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三个主要维语网站仍未开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7月6日

据法新社星期二报道,在新疆乌鲁木齐7.5暴力事件一周年之后,大部分官方经营的互联网网站已经恢复开通,但是三个主要的维吾尔语网站仍然被封锁。法新社的报道说,这些网站对维吾尔族人十分重要,他们依靠这些网站了解外部发生的事情,互相联系,找工作,宣传维吾尔族的语言和文化。据北京的维吾尔族教授伊力哈木表示,在去年的暴力事件之后,许多经营维吾尔语网站的人不是被逮捕就是失踪了。伊力哈木指出,在目前的形势下,经营网站面临很大的障碍和压力。关闭这些网站,实际上关闭了人们讨论问题交流观点的渠道。

详细阅读...

七.五事件一周年 新疆警方严加戒备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7月4日

星期一是新疆骚乱一周年,当地官方加强戒备,成群结队的武警持枪和警棍在街道上巡逻,并严格盘查行人和游客;与此同时,官方媒体刊载多篇文章,批判所谓海内外破坏新疆的三股势力。

据今年三月新疆官方公布的数字,七五骚乱造成197人死亡,1680人受伤,但外界普遍认为,伤亡数字远不止这些。法新社透露,在新疆骚乱一周年迫近之际,很多被官方认为敏感的维吾尔人士都被警方严密监控。

约有六七十名维吾尔人及其支持者星期天在此间发起游行,纪念七五事件一周年。他们高呼:“我们要真正的自由”等口号,游行的组织者表示,虽然事件过去一年,目前仍有很多新疆维吾尔人下落不明。另外,在欧洲,法国,德国,英国、瑞士和荷兰等国,也分别爆发规模不等的维吾尔人及其支持者的示威,谴责一年前的镇压,并敦促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压,让维吾尔领导人同中国政府谈判。

详细阅读...

7•5事件周年在即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7月4日

在新疆7.5骚乱事件一周年前夕,中国当局在乌鲁木齐加强了安全戒备,当地气氛紧张。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法新社本周一的报道称,46岁的维族人阿布杜拉表示,警方要求他们星期一不能外出,并且在上周四没收了各家的大刀;而乌鲁木齐的汉族人则表示,当地局势已基本恢复正常,加强警力可以防止星期一出现骚乱,但他们也表示会格外小心,以防不测。

一年前,乌鲁木齐汉人和维族人之间爆发严重冲突。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显示,事件共造成近200人死亡,1700人受伤。北京当局指责“分裂份子“策划了这起种族骚乱事件。“75事件”一周年前夕,当局在新疆地区明显加强了安全戒备,不但有大量武警在街上巡逻,还在乌鲁木齐市安装了4万个安全摄像头。“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告诉本台记者,除此之外,据他从当地获得的可靠消息,中国当局还对乌鲁木齐的维族人采用了最传统的“人盯人”监督方式。

详细阅读...

乌鲁木齐人民广场关闭 维人聚集区七五停业两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6月30日

随着新疆“七五”事件一周年临近,首府乌鲁木齐政府采取的防范措施,也在加紧。当地市民周三告诉本台,七五发源地人民广场,已经关闭,官方解释是“重铺地面”。而部分维族人密集的区域,商店于七五当天停业。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七五”周年前夕,新疆当局一方面在媒体或公开场合淡化“七五”事件,另一方面却在加紧布控,防止爆发维汉民族冲突。而当局几乎每天都公布有关防范群体事件的最新措施。乌鲁木齐市民方小姐周三告诉本台,社区向他们做了最新通报:“说这两天少出门,路上全是巡警车,因为去年毕竟发生过嘛,特别地方(7月)4号、5号要放假,还不知道具体通知,但新疆大学那边,我那个同事在那里上班,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有可能要放假,因为那里的维族人比较多一些。”

方小姐估计,由于当局做足了预防,发生类似“七五”事件的可能很小:“今年肯定是各个方面做得准备比较全,闹不起来吧。”

