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勿将11名在押人员移交中国 团体成员恐遭酷刑、虐待

人权观察2018年2月11日

(吉隆坡)-人权观察今天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应确保11名在押移民不被强迫遣返中国。应立即将这群移民送交联合国难民机构进行难民地位审查程序。

这群在押人员显然来自2017年11月逃出泰国移民拘留所的20人之中。中国声称他们是维吾尔人,即原居中国西部多属穆斯林的突厥少数民族。这群人起初在泰国被捕时自称为土耳其公民,要求被送往土耳其。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对中国政府拘押维吾尔宗教领袖、学者穆罕默德·萨利·阿吉表示关切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1月26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说出维吾尔宗教领袖、学者穆罕默德·萨利·阿吉(Muhammad Salih Hajim)的下落及其情况;据匿名者消息,萨利·阿吉和其亲属大约40多天前在乌鲁木齐被中国政府抓捕。

维吾尔人权项目要求中国政府说明穆罕默德·萨利·阿吉及任何其亲属是否被指控,维吾尔人权项目敦促国际社会施压中国政府寻求默罕默德·萨利·阿吉及其亲人的消息。

详细阅读...

中国:打压人权扩及全球 言论、网络、少数民族权利遭更严厉限制

人权观察2018年1月18日

纽约,2018年1月18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的《2018世界人权报告》指出,2017年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政府对人权的持续性打压在境内、境外均进一步扩大。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在重兵看守下死于医院,凸显当局对人民权利的深切蔑视。中国利用本身日益强大的全球影响力,在国际层面上对人权保障造成威胁。

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判刑11年,服刑近9年后,因癌症病逝于沈阳医院,生前遭国家安全人员严密包围。住院期间,有关当局将刘晓波、刘霞夫妇隔离,不让家属和支持者探视,并拒绝刘晓波出国就医的要求。刘晓波过世后,刘霞遭当局强迫失踪

“中国当局千方百计对和平的人权行动加以残酷打压,”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随着国家主席习近平展开其第二个五年任期,中国人权短期内前途黯淡。”

这是人权观察第28次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共计643页,检视90馀国人权实践。在导言中,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写道,诸多政治领导人愿意为人权原则挺身而出,可见抵制威权民粹主义政治议程是可能的。靠着动员公众和有力的多边行动者,这些领导人让我们看到反人权政府的崛起绝非不可避免。

北京在2017年将更多人权护卫者──包括外籍人士──送上审判秀舞台。公安机关对在押人员刑讯逼供,剥夺他们自由选择律师的权利,切断对外联络长达数月。律师王全璋和维权人士吴淦在2015年7月全国性镇压中被捕,至今仍被公安羁押。台湾民主运动人士李明哲被判刑五年,律师江天勇获刑两年,两人罪名同为“颠覆国家政权”。

人权观察指出,中国政府也在加强打压言论自由。当局禁止未经许可的翻墙工具,这种工具帮助网络用户避开政府审查。广东一男子因兜售虚拟专用网络(VPN)被判刑9个月。科技大厂苹果电脑证实,为遵守中国政府规定,2017年共有674款VPN商品被中国区苹果网络商店下架。有关当局还施压外国学术出版社──包括剑桥大学出版社和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出版集团──在中国境内屏蔽部分论文。由于国际舆论哗然,剑大出版社已恢复300篇被删除论文。

香港纪念主权回归中国20周年。来自中国中央政府的干预加强,导致香港公民自由日益流失。三名学生领袖因在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参与反对中国政府的和平抗争,被判入狱六至八个月。

新疆、西藏少数民族地区高压统治加剧。在新疆,政府日益限制、惩罚维吾尔人与外部关系,任意收回护照,强迫海外留学生返乡。数千人被任意拘押在政治思想教育中心监控措施不断升级。在西藏,部分寺院遭当局大规模拆迁,男女僧众被迫参加再教育活动。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日益利用本身全球影响力增长,在海外破坏人权保障。在联合国,中国持续努力压抑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并以行动削弱联合国主要人权机制。6月,欧洲联盟首度未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常设议程中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言,因为希腊(亦为人权理事会成员)顾及与中国紧密贸易关系而不愿批评中国侵犯人权。

“随着中国在国际事务日益扮演积极角色,各国政府必须力抗习近平主席在中国境内外恣意侵权,” 理查森说。“保护陷入若战的中国人权护卫者和维权人士,是当务之急。”

详细阅读...

《2018世界自由调查报告》——危机中的民主

自由之家2018年1月18日

华盛顿,2018年1月16日——根据“自由之家”在今天发布的最新版有关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的年度报告《2018世界自由调查报告》,民主体制在全球范围都受到攻击和经历退缩,而这场危机由于美国的民主水平受到侵蚀而愈发严重。

这份报告发现,2017年全球自由度经历了连续第12年的下降。有71个国家在2017年遭遇了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度的净下降,而仅有35个国家自由度有所提高。在香港,由于四名支持民主的议员被逐出立法会、抗议领导人被判入狱,以及亲北京的香港当局采取措施打压号召地方自决的运动,这个地区已逐渐削弱的政治权利再遭重创。

详细阅读...

人权研究员:中国是本世纪的头条

RFA2017年12月28日

时至年末,我们的中国研究员 倪伟平 (William Nee)带大家进入他的世界,介绍他的人权研究工作,他在中国生活时的感受,以及他的个人爱好。在他看来,虽然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但是,总体来说,人权捍卫者以及民间社会面临很严重的挑战,前路依然漫长艰辛。

详细阅读...

