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以《去极端化》法规强化其民族压迫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4月12日

20170331002315

维吾尔人权项目关切中国实施《去极端化》新条例将造成对维吾尔人宗教信仰和实践基本人权的公然侵犯。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国际社会,包括有关政府、多边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提醒中国政府要遵守其对人权标准的国际义务,特别是宗教自由方面的义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3月29日通过的《去极端化条例》将于4月1日起实施。《去极端化条例》是以此前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包括2015年通过的《宗教事务条例》和2016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法实施条例》为依据通过的。

在东突厥斯坦省一级通过如此苛刻的法律表明,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压迫的针对性;因而,维吾尔人权项目确认,中国政府企图将其镇压以法律形式合法化。

详细阅读...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4月11日
screen-shot-2017-04-10-at-11-54-14-am

失业是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维吾尔人失业的主要因素是种族歧视。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新报告,分析归纳了维吾尔人在东突厥斯坦、中国各省区遭遇歧视、劳动权利被侵犯之源头及其表现;维吾尔人,除了在获得和保留非农业工作上面临机制性歧视之外,绝大多数从事农业的维吾尔人还面临一系列违反劳动权利之侵权行为。此外,中国政府以所谓的转移剩余劳动力为名,将维吾尔人发配到中国各大中城市工作的政策,也隐含着许多对劳工权益侵犯。根据中国法律和其国际义务,往好的说,中国政府是侵犯维吾尔人就业权的同谋;往坏的说,中国政府本身就是践踏维吾尔劳工权的主使者。

“中国的经济发展将为东突厥斯坦带来稳定的说法是一派胡言。维吾尔人在中国和东突厥斯坦面临的社会歧视是中国政府制定政策之必然结果。维吾尔人每天经历的经济不平等,与中国在所谓开发驱使下鼓励更多汉人移民东突厥斯坦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其声明中说。

卡纳特先生还补充说:“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真实记录了维吾尔人在中国统治下遭遇的一系列经济侵权行为;研究结果令人震惊。维吾尔人权项目记录了招工中的歧视、收入中的不平等、失业及对劳动权的践踏问题;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质疑谁是发展项目的获益者之重要问题;当然,这些机制性问题也是导致维吾尔人不满的根源。”

维吾尔经济学家伊利哈木·土赫提指出:在东突厥斯坦,失业是维吾尔—汉关系健康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具体的说,伊力哈木发现由于广泛存在招工种族歧视,从事农业以外的维吾尔人的就业机会极少。很多社会调查表明,在高工种、高收入阶层中的维吾尔人数量微乎其微。

分析公务员招聘广告,便可发现维吾尔人在国有部门招工中面临极端民族歧视。最令人惊讶的是生产建设兵团,其雇用人员的86%为汉人,兵团还经常发布为汉人保留多数职位的招聘公告;在教育部门,政府的“双语教育”政策,不仅使维吾尔人失业,而且其招聘广告还经常公然为汉人保留职位。

很多招工广告公然声明只要汉人;一些职位列明,这些工作不雇用维吾尔人是因为招工者无法向穆斯林员工提供清真食品。在另外的一个研究中,维吾尔人权项目发现需要维吾尔语的工作基本上是低收入工种,表明维吾尔语在就业中之地位。

实际上,几项记录在案研究证明,语言歧视是维吾尔人面临歧视的经常性因素。特别是因政府对维吾尔语使用领域设置的限制,根据本报告的采访,使用维吾尔语的工种被减少。维吾尔人权项目对招工的研究和政府的就业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一发展趋势。限制维吾尔人就业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缺乏社会资本——即关系,或中国的“人情关系”。阻碍维吾尔人平等就业的另一个主要障碍是政府为监控维吾尔人而增加的招工中的行政费用;这包括特别注册程序和向公安的报告,尤其是7.5之后;维吾尔大众除了面对各种歧视之外,对几个工种及其招聘广告的研究表明,维吾尔妇女还面临针对性歧视。

维吾尔农民,除了在非农业就业中面临歧视之外,还遭遇各类劳动侵权;如在东突厥斯坦的南部农村地区,强制劳动是一种常见的做法,维吾尔语被称为“哈沙尔”的役工;这政策要求每个人参与每天4到11个小时的无酬公共工程劳动,对不参与者给予严厉处罚,这当然是对维吾尔人劳动权的严重侵犯。役工政策不仅使维吾尔农民失去了应获酬劳的工作机遇,也阻碍了其为自己进行农忙之机会。

