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维吾尔学生面临被强行遣返的风险

国际特赦组织 2017年8月3日

再有10名维吾尔学生被埃及当局强行遣返中国,令7月的遣返人数升至22人,另外还有约200人面临被驱逐回中国的威胁。一旦回到中国,他们会真正面临严重人权侵犯的风险。

7月1日,埃及当局开始大规模围捕在该国的中国公民,当中大部分是维吾尔族人,但据报也有回族和汉族穆斯林。7月6日,埃及当局强行遣返至少12名维吾尔学生回中国,而在7月11至14日期间有再多10名维吾尔学生被遣回中国。埃及和中国两国政府没有就遣返中国之学生的命运与下落披露任何信息。

详细阅读...

关于多里坤·艾沙在意大利被警方拘捕的声明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发言人  彭小明

2017 年7月 29日

2017年7月28日北京政府发言人陆慷答记者问时,谈到了持德国护照的多里坤·艾沙在意大利被警方拘捕的事件。

中国政府对于与新疆有关的问题总是不论是非曲直,一概斥之为分裂主义和恐怖暴力行为。多里坤·艾沙是否参与了暴力恐怖行动,需要确凿的证据。如果没有相关的证据,任何国家的警方都不应该采取拘捕行动。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对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刘晓波去世表达深切的哀悼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7月17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真诚向刘晓波先生家属就刘晓波先生去世表达其哀悼之情,并赞美刘晓波先生为中国人权事业所作贡献;维吾尔人权项目强烈谴责中国政府不公正地以颠覆罪将刘晓波先生判刑关押,并蛮横的拒绝得病的刘晓波适当治疗使其死亡;刘晓波先生的勇气和其遭遇的迫害必将鼓舞更多的人追求更美好的中国。

刘晓波先生的病况是在他接近最后时刻时才透露的,且已经是无法治愈;应该说,为了中国的人权事业,不仅刘晓波先生付出了生命代价,他的家人也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代价;如“联合国就武断拘押问题工作组织”在其2011年报告中谴责指出的:刘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女士自2010年起就处于中国政府软禁当中;尽管国际社会未能拯救刘晓波先生,但国际社会必须继续努力以保障中国政府不再继续迫害刘霞女士。

详细阅读...

多名维吾尔学生面临被强行遣返中国的风险

国际特赦组织2017年7月13日

据媒体报道,约150名维吾尔学生已被埃及政府羁押,并已经被强行遣返中国,或有即时被遣返的风险。一旦回到中国,他们会真正面临严重人权侵犯的风险。
《纽约时报》引述埃及匿名民航官员的消息,在7月6日报道至少有12名维吾尔人从开罗被驱逐出境,乘坐埃及航空返回中国广州;另外还有22名维吾尔人被羁押,即将被递解出境。所有维吾尔人均为开罗艾资哈尔大学的学生。

目前,当局羁押学生的情况仍然未明。维吾尔人权项目(Ui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向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埃及当局拘押了至少150名维吾尔学生,当中70人被关押在中国驻开罗大使馆,受到中国安保人员的查问,并被迫签署文件宣称自己是东突伊斯兰运动的成员。接近埃及当地维吾尔社区的消息来源对国际特赦组织说,维吾尔学生在3个月前开始受到骚扰,当时中国当局拘押了几名学生的家属,要求在埃及的维吾尔学生于5月20日前返国。消息称,一些回国的学生被施以酷刑,一些则因“散布极端主义”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详细阅读...

没有土地, 何以求生:中国政府镇压维吾尔环境保护活动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7月13日

没有土地,何以求生:中国政府镇压维吾尔环境保护活动》是维吾尔人权项目仔细检视维吾尔环境保护主义活动及中国政府相应对策的一个新报告;依据访谈,细致调查中文、维吾尔文、英文材料,维吾尔人权项目通过细致分析、研究,撰写了这份揭示东突厥斯坦环境面临之危机,及广泛存在的对维吾尔环境保护主义活动的打压。

维吾尔人和东突厥斯坦土地之间天人合一之和谐关系反映了在维吾尔人传唱的歌曲、诗词中;维吾尔箴言更是言简意赅地传达了维吾尔人之生存依赖于可适生存土地,以及个人身份和生养土地之不可分关系。

检视东突厥斯坦的生存方式及其独特的土地文化,维吾尔人为了在一个由沙漠、绿洲及高山组成脆弱之环境生存而发展了一套可持续生存方式;例如:吐鲁番地区的地下灌溉水系统——坎儿井(Kariz),一个在水资源贫瘠地区,不仅提供饮用水且还用于农作物灌溉。

自1990年,中国政府为了强化其在中亚及其毗邻区域的经济、政治影响力,利用东突厥斯坦战略地位,发起了一系列的经济开发运动;这种由中央政府发起的开发运动不仅改变了东突厥斯坦,招来了大量移民,而且大量的经济开发活动对东突厥斯坦环境造成了无法逆转的影响;除了经济开发,中国政府还自1964年至1996年利用东突厥斯坦广袤土地实施的核武实验对该区环境造成的影响更是无法估量;没有人知道核试验造成的全面影响,但可信度极高证据表明,核试验带来核尘埃及土地污染引发的健康灾害是存在的。

详细阅读...