不过,当局不敢松懈,去年发起“七五”游行的人民广场,是乌市的标准性建筑,类似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近期关闭一个月。据《新疆都市报》周三报道,为期一个月的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综合改造、维修工作现已启动,施工人员已进驻现场并开始施工。报道还说,6月29日的人民广场,没有以往的欢声笑语和休闲娱乐的人影,只有工人们在广场上叮叮当当敲击花岗岩地砖的声响;广场周围所有出入口都竖起了铁皮围栏,“地面和水系维修改造”的提示牌随处可见。但在当日下午,广场绿化管理处又将铁皮围栏拆除,并在施工区域拉起警戒线,目的是实施透明化施工。预计到7月25日维修改造工作将完工。

详细阅读...

“7.5”事件一周年前夕新疆开展“维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6月22日

据美联社星期二报道,中国公安部宣布破获了一个由恐怖主义组织策划的犯罪活动,但是没有说明破获的地点。美联社的报道说,中国公安部将在星期四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进一步的案情。目前距离新疆“7.5”事件一周年还有两周,新疆当局一系列的“维稳”措施已经展开。乌鲁木齐市从星期天开始增派一千名公安到基层派出所,招聘的社区保安及居民楼楼长就位,监控还延伸到网络。当地一位肖女士向本台记者表示,当前,与“7.5”有关的内容都被过滤,如果在网络聊天有问题的话,安全厅抓住了会开除公职。乌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监察处一位警察向本台记者证实,网络受到严密监控,不得谈论“7.5”事件,包括官方报道的内容。

详细阅读...

伊力哈木•土赫提:北京的政策让新疆回教徒更不满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6月13日

著名维吾尔维权人士伊力哈木•土赫提日前表示,“新疆75事件”发生一年来,北京当局的政策让新疆的回教徒更加不满, 未来冲突的可能性再次提高。自由亚洲唐琪薇的报道

据法新社本周日的报道,维吾尔族经济学教授、“维吾尔在线”网站负责人伊力哈木•土赫提日前表示,中国政府软硬兼施,用经济发展去配合政治上的严格监控,是失败的措施 。土赫提教授认为,就算最终经济发展让维吾尔人受惠,也不能满足维吾尔人多年来在文化和历史上要求自主的渴望。 旅居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此表示认同,迪里夏提说,目前新疆的经济几乎已经被汉民族全部垄断,维吾尔人的文化更是得不到尊重。

“当地的各大企业的承包,包括当地的建筑、能源、矿业的开采、电力都被中国的移民所垄断了,什么新疆工作会议在当地大量地投资,大批的投资者前往当地,收购土地,而当地的地方政府为了迎合北京的政策,不顾维吾尔人的反对强制性将土地拨让给这些开发商。”

土赫提教授认为,中国政府试图建立所谓的既成事实,采取严酷的殖民政策,将大批汉人移民到新疆地区,企图改变当地的人口均势。在平均每星期有数千汉人移入新疆的情况下,当地维吾尔人在自己石油藏量丰富的土地上,反而成了少数民族。迪里夏提也表示,新疆的维吾尔人之间流行一句俗语,他们现在是捧着金饭碗在要饭。

“北京应该面对它所推行的政策导致了当地的贫困,而并非当地本身就是贫困区。”

详细阅读...

东土耳其斯坦的监狱

作者: A.J.库尔都勒, 2010年6月10日

殖民统治下的东土耳其斯坦,  即所谓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中国监狱最多的地区。除了兵团的监狱外,各个市,县都有自己的监狱和看守所。自治区级的监狱分别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监狱, 第二监狱, 第三监狱, 第四监狱, 东戈壁监狱 (第五监狱),自治区乌鲁木齐少年管教所(少年监狱),下巴湖监狱, 卡尔墩监狱, 福海监狱, 干雄布拉监狱, 芦草沟监狱, 焉耆监狱, 塔里木监狱, 牌楼监狱, 拜城监狱, 布雅监狱, 哈拉布拉监狱, 哈里胡其监狱, 库车监狱, 于田监狱, 克拉克勤监狱,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少年管教所 (少年监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梨少年管教所 (少年监狱) 等23所区级或省级监狱。其中,首府乌鲁木齐和它毗邻的几个市,县,特别是位于乌鲁木齐东郊水磨沟区的八家户及乌鲁木齐东戈壁地区是名副其实的监狱城,它不但是东土耳其斯坦监狱最多的地方,而且,其规模,种类等可堪称中国之最。

详细阅读...

