主义政策使越来越多的维吾尔人认识到,维吾尔人在中国统治下根本没有出路,也没有其他选择;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必须独立,重建自己自由,平等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现在,做好准备,等待机会,伺机而动;一旦机会来临,毫不动摇地走向独立自由之路!

能不能独立呢?我相信,只要希望在,理想在,又准备,掌握机会,就一定能获得独立,重建独立、自由、平等、民主的东突厥斯坦;半个世纪前,谁想到过苏联会崩溃,那些加盟共和国会独立呢?谁又想到过东帝汶会独立呢?谁又想到过科索沃会独立?

可能,更没有人想到过伊拉克库尔德人可能会有一个独立的国家;西班牙加泰罗吉亚人可能会独立建国,今天,这些想不到得事,都在一一实现。

谁又能保证,中华帝国不会重滔苏联崩溃的历史?在东方地平线上出现几个平等、自由、民主、友好的新型国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