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中国必须停止对被抓捕维吾尔人施用酷刑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6月25日

1997年12月12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 指定6月26日为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联合国决议声明

酷刑为国际法规定的一种罪行。根据所有有关文书,酷刑受到绝对禁止并且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为其辩护。对酷刑的禁止是习惯国际法的一个部分,这意味着,它对国际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具有约束力,而不管该成员是否批准了明确规定禁止酷刑的国际条约。经常地或广泛地施加酷刑的作法构成危害人类罪。

详细阅读...

2017年国际维吾尔语言日:语言权利是维吾尔身份保障的奠基石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6月16日

在2017年国际维吾尔语言日来临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有关人士、人权团体和政府机构对中国政府以颠覆维吾尔人语言权利为目的政策表达关注。维吾尔人权项目同时期望,即便现代社会是一个文化同化时代,国际社会也能以建设适应性能力少数族群为关注点,保护语言多样性。

“国际维吾尔语言日是一个庆祝维吾尔语言活力和其丰富性的机会。维吾尔科学家、哲学家和诗人曾用维吾尔语为人类作出过杰出的贡献。 维吾尔人因这些成就而感到自豪,并希望为维吾尔后代创造一个能够确保他们也能使用维吾尔语的未来。”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在其声明中指出。

卡纳特先生继续指出:“作为国际社会一员,我们都有责任促进全球多样性。中国通过实施一系列政策,企图消灭维吾尔语、强使汉语成为维吾尔人第一用语;无视国际、国内法律之保障,中国当局一意孤行以中文普通话在政治、商业及教育行业优先政策排斥维吾尔语。”

2007年,维吾尔人权项目详细揭示了中国政府是如何以政策实施将维吾尔语从教育体系中排斥边缘化的。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之保障发展和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权利之规定,在现实中同一制定了颠覆和排斥维吾尔语言的政策。“双语教育”政策的目的就是将各年龄层维吾尔学生从母语教育转向中文教育。

在2014年的‘新疆工作会议’论坛上,中国官员将“双语教育”放在实现‘民族融合’政策之中心,旨在模糊维吾尔人文化的特点,将维吾尔人消融于汉文化占统治地位的中华民族。中国政府表示,至2020年,几乎全部的非汉学生将接受“双语教育”学校教育。

详细阅读...

中国:公安DNA数据库危及隐私 4千万人被建档,包含异见人士、移民、维族穆斯林

人权观察2017年5月17日

(纽约,2017年5月16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公安机关正在收集个人DNA,建立一个全国性可查询数据库,但却缺乏监督、透明和隐私保障。证据显示,素来行铁腕统治的新疆自治区政府有意加速DNA的收集和建档。

中国许多地区的公安人员,正在强迫一般人──既非罪犯也非嫌疑人──抽血提取DNA。其他样本则来自早已受到政府锁定监控的各种弱势人群,包括移民工、异见人士和维吾尔族穆斯林。由于公安部门大权在握,且隐私权在中国尚无可诉性,人们几乎没有能力抵制这种个人信息的收集。

“DNA采集在侦办具体刑事案件时是正当的警察执法行为,但前提是人们的隐私获得有效保障,”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若不能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停止大规模收集并扩充DNA数据库。”

详细阅读...

中国:“一带一路”不可回避的义务

人权观察2017年5月17日

瑞士、西班牙等民主国家和朝鲜、乌兹别克等压迫政权的领导人齐聚一堂的景象并不多见,但大家似乎都不愿错过中国“一带一路”计划正式启动的盛会。来自亚洲、中亚、欧盟和非洲至少28国元首都将出席5月14-15日在北京举行的高峰论坛,这将是“一带一路”迄今最大规模的一场活动。

中国推动“一带一路”难掩宏大的企图心:如若成功,它将建起一个横跨亚非欧65国、联结陆地与海洋的贸易投资网络。

然而,许多问题仍有待厘清,例如该计划将对人权造成何种影响。与会各国领导人应当牢记,国际人权规范适用于该计划中的各种构件与参与者。

详细阅读...

简报:禁止‘伊斯兰化’名字是对维吾尔人私生活的荒谬侵入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5月14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对最近中国政府禁止维吾尔人为新生儿取政府禁止名字的政策措施而深感不安。 维吾尔人权项目认为,这些措施是中国政府控制维吾尔人私生活领域过程的一部分。对维吾尔人个人、家庭及社区私人领域的侵扰,目的是将维吾尔语言和伊斯兰实践早已遭受侵蚀维吾尔人纳入国家设定的文化身份。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被无理驱离《联合国原住民常设论坛》会议