农村维吾尔人的经济边缘化,被中国政府称为农村剩余劳动力;中国政府对此的解决方案是将维吾尔人转移到东突厥斯坦和中国各地的大中城市;方案于2006年推出,当时的主要目标是转移年轻妇女。维吾尔人权项目2008年的报告曾指出:这些妇女是被强制招来的,政府并没有照其承诺支付工资,而且,中国东部工厂的劳动条件低于法律规定。然而,中国政府还在继续扩大劳动力转移做法。同时,政府统计资料显示东突厥斯坦劳动力短缺,号召汉人移民该地区。

在中国各地的维吾尔人劳动条件不仅差、不符合中国劳动法,而且也使维吾尔人面对种族仇视。 2009年6月29日,广东省韶关的旭日玩具厂,一大群汉族工人袭击、打死了几名维吾尔工人。政府的掩盖使事件的细节很快模糊,这使虚假的谣言——维吾尔工人强奸了一名女汉人的指控传播;据报两名维吾尔人被打死,118人受伤,但其他报告认为维吾尔人实际死亡人数还要高。韶关事件揭示的是玩具厂所有工人被严重侵权的状况;中国劳工观察对事件的分析表明不仅工厂劳动条件极差,而且工资低、劳动关系紧张。

中国统治下维吾尔人面临的严重种族歧视,表明中国无视其国内法律和国际法;国际上,国际劳工组织禁止种族歧视,《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公约》不仅保护劳动者不受政府任何形式的歧视,也保障同工同酬的权利。国内,中国《宪法》、《劳动法》及《民族区域自治法》明确指出:少数民族在就业市场上应享有平等就业机会。实际上,《民族区域自治法》第28条之目的就是在政府机关招工中将少数民族置于优先。

中国以强制劳动政策严重违反国际法及国内法。应引起注意的是,其政策不仅违反了国际劳工组织几项中国还未批准的禁止强制劳动公约外,还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确禁止强迫劳动之规定。国内法规中,《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之自由不可侵犯,中国《劳动法》还进一步规定了工作日数、最低工资及严禁扣留或拖延工资的条规。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可有以下链接下载:http://uhrp.org/docs/Discrimination_Mistreatment_Coercion.pdf

详细阅读...

中国:应公布暴恐案件详情

来源:人权观察, 2017年3月24日

2017-3-china-asia-npc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拒绝公布暴恐案件详情,令人担忧该国利用反恐法起诉非暴力活动。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3月12日发布年度工作报告,一反历来惯例,未说明2016年度暴恐案件详细数据,包括定罪人数。中国新制定的《反恐怖主义法》已于2016年1月开始实施。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涉恐案件多数发生在新疆西北地区,由于中国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宽松、缺乏透明度以及公正审判权受侵害,这类案件很容易受到政治干涉。

“中国政府声称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威胁,特别是在新疆地区,却很少公开案件详情,同时严格限制记者和其他独立观察者进入当地”,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拒不提供暴恐案件信息,北京便能轻易压制和平批评和宗教认同的权利。”

详细阅读...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3月13日

screen-shot-2017-03-10-at-1-15-07-pm

英文版本发表于星期一,2017年3月6日。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是一份有维吾尔人权项目,以维吾尔人权视角审视、研究中国“一代一路”经济倡议的最新报告;该报告分析、评估“一带一路”对东突厥斯坦潜在影响,并将该倡议与此前在该区域实施的其他经济开发对比。

“习近平将‘一带一路’作为其任期的一大手笔;作为丝绸之路经济之支柱的‘一带一路’也将东突厥斯坦置于中国推动其政治和贸易主导的前哨。 然而,在所有的宏伟政策声明中,我们听不到任何有关维吾尔人及其家园东突厥斯坦的话语。”维吾尔人权项目代理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一带一路’是又一个将维吾尔人排除在外的,由中央政府主导倡议的经济开发;中国政府通过所谓的经济发展,及颁布压制维吾尔人身份之政策,以使东突厥斯坦汉化,实现其大国野心。如果有任何维吾尔人受益于‘一带一路’,这只能是中国政策目标的偶然性结果。”

详细阅读...

