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中国打压人权“天安门事件以来最严重”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7年9月6日
日内瓦——周二,一个观察组织表示,中国正在系统性地削弱国际人权组织,以便压制它们对中国在国内侵犯人权行为的批评。该组织还批评联合国未能阻止中国的努力,有时甚至与它串通。

“中国目前对人权活动人士的镇压是自25年前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以来最严重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首席执行官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周二在日内瓦介绍一份被他称为国际“叫醒电话”的报告时称。“大家没有充分认识到中国为防止外国人士,尤其是联合国人士对其压迫记录的批评所做的努力。”

“它的利害关系不只是生活在中国的全球六分之一人口的人权问题,”罗斯还说,“还有为世界各地所有人服务的联合国人权系统的生存和有效性。”

该报告重点介绍了中国为阻止活动人士出国参加联合国会议所采取的措施;对那些设法参会的人士的骚扰;以及在他们回国后,或在中国内外与联合国调查人员互动时可能遭到的报复。

该报告还提到了中国官员为阻止联合国人权官员访问设立的障碍。自2005年以来,中国一直不允许该机构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访问中国,后来又延迟了政治和公民权利事务特别报告员的15次访问请求。

中国从2005年起只批准了四名报告员关于贫困、债务和女性地位等问题的访问。但那些访问经过了精心策划,未经该国批准的接触可能会给参与者带来风险。联合国对中国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2016年在北京与联合国贫困事务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Philip Alston)会晤后被捕表示关切。江天勇失踪了几个月,后来被判颠覆国家罪。

该报告还记录了中国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外交活动,该国在那里与几个国家达成非正式同盟,包括阿尔及利亚、古巴、埃及和委内瑞拉,它们分头协作,干扰对其人权记录的审查,持续挑战该理事会未经它们同意在其他国家调查侵犯人权指控的能力。

“它正变成独裁者的互助协会,协会中的每个人都知道需要阻扰今天对你的批评,因为明天他们可能就会批评我们,”罗斯说。“中国是这项努力中一个积极、主动的合作者。”

此外,人权观察组织表示,中国拒绝向监管酷刑、残疾人待遇和儿童权利的联合国机构提供信息,试图阻扰拍摄以及在网上发布它们的做法。该报告还指责中国利用自己在联合国一个授权非政府组织的委员会中的位置,阻扰公民社会组织的申请。

罗斯表示,中国的单独措施无足轻重,“但是如果你把它们放到一起,就会发现那是对联合国人权系统的正面攻击”。

他表示,人权观察组织向中国提交了一份报告,但没有收到任何实质性回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对记者们说,中国在联合国人权工作中扮演积极角色。他称这份报告的指责“毫无根据”。

“我们敦促有关组织摘掉有色眼镜,公正、客观地看待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耿爽说。

罗特表示,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行为所产生的效果就像是“凌迟处死”,但他也指出,联合国和支持人权国家的“一千次默许行为”造成的危险。

人权观察组织向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提交了一份报告副本,但古特雷斯在回应中并没有点名提到中国。

“那表明需要做出改变,”罗斯说。古特雷斯的办公室没有立刻回复置评请求。

该报告还提到联合国对维吾尔权利活动人士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的做法,他获得联合国的批准,参加其纽约总部的会议,但后来被安保人员带离场地,并且没有给予任何解释。

报告还提到今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日内瓦总部时联合国给予他的特殊待遇:让很多工作人员提前下班,拒绝非政府组织入内,只允许少量记者入内。

罗斯表示,联合国对这次访问的处理“十分令人尴尬”,“它成为习近平恐惧任何批评的积极帮凶。它完全放弃了联合国应该遵守的原则。那是一个可耻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