UNPO2017年5月10日

  2017年4月26日,维吾尔人权活动家、《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的成员(UNPO)——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在参加《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UNPFII)》会议时,被有关方面无理驱离联合国大厦。包括《人权观察》、《少数族裔权利》、《无代表国家和民族》及《非暴力激进党》等在内的各组织联盟一起发表共同声明,要求联合国有关组织就该事件给予详细的前因后果解释,并坚持原则尊重原住民表达其意愿的权利。

纽约市,2017年5月8日——2017年4月26日,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成员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在参加《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会议时,被有关方面驱离联合国大厦。

事件发生在第四会议室外,当时《原住民组织(IPO)》成员、论坛成员、联合国机构及相关国家代表正在讨论落实《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UNDRIP)》执行情况;受邀前来参加该会的、世界维吾尔大会(WUC)创始人之一、世维会秘书长多力坤·艾沙先生却被联合国保安人员要求提供身份证明文件,随后被无理要求离开联合国大厦;尽管艾沙先生要求给予驱离理由,但联合国保安人员没有作出任何解释。

详细阅读...

中国以《去极端化》法规强化其民族压迫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4月12日

20170331002315

维吾尔人权项目关切中国实施《去极端化》新条例将造成对维吾尔人宗教信仰和实践基本人权的公然侵犯。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国际社会,包括有关政府、多边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提醒中国政府要遵守其对人权标准的国际义务,特别是宗教自由方面的义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3月29日通过的《去极端化条例》将于4月1日起实施。《去极端化条例》是以此前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包括2015年通过的《宗教事务条例》和2016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法实施条例》为依据通过的。

在东突厥斯坦省一级通过如此苛刻的法律表明,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压迫的针对性;因而,维吾尔人权项目确认,中国政府企图将其镇压以法律形式合法化。

详细阅读...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4月11日
screen-shot-2017-04-10-at-11-54-14-am

失业是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维吾尔人失业的主要因素是种族歧视。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新报告,分析归纳了维吾尔人在东突厥斯坦、中国各省区遭遇歧视、劳动权利被侵犯之源头及其表现;维吾尔人,除了在获得和保留非农业工作上面临机制性歧视之外,绝大多数从事农业的维吾尔人还面临一系列违反劳动权利之侵权行为。此外,中国政府以所谓的转移剩余劳动力为名,将维吾尔人发配到中国各大中城市工作的政策,也隐含着许多对劳工权益侵犯。根据中国法律和其国际义务,往好的说,中国政府是侵犯维吾尔人就业权的同谋;往坏的说,中国政府本身就是践踏维吾尔劳工权的主使者。

“中国的经济发展将为东突厥斯坦带来稳定的说法是一派胡言。维吾尔人在中国和东突厥斯坦面临的社会歧视是中国政府制定政策之必然结果。维吾尔人每天经历的经济不平等,与中国在所谓开发驱使下鼓励更多汉人移民东突厥斯坦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其声明中说。

卡纳特先生还补充说:“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真实记录了维吾尔人在中国统治下遭遇的一系列经济侵权行为;研究结果令人震惊。维吾尔人权项目记录了招工中的歧视、收入中的不平等、失业及对劳动权的践踏问题;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质疑谁是发展项目的获益者之重要问题;当然,这些机制性问题也是导致维吾尔人不满的根源。”

维吾尔经济学家伊利哈木·土赫提指出:在东突厥斯坦,失业是维吾尔—汉关系健康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具体的说,伊力哈木发现由于广泛存在招工种族歧视,从事农业以外的维吾尔人的就业机会极少。很多社会调查表明,在高工种、高收入阶层中的维吾尔人数量微乎其微。

分析公务员招聘广告,便可发现维吾尔人在国有部门招工中面临极端民族歧视。最令人惊讶的是生产建设兵团,其雇用人员的86%为汉人,兵团还经常发布为汉人保留多数职位的招聘公告;在教育部门,政府的“双语教育”政策,不仅使维吾尔人失业,而且其招聘广告还经常公然为汉人保留职位。

很多招工广告公然声明只要汉人;一些职位列明,这些工作不雇用维吾尔人是因为招工者无法向穆斯林员工提供清真食品。在另外的一个研究中,维吾尔人权项目发现需要维吾尔语的工作基本上是低收入工种,表明维吾尔语在就业中之地位。

实际上,几项记录在案研究证明,语言歧视是维吾尔人面临歧视的经常性因素。特别是因政府对维吾尔语使用领域设置的限制,根据本报告的采访,使用维吾尔语的工种被减少。维吾尔人权项目对招工的研究和政府的就业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一发展趋势。限制维吾尔人就业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缺乏社会资本——即关系,或中国的“人情关系”。阻碍维吾尔人平等就业的另一个主要障碍是政府为监控维吾尔人而增加的招工中的行政费用;这包括特别注册程序和向公安的报告,尤其是7.5之后;维吾尔大众除了面对各种歧视之外,对几个工种及其招聘广告的研究表明,维吾尔妇女还面临针对性歧视。

