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独立国际研讨会聚会巴黎,不同族群观点各异

RFI2017年8月24日

第四届西藏独立国际研讨会目前正在巴黎外郊圣旺举行。维族、蒙古族等中国其他少数族群的代表与藏人,与中国海外民运团体代表,还有台湾活动人士共同参与了这次讨论活动。大会明确宣示出它的独立倾向,而藏人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就坚持“中间路线”,在中国框架下,寻求西藏的真正自治。如果说民族自决权可以是不同族群的共同心愿的话,与会者在独立问题上的立场则不尽相同。

就藏人而言,在目前环境下,明确要求独立是否也意味着会有一定的暴力呢?这次大会筹办委员会成员之一Denam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

Denam : “绝对不是这样。我认为,问题并不是是否暴力,大会的目的确实是讨论西藏的未来是否可以有另外一条道路。自50年代起直到如今,藏人争取自由的努力一直都是非暴力的。就这一点来说,我不认为会有什么变化。作为藏人事业活动人士,我也从未听到我周围有人提出要拿起武器,或者提出要以暴力的方式面对中国。”

研讨会尚未结束,现在很难说大会是否形成一定共识,但Denam 认为,有维族人、蒙古人、中国海外民运团体以及台湾代表参加这次藏人活动,这本身已经是一个重要的进步,说明大家愿意共同努力,共建未来。他承认,在当前形势下,藏人不可能独自面对中国解决前途问题,而这次大会的目的就是努力在不同族群间找出共同点,与其他追求自由、或者追求建立一个更加开放、自由的中国的人联合起来。他表示,这第四次西藏独立国际研讨会得以举行本身就很令人鼓舞,尤其是其中有不少在西藏出生目前流亡海外的青年,说明藏人事业后继有人。

旅居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参加了这次会议的讨论活动,他表示,海外维族人与藏人经常合作,命运相同,达赖喇嘛与北京谈判的尝试始终没有结果,他表示很理解藏人的失望:

多里坤•艾沙:“藏人和维族人长时间以来经常在国际活动中合作,我们的情况一模一样。这次大会,西藏、东突厥斯坦、台湾、还有蒙古都有人参加,大家在一起讨论独立问题。现在的情况是,独立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无论对西藏问题,还是对东突厥斯坦或者内蒙古问题。至于这是否现实,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达赖喇嘛在很长时间里与中共谈判,要求自治,但至今没有实现,什么结果也没有。很多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很失望,认为,既然谈判没有结果,就应该要求独立,独立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办法。”

但显然不同族群对民族自决权的解读、对是否谋求独立的立场多有分歧。

南蒙古从地理意义上讲,主要指内蒙古自治区以及周边部分地区。2016年11月10日,海外十多个南蒙古团体在东京宣布成立流亡议会 南蒙古世界大会。该组织欧洲发言人布宏夫强调,该组织主要宗旨不是追求自治或独立等政治诉求,而是为内蒙古境内五百多万蒙古人争取政治投票权。布宏夫参加了这次西藏独立国际研讨会。他认为,独立诉求是人权的一部分,本身无可厚非,没有好坏之分,这样的目标是否现实当然是另外一回事。

他通过电话向我们介绍了参加讨论活动的感受:

布宏夫:“我的主要感受是藏人的独立诉求越来越多,特别是藏人青年,他们对(藏人)流亡政府所提出的中间路线有些不满意。当然,我们对此也非常理解,因为中国政府始终要妖魔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以非常谦卑的姿态谋求沟通,也遭到拒绝。在这样的情况下,海外一些藏人不得不去寻求反击。这种反击是被迫的,是出于一种无奈。所以,这次大会上有很多藏人青年的发言倾向于独立。”

法广: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同民族在是追求独立、还是在“一国”的框架下争取更多民主、更多自由这个问题上,立场有分歧?

布宏夫:“是的。据我了解,在印度的达兰萨拉,藏人行政中央提倡的是中间道路,也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之下,寻求一种自治:是真正的自治,不是现在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自治。东突厥斯坦,或者说世界维吾尔大会,他们所追求的是纯粹的独立。至于南蒙古世界大会,我们追求的是民族自决权,就是说我们这些海外政客不做表态,我们只要五百多万蒙古人去做表态,是独立,还是自治。”

“我们这三个民族,由于地缘、宗教的不同,产生了不同的政治诉求,很难去进行一种调节。但是,基于人权上的尊重,我们尊重其他民族与我们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