新疆公务员招考1154个职位空缺 各方释疑

来源:大纪元,2010年6月9日

【大纪元6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道)据多家媒体报导, 201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面向社会公开考试录用公务员、工作人员,截至5日3时30分,自治区公务员招考有1154个职位空缺。据了解,空缺职位的条件只限定为汉族,而且绝大部份岗位工作地是南疆。

5月19日,各大媒体报导了2010年新疆招录1万名公务员,但普遍认为学历要求偏高、备注条件要求严格,加上一些招考条件只限汉族,造成大量职位无人问津。

造成这种现象原因众多,据新华社报导,新疆大学自1999年起,强化汉语教学,对全校性公共课、基础课、大学基础课和部份专业课实行汉语授课。

有学者认为,为何对少数民族有这种要求?因为经济命脉掌握在汉人手里,优先聘用汉人,少数民族失业率高,非得要“汉化”才容易找到工作。他们学习汉语是被迫,不是自愿。在这情况下维吾尔文自然成了弱势语言而会逐渐被淘汰。这哪里是自治和对少数民族的尊重?

不要说那些与中国内地做生意的项目,就是找新疆本地的工作,汉话说得不好或不认识汉文都会在很多场合成为被淘汰出局的第一理由。在今日新疆,凡是在高层次的工作环境,会看到大部份工作人员是汉族,而底层的工作环境,如煤矿、砖窑、水泥厂的车间等,主要人员都是少数民族。

详细阅读...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陈破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5月21日

5月,“新疆工作会议” 在北京召开,这是继1月间召开“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之后,中南海针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又一个大动作。会议主旨雷同,都是谈论如何把这两大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搞上去”。

“西藏工作会议”,跟在2008年“3.14”事件所引发的西藏动荡之后;“新疆工作会议”,则跟在2009年“7.5”事件所引发的新疆动荡之后。从中可见中共政权的被动姿势。换言之,如果西藏不出事,就没有“西藏工作会议”;如果新疆不出事,就没有“新疆工作会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这是一个最保守、最被动、最偷懒的政府。

正如,有关新疆“第一把手”的调换。去年“7.5”事件一发生,新疆内外,不论维汉,矛头都纷纷指向盘踞“新疆王”宝座长达15年的王乐泉,谴责其独裁、腐败、任人唯亲、公开网造利益集团,要求他“下课”。中南海对此,充耳不闻。迟至今年4月,才勉强“换人做”。

此处,中南海传给民众的潜台词是:撤换,不是在你们的压力下,而是在我们的“部署”下。严格说来,王乐泉并非“下台”,而是调往中央,升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中南海暗示:王乐泉的镇压,由中央背书;对少数民族的镇压政策,将继续下去。因为,“中央政法委”,就是共产党的最高镇压机关。

详细阅读...

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禁出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5月19日

北京的维吾尔族学者伊利哈穆•土赫提本周被当局告知,他今后不能出境。他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谈到新疆刚上任的新领导人,以及新官上任后实施的新政,他认为还有待观察。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道

应邀近期往欧洲的匈牙利和荷兰两国进行学术交流的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伊力哈木·土赫提,周一被有关部门告知他以后都不能出境。在当局无理据的限制下,去年十月至今已经失去了八个出国学术交流的机会。

他周三表示:“ 从去年十月份以来总共八次了。这次要去荷兰、匈牙利,也就是学术交流和我的职业专业有关的,然后我怕又亏了买机票拿签证,就先问了,刚开始没答复。前天两个人来通知我,我以后不能去,没有任何解释。只能无奈,跟他们讲法律的权利,但也没有用。(现在你生活什么还受限制么?比如说话?)说话当然得注意,哈哈…”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