维吾尔农民,除了在非农业就业中面临歧视之外,还遭遇各类劳动侵权;如在东突厥斯坦的南部农村地区,强制劳动是一种常见的做法,维吾尔语被称为“哈沙尔”的役工;这政策要求每个人参与每天4到11个小时的无酬公共工程劳动,对不参与者给予严厉处罚,这当然是对维吾尔人劳动权的严重侵犯。役工政策不仅使维吾尔农民失去了应获酬劳的工作机遇,也阻碍了其为自己进行农忙之机会。

农村维吾尔人的经济边缘化,被中国政府称为农村剩余劳动力;中国政府对此的解决方案是将维吾尔人转移到东突厥斯坦和中国各地的大中城市;方案于2006年推出,当时的主要目标是转移年轻妇女。维吾尔人权项目2008年的报告曾指出:这些妇女是被强制招来的,政府并没有照其承诺支付工资,而且,中国东部工厂的劳动条件低于法律规定。然而,中国政府还在继续扩大劳动力转移做法。同时,政府统计资料显示东突厥斯坦劳动力短缺,号召汉人移民该地区。

在中国各地的维吾尔人劳动条件不仅差、不符合中国劳动法,而且也使维吾尔人面对种族仇视。 2009年6月29日,广东省韶关的旭日玩具厂,一大群汉族工人袭击、打死了几名维吾尔工人。政府的掩盖使事件的细节很快模糊,这使虚假的谣言——维吾尔工人强奸了一名女汉人的指控传播;据报两名维吾尔人被打死,118人受伤,但其他报告认为维吾尔人实际死亡人数还要高。韶关事件揭示的是玩具厂所有工人被严重侵权的状况;中国劳工观察对事件的分析表明不仅工厂劳动条件极差,而且工资低、劳动关系紧张。

中国统治下维吾尔人面临的严重种族歧视,表明中国无视其国内法律和国际法;国际上,国际劳工组织禁止种族歧视,《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公约》不仅保护劳动者不受政府任何形式的歧视,也保障同工同酬的权利。国内,中国《宪法》、《劳动法》及《民族区域自治法》明确指出:少数民族在就业市场上应享有平等就业机会。实际上,《民族区域自治法》第28条之目的就是在政府机关招工中将少数民族置于优先。

中国以强制劳动政策严重违反国际法及国内法。应引起注意的是,其政策不仅违反了国际劳工组织几项中国还未批准的禁止强制劳动公约外,还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确禁止强迫劳动之规定。国内法规中,《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之自由不可侵犯,中国《劳动法》还进一步规定了工作日数、最低工资及严禁扣留或拖延工资的条规。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可有以下链接下载:http://uhrp.org/docs/Discrimination_Mistreatment_Coercion.pdf

详细阅读...

中国:应公布暴恐案件详情

来源:人权观察, 2017年3月24日

2017-3-china-asia-npc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拒绝公布暴恐案件详情,令人担忧该国利用反恐法起诉非暴力活动。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3月12日发布年度工作报告,一反历来惯例,未说明2016年度暴恐案件详细数据,包括定罪人数。中国新制定的《反恐怖主义法》已于2016年1月开始实施。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涉恐案件多数发生在新疆西北地区,由于中国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宽松、缺乏透明度以及公正审判权受侵害,这类案件很容易受到政治干涉。

“中国政府声称是在打击恐怖主义威胁,特别是在新疆地区,却很少公开案件详情,同时严格限制记者和其他独立观察者进入当地”,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拒不提供暴恐案件信息,北京便能轻易压制和平批评和宗教认同的权利。”

详细阅读...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

来源: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7年3月13日

screen-shot-2017-03-10-at-1-15-07-pm

英文版本发表于星期一,2017年3月6日。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是一份有维吾尔人权项目,以维吾尔人权视角审视、研究中国“一代一路”经济倡议的最新报告;该报告分析、评估“一带一路”对东突厥斯坦潜在影响,并将该倡议与此前在该区域实施的其他经济开发对比。

“习近平将‘一带一路’作为其任期的一大手笔;作为丝绸之路经济之支柱的‘一带一路’也将东突厥斯坦置于中国推动其政治和贸易主导的前哨。 然而,在所有的宏伟政策声明中,我们听不到任何有关维吾尔人及其家园东突厥斯坦的话语。”维吾尔人权项目代理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一带一路’是又一个将维吾尔人排除在外的,由中央政府主导倡议的经济开发;中国政府通过所谓的经济发展,及颁布压制维吾尔人身份之政策,以使东突厥斯坦汉化,实现其大国野心。如果有任何维吾尔人受益于‘一带一路’,这只能是中国政策目标的偶然性结果。”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