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勿将维族人遣返中国 穆斯林少数民族若被迫返国恐遭监禁、酷刑


人权观察
2017年7月10日

(贝鲁特,2017年7月8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埃及当局不应将数十名在押的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驱回中国,他们极可能因此遭受任意拘押与酷刑。

自2017年7月3日以来,当局陆续逮捕至少62名居留埃及的维吾尔族人,没有说明法律依据,且不准会见律师或家属。近数月来,中国要求旅居海外的维族留学生返国,同时以打击“分离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为名镇压该穆斯林少数民族。

“埃及当局应停止恣意搜捕维族人士,”人权观察中东区主任莎拉・莉亚・惠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居留埃及的维族人应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不应被任意逮捕且驱逐到可能遭受迫害和酷刑的国家。”

许多在押者持有有效的埃及居留许可,正在艾兹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就读。该大学是全球逊尼派伊斯兰教的学术重镇,招收中国维族学生已有数十年历史。

人权观察已于7月7日致函艾兹哈尔大学大伊玛目艾合梅德(Ahmed al-Tayeb),请求他敦促埃及当局释放在押维族人士,勿将其遣返中国。

人权观察访问了四名开罗维族居民,以及一名熟悉情况的埃及境外维权人士。他们表示,大约自7月3日开始,埃及警方在维族经常光顾的餐厅、大卖场或他们的住处逮捕了这些维族人士。例如,埃及警方曾在7月初临检一家餐厅,带走在场所有维族顾客。当局对于查询被捕者下落一概不予答覆,且至少有一人因查询同伙下落而被警方逮捕。

据《纽约时报》引述埃及航空官员报导,埃及已于7月6日将至少12名维族人押上飞往中国的航班,当天另有22人被拘留,等待随时驱逐出境。该官员告诉纽时记者,警方下令他们驱逐这些维族人士,但没有说明理由。

这波逮捕行动发生在6月19日埃及内政部长麦格迪(Magdy Abd al-Ghaffar)与时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陈智敏会谈后,陈在会中强调中国热切希望交换有关“极端组织”信息。

一名居住开罗的维族人士告诉人权观察,他在7月初某日傍晚出门散步,回程发现家门外有警察,于是马上逃走以免遭到逮捕遣返,至今再没回家。这人自2008年就住在埃及,领有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核发的庇护寻求者登记证,但埃及没有难民法,因此从未发给他任何证件。

另一曾在艾兹哈尔大学就读的维族男子表示,至少39名维族人被捕,拘留在同一警局。他说他们全家人都已逃离住所。

维吾尔族是说突厥语的穆斯林民族,大多居住中国西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国政府在该地区假借反恐名义,不仅限制他们从事宗教活动的权利,也不让他们自由享有许多其他人权。

过去数月,中国政府命令海外维族留学生回国,包括埃及在内。有报导指中国当局扣押留学生家属,以强迫他们归国。2016年9月,埃及内政部和中国公安部签署技术合作协定,承诺加强反恐及分享中国相关技术。

近年来,中国政府以打击“分离主义”、“恐怖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为借口,加强对新疆的控制。2015全年,中国各级法院以危害国家安全、煽动分裂国家和暴力恐怖行为等罪名共判刑1,419人──其中许多是维族。然而,相关抗议活动、暴力行为或反恐行动的详情均鲜为人知,几乎不存在独立信息来源。

由于中国对维族人士任意拘押、酷刑和强迫失踪,以及过往强迫遣返案件中司法程序受政治干预的纪录,令人极为忧虑这些维族人被遣返后可能遭受酷刑和其他虐待。

依据习惯国际法,以及做为禁止酷刑公约缔约国,埃及有义务保障所有该国拘押人员不被强迫送往他们可能遭到迫害、酷刑或其他严重人权侵犯的地方。

近年来已有多起维族人被违反国际法强迫遣返中国的事例。2015年8月,泰国强迫遣送220名维族人回到中国。2012年12月,马来西亚将六名维族人遣返中国。在这两件案例,人权观察均无法从泰国、马来西亚或中国政府取得进一步信息,了解被遣返人员的去向或健康状况。

“埃及能否悬崖勒马停止遣送,可以检证该国能否顶住中国压力,不做违反国际法的帮凶,”惠特森说。“人命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