中国:少数民族地区上千万居民被采集DNA

人权观察2017年12月13日

公安机关假借公共卫生计划收集私密信息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正在新疆收集所有12至65岁居民的DNA样本、指纹、虹膜和血型。这项行动代表当局在新疆地区收集生物数据的措施大幅升级,在此之前只有护照申请人必须提供生物特征。

详细阅读...

2017年人权日,为维吾尔人人权鼓与呼!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2月8日

2017年的人权日,维吾尔人权项目请求你在联合国网站上留言支持维吾尔人,以表达你对维吾尔人权的支持。

今年,联合国设立了为个人表达对人权支持的一个网页;点击链接:(https://www.un.org/en/udhr-video/registration.shtml),输入你的名字、语言,你认为需要特别强调的《世界人权宣言》条款,你的国别和电邮;然后,点击“记录”并根据介绍记录你的留言。

详细阅读...

第五毒:对海外维吾尔人的威胁、骚扰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1月29日

中国政府最近强迫在海外学习维吾尔学生回国之事,引起了国际社会对生活在海外维吾尔人所遭遇中国政府骚扰的关注;而且,这种长期的骚扰,甚至已在西方社会生活的维吾尔人当中撒播下恐惧的种子;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最新一篇报告试图揭示中国政府使用各种手段监控、骚扰海外维吾尔人真相。

“害怕中国政府因其敢于指责中国始终伴随着任何一个在海外旅行或居住的维吾尔人;维吾尔人居住国家的政府应该站出来勇敢面对中国政府针对该国维吾尔人的迫害。”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指出。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企图通过海外华人社区控制对中国政策的解释权,使用手段包括利用大使馆和领事馆教育部门插手、破坏人权人士在大学校园和其他地方举办活动;对异见组织,直接进行监控;威胁骚扰的针对目标包括维吾尔、图伯特活动人士,中国民主人士,台湾独立运动倡导者和法轮功练习者;以上各团体活动人士,被中国政府称为“五毒”。

中国政府还企图影响,甚至施压外国政府要将维吾尔人,甚至那些已经入籍的维吾尔人,也都要视为“恐怖分子”限制活动;伴随中国和世界各国强化安保合作,包括中、南亚和中东,这些国家的安全部队试图阻挠、骚扰维吾尔人在当地的政治活动,甚而抓捕拘押,而且遣返合法居住于该国的维吾尔人。

中国政府以国内监控手段的海外版威胁骚扰之目的——阻挠、阻吓海外维吾尔人的政治活动;威胁将报复海外维吾尔人国内亲人是中国政府主要手段;这种报复包括:拒绝护照申请不允许亲人出国,停止工作和教育,抓捕判刑等;这意味着海外维吾尔人可能再也见不到或听不到其国内亲人声音,或者因其不合作而至亲人被当作迫害对象。

科技发展使中国政府针对海外维吾尔人的监控更升一级;电邮和互联网为监控维吾尔活动人士提供了新的机会,很多维吾尔活动人士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黑客目标;这使得和境内的维吾尔人的联络极具风险;和过去比,对电话内容的监控也更加容易了。

这些手段甚至影响了离开中国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享受其合法权利;因害怕其在国内亲人可能因其政治观点或活动而遭迫害所制造的恐惧氛围,甚至使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对讲出他们的遭遇及东突厥斯坦现况犹豫不决;这对海外世界了解该区真实情况产生了负面影响,并使改变该区人权状况更加困难;维吾尔人权项目以为,那些强调法制的国家,必须严肃地将那些对异见人士及少数族裔实施威胁、骚扰的国家视为是对其安全的威胁。

《第五毒:对海外维吾尔人的威胁、骚扰》的英文版可有以下链接下载:https://uhrp.org/docs/The-Fifth-Poison-The-Harrassment-of-Uyghurs-Overseas.pdf 

详细阅读...

美国总统必须利用其访问北京的机会就中国人权问题向其施压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1月20日
10月16日,白宫宣布川普总统的第一次对亚洲的访问将突出美国对其盟友的承诺及在建立一个”促进自由、开放印度-太平洋区域” 的领导作用。

美国对人权的义务也是其领导作用的一部分;总统对北京的访问正是再一次强调美国对人权价值的重视,督促中国遵守国际人权标准的一个机会。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总统及其政府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将人权放在首位;要特别强调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的人权践踏恶劣行为。

中国正在强化其高压政策;如强化对互联网的控制,对媒体学术实施的思想控制;对宗教结社的日趋加紧的控制,及对企图促使政府尊重法律之律师和活动分子的打压。

详细阅读...

虚假的自治:维吾尔人在政治官场中的极端缺失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11月1日

在北京举行的共产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因其高级别政治而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同时也使人们主要到了少数民族和妇女在中国高级别政治中的代表不足问题。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一份新报告检视东突厥斯坦高级官员人口分布发现了维吾尔人严重代表不足之问题。尽管正式名称被冠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党政高级别职位绝大多数被汉人占据。

维吾尔人权项目以为在陈全国正针对维吾尔人进行打压时,将其选拔进政治局委员将使维吾尔人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状况更趋恶化;维吾尔人权项目也确信陈全国进入政治局也使维吾尔人在政治中的代表性更低。

“维吾尔人的土地尽管被冠于自治区,但维吾尔人被系统性的排斥于政府之外,特别是那些拥有实权的部门;因而维吾尔人在实施于该区域的政策制定中无话语权,感觉自己的声音不被重视。“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