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释放新疆‘政治教育’在押人员 穆斯林少数民族于非法设施被关押数月

人权观察2017年9月14日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在新疆“政治思想教育”中心的人士,并将这些机构关闭。大约从2017年4月开始,当局将数千名维吾尔族及其他突厥语系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士强迫拘押在这些中心,接受提高中国国家认同的政治宣传。

“中国当局把人们关押在这些‘政治思想教育’中心,不是因为他们犯了什么罪,而是因为当局认为他们在政治上不可靠,”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政府既未提出拘押这些人的合理依据,就应立即释放他们。”

人权观察访问了三名2017年被关进喀什市和博尔塔拉自治州一带思想教育设施的在押人员亲属。据他们指出,他们的亲人从春季开始被拘押已达数月,逮捕时并未出示任何逮捕令、犯罪证据或其他文件。他们不知道是哪一个地方政府执行逮捕,有些人甚至不知关押地点。

据家属说,被关押的人包括男女老幼。4月有一件个案,一家四口包括两个孩子都被带到新疆西部一处思想教育设施,因为他们利用出国冾公前往麦加朝觐。其中一位家长和一位小孩三个月后获释,另两人据信仍然在押。

新疆各大官媒,包括《新疆日报》,都曾报导这些通常被受访者和官媒称之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教育转化培训中心”的设施。这些设施大多利用学校或其他官方房舍改装而成,部分则是专门兴建的。媒体报导强调中共干部与“被转化人员”“同吃同住同劳动”,在里面的作息就像重温“高中寄宿生活…只是学习的内容不同而已。”

受访家属表示,相信他们的亲人被捕有多种因素,包括出国旅行或有亲戚住在国外。其他因素还有从事不被许可的宗教活动,例如穿戴头巾等穆斯林服饰,甚至只因曾有亲戚被政府逮捕。官媒报导并说,“易受极端主义影响人员”和“重点人员”(指当局视为具威胁性人员)也会被关进这些设施

受访家属并指出,在押人员必须学习中文、熟读中央地方法规政策。他们被迫观看政府视角的宣传视频,宣布抛弃自己的民族和宗教认同,背诵“宗教是有害的”、“学好中文也是一种爱国”之类的口号。

究竟这些设施经常性关押的人数有多少,目前无法查清。根据《新疆日报》4月5日的一则报导,和田市一所思想教育设施在不明时间跨度内已“培训”逾2,000人。该文描述一位维药店主艾力・玉孙(Ali Husen)被乡政府“派遣”接受培训,“开始很抗拒”学习,但逐渐“为自己的无知感到震惊”。两个多月后,艾力主动要求在5,000人面前“发声亮剑”,讲述自己“被宗教极端思想侵害的过程”。

据媒体报导,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也有人因出国旅行或“经常谈论哈萨克斯坦”而被拘押。其他被捕原因不得而知。

在中国,这种为灌输政治思想而进行的拘押,最近似的案例是2012年12月数百名藏人到印度参加时轮金刚灌顶法会返国后遭到强制“再教育”。当时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是陈全国。

人权观察指出,新疆的思想教育中心与中国宪法杆格,也违反国际人权法。根据中国宪法第37条,逮捕须经检察院或法院批准,但前述拘押看来并无司法机关介入。

国际人权法,包括中国已签署尚未批准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禁止任意拘押。任意拘押是指剥夺自由的处分缺乏法律依据,或拘押当局未尊重基本正当程序权,例如未告知逮捕理由、未获法官核准或不准会见律师及亲属。尽管中国法律──包括《反恐怖主义法》、新疆自治区《实施〈反恐法〉办法》和《去极端化条例》──授权有关当局实施抵制宗教极端主义的“教育”,但相关法律均未允许当局剥夺人身自由。

“不正当的拘押和强迫的思想灌输,只会激发民众对政府愤懑而非効忠,”理查森说。“中国毋宁应当给予新疆居民更大自由空间,让他们以和平方式、无畏惧地抒发不满,表现民族与宗教认同。”

政府对维吾尔族的打压

新疆位于中国西北,是一千万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为主少数民族的家园。中国政府对当地基本自由,包括宗教自由,执行广泛歧视、压迫和限制的政策。为表达反对中央或地方政府政策,有人使用和平抗议方式,也有人采用炸弹或其他暴力行为。

中国政府一向把新疆地区使用暴力和非暴力形式的政治行动混为一谈。当局将表现维族认同,包括语言、文化及宗教,以及追求独立的行为,全都视为“三股势力”,即“分离主义、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

新疆当局表示,许多维族人有“问题思想”,包括维吾尔民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认同。而解决之道就是改变他们的思想。当局认为,这些由中亚与中东传入新疆的思想,与中国政府主张的中华民族认同难以相容。

自从2016年8月,陈全国由西藏调任新疆一把手,新疆自治区政府已制定一系列政策,限制宗教关系。新疆居民的护照从2016年10月开始必须交回,出国旅行因此受限,公安机关审查居民出国的权力大增。海外维族留学生,包括留学埃及的,全被召回新疆,埃及当局甚至在2017年7月对滞留未归的学生进行搜捕。

亦有报导指出,有人仅因留学或出国而被判刑十年以上。新疆安全管制早已提高,并持续不断推行治安“严打”,陈全国上任后更引进最新科技、增聘成千上万治安人员,扩大强化对居民的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