国际妇女节,记住那些正在为权利而斗争的东突厥斯坦妇女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3月9日

fb51220a-d574-49c0-b3d5-8586a6ce64e2_16x9_788x442在国际妇女节,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期望大家关注维吾尔妇女所面临的挑战。 维吾尔妇女在终结中国政府对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权侵犯反抗运动中起着中坚作用;面对中国政府的压迫,她们勇敢站出来要求自己的权利。

如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学生之一阿提凯木·茹孜(Atikem Rozi),因为支持伊力哈木的《维吾尔在线》网站意图促进维汉对话而被判刑入狱; 或着如帕提古丽·古拉姆(Patigul Ghulam),她因为拒绝放弃寻找其被警察抓捕后失踪的儿子而被当局威胁、拘留; 或者如麦赫布拜·阿布来西(Mehbube Ablesh),一名因批评政府高压政策而以‘分裂主义’罪抓捕;或者如像在海外倡导维吾尔人权利的热比亚·卡迪尔(Rebiya Kadeer),见证自己的亲戚在东突厥斯坦被骚扰、监禁,或如热比亚.木沙(Rabihan Musa)一样,不仅自己受到骚扰,还无法与子孙团聚。

详细阅读...

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

UHRP-Report-20131118立即发布
2013年 11月18日;
美东时间:4:55
联系:维吾尔人权项目, +1 (202) 478 1920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的中文版本。这一报告的英文版本在2009年7/5事件4周年之际、于2013年7月2日发布。它详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2009年7/5之际广泛存在的人权侵犯。

这一中文译本将有助于中文读者获得维吾尔人权项目有关7/5事件之后失踪维吾尔人的详细报道,以便反驳中国政府掩盖了 7/5后续事件真相的官方宣传,同时也揭示出中国政府的残酷压迫。

这是维吾尔人权项目第五份中文翻译报告。自从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 “您能倾听我们吗” 的中文版本问世以来,就受到了中文读者的欢迎。这也说明了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及人们对它们的浓厚兴趣。维吾尔人权项目相信,发布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将给中文世界提供有关维吾尔人在7/5事件之后面临的劫难提供第一手信息。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有关2009年乌鲁木齐和平示威引发民族冲突报告中文版, “你能倾听我们吗?来自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的呼声”

立即发布
7月5日,2012,东部时间 03:36AM
联系:美国维吾尔人协会;+1(202)478 1920

值此,2009年7月5日、东突厥斯坦首府乌鲁木齐和平示威引发民族冲突三周年之际,美国维吾尔人协会(UAA)发布维吾尔人权项目:《你能倾听我们吗?来自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的呼声》报告中文版。本报告英文版于2010年早已发布;本报告通过见证事件维吾尔人之口检测整个骚乱。《你能倾听我们吗?来自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的呼声》深入调查研究引发骚乱的经济、社会、政治因素,同时调查骚乱发生之后的信息封锁。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希望能够就2009年乌鲁木齐事件、东突厥斯坦民族关系现状,和世界各国华人社团展开对话。今天,在东突厥斯坦‘和谐’只存在于官方宣传,身居要位政府官员不顾‘民族团结’的宣传,有目的的使维吾尔人和汉人间的关系日趋恶化;所以这种对话就显得尤为重要。东突厥斯坦仍然处于极端高压;值此惨案三周年之际,乌鲁木齐也早已处于高度军事戒备状态。中国政府始终拒绝独立调查员进入东突厥斯坦对乌鲁木齐事件进行一全面、彻底调查。  

详细阅读...

‘我们甚至不敢去找他们’: 新疆暴乱结束后的强迫失踪

来源:人权观察组织, 2009年10月21年

(纽约)— 中国政府应立即为其关押的所有被拘留者作出解释,并允许有关2009年7月乌鲁木齐暴乱及其后果的独立调查,人权观察在今日公布的一份有关强迫”失踪”的新报告中称。

这份44页的报告, ” ‘我们甚至不敢去找他们’: 新疆暴乱结束后的强迫失踪”,记录了在暴乱后被中国安全部队拘留的43名维吾尔族男子和青少年的强迫失踪。

“我们记录的事件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人权观察亚洲主任布莱德∙亚当斯称。”中国政府声称尊重法治,但这种从家中或街上逮捕人并让其‘消失’, 使其家人不知他们死活的做法最大地破坏了中国政府的声称。”

上周,新疆司法当局开始对被指控与抗议活动有关的人的审判。九名男子已经被判处死刑,其他3人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一人被判终身监禁。

人权观察的研究已确定在2009年7月6-7日期间,中国警察, 武装警察和军队进行过多次较大规模的搜查行动,地点在乌鲁木齐的两个维吾尔族主要聚居区: 二道桥和赛马场。这些行动和有针对性的袭击以较小的规模至少持续到8月中旬。

详细阅读...

UAA-UHRP

您访问的网页正在建设中,请点击这里浏览相关的英文内容。

感谢您的访问。

详细阅读...

国际大赦组织

您访问的网页正在建设中,请点击这里浏览相关的英文内容。

感谢您的访问。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