埃及:勿将维族人遣返中国 穆斯林少数民族若被迫返国恐遭监禁、酷刑


人权观察
2017年7月10日

(贝鲁特,2017年7月8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埃及当局不应将数十名在押的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驱回中国,他们极可能因此遭受任意拘押与酷刑。

自2017年7月3日以来,当局陆续逮捕至少62名居留埃及的维吾尔族人,没有说明法律依据,且不准会见律师或家属。近数月来,中国要求旅居海外的维族留学生返国,同时以打击“分离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为名镇压该穆斯林少数民族。

详细阅读...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继续呼吁中国政府对 “7.5 事件”中失踪的维吾尔人负责

新闻发布 – 立即发布
2017年7月5日
联系: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www.uyghurcongress.org
0049 (0) 89 5432 1999 or contact@uyghurcongress.org

在《7.5事件》8周年之际,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呼吁中国政府履行国际人权承诺,允许对无数次的失踪进行独立调查。我们相信,合法的诉求得不到解决,只会加剧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的紧张局势和不满。

2009年7月5日,对发生在广东省韶关玩具厂汉人暴徒袭击该厂打工维吾尔人所制造惨案政府之不作为表达不满而开始的和平抗议活动,随着国家安全部队暴力介入变成了暴力对立事件。据中国官方的估计,有197人在此事件中遇害。我们认为,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对此事件的真实情况进行了反复歪曲,所以该事件中伤亡相关的数字应该比官方提供的数字更高,而且该数字从未被第三方独立机构核实过。。

《7.5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通过对互联网和手机的全面限制,继续数个月中断了东突厥斯坦与外界通信,阻止了该地区的信息向外流出。然而,在区域内没有独立媒体的情况下,这些手段经常被用来严格控制维吾尔人能够获得信息。

详细阅读...

中国:告诉世界2009年7月5日抗议游行之后失踪维吾尔人的下落?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7月4日

2009年乌鲁木齐抗议游行之后,有关中国军警在大抓捕中使维吾尔人强迫失踪的消息开始出现在媒体及人权组织报告中。

抗议游过去8年之后,被强制失踪维吾尔人亲属还是不知道亲人的下落。

联合国宣言指出强制失踪构成“对人权的严重践踏。”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告诉世界被强制失踪维吾尔人的下落,以使其公共安全政策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乌鲁木齐大屠杀改变了维吾尔人;使用暴力强力镇压维吾尔人的抗议游行,表明中国政府在解决维吾尔人不满方面已是黔驴技穷;自2009年以来,我们目睹日趋严厉的对宗教信仰之控制,对维吾尔语言地位之日渐边缘化,对维吾尔人言论、结社、集会权利之严控,以及维吾尔人在经济上被歧视被边缘化之趋势。”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2017年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中国必须停止对被抓捕维吾尔人施用酷刑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6月25日

1997年12月12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 指定6月26日为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联合国决议声明

酷刑为国际法规定的一种罪行。根据所有有关文书,酷刑受到绝对禁止并且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为其辩护。对酷刑的禁止是习惯国际法的一个部分,这意味着,它对国际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具有约束力,而不管该成员是否批准了明确规定禁止酷刑的国际条约。经常地或广泛地施加酷刑的作法构成危害人类罪。

详细阅读...

2017年世界难民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寻找被遣返维吾尔人的下落信息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7年6月21日

在2017年世界难民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强调关注被强制遣返中国的大量维吾尔难民命运。

维吾尔人权项目根据《难民地位公约》第33条、《反酷刑公约》第3条之规定,呼吁停止将维吾尔难民强制遣返中国。

维吾尔人权项目特别关切2015年7月,受到美国国务院欧盟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署强烈谴责的,被泰国政府强制遣返中国的100多名维吾尔人的命运。

“2015年有泰国政府强制遣返中国的维吾尔人命运如何? 我们不应对他们漠不关心。这些维吾尔人下决心逃离中国之迫害是拿生命下赌注;他们抛家离子换来的是被送回压迫者手中。到今天为止,我们不知道他们在中国恶名昭彰监狱里的遭遇。”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在其声明中说。

卡纳特先生继续补充说:“根据国际法,难民不应该被强制遣返回可能面临虐待的国家。维吾尔人在感激国际社会对2015年泰国政府强制遣返维吾尔人声明的同时,要求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他们的命运,并时刻警示中国不能公然无视国际人权标准。”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