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到尽头:一带一路, 逐步在经济上正将维吾尔人边缘化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9月10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路到尽头:一带一路, 逐步在经济上正将维吾尔人边缘化》报道的中文版本。英文版本发表于星期一,2017年3月6日。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 逐步在经济上正将维吾尔人边缘化》是一份有维吾尔人权项目,以维吾尔人权视角审视、研究中国“一带一路”经济倡议的最新报告;该报告分析、评估“一带一路”对东突厥斯坦潜在影响,并将该倡议与此前在该区域实施的其他经济开发对比。

“习近平将‘一带一路’作为其任期的一大手笔;作为丝绸之路经济之支柱的‘一带一路’也将东突厥斯坦置于中国推动其政治和贸易主导的前哨。 然而,在所有的宏伟政策声明中,我们听不到任何有关维吾尔人及其家园东突厥斯坦的话语。”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被大规模关押的维吾尔人:“我们只希望像人一样被尊重,难道这要求还过分吗?”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9月10日

东突厥斯坦(也被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目前的人权危机亟需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将维吾尔人大规模关押于全自治区各地集中营,时逢中国政府正试图通过一带一路贸易向世界推销其政权模式;维吾尔人权项目最新报告记录了集中营系统及其对每个人的影响。

一千一百万多万人口的维吾尔人中,有超过一百万,可能更多的维吾尔人被关押于集中营;可靠的在拘押中死亡、酷刑折磨和系统性的政治洗脑的报道,必须使国际社会行动起来拯救维吾尔人于水深火热之中;有一个学者的话说:“大屠杀和种族灭绝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进行人权干预以确保弱势群体长远利益,时间至关重要;现在,是公开追究中国政府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的时间。

详细阅读...

简报:“另一种控制”:从中国拿到文件的复杂性使美国维吾尔人移民程序和正常生活处于困境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7月14日

害怕和在中国的家里人联系,以及中国对获得相关文件实施的无理条件,使维吾尔人无法在美国开始正常的新生活。

尽管离开了高压下的中国,维吾尔人在开始其在美国新生活时,因无法自中国拿到岁月之证明而面临无法跨越之困境;维吾尔人权项目在2018年5、6月份,对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人进行了采访,受访者对研究人员倾诉了其自中国获得证明文件,如大学学历证明和离婚证明的艰难。

详细阅读...

2018年国际反酷刑日:调查‘再教育集中营’中的死亡和酷刑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6月27日

在国际支持酷刑受害者日(6月26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联合国成员国质问中国有关在东突厥斯坦‘再教育集中营‘中出现的死亡和使用酷刑情况。2018年11月份正直中国人权综合定期审查期,也是有关国家向中国施压,要求其讲明大规模拘押维吾尔人中在押死亡及使用酷刑情况之机会。

“现在是中国讲清其在全东突厥斯坦境内大规模建立再教育集中营系统的时候;中国官员不仅需要承认再教育集中营的存在,而且要对被关押者负责;根据亲历者证词酷刑使用和心理折磨是普遍存在的现象;”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麦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2018年世界难民日:立即停止遣返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6月20日

目睹东突厥斯坦日趋恶化的人权状况,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各国政府停止强制遣返维吾尔政治难民;维吾尔人权项目也敦促各国政府给予政治避难申请维吾尔人难民身份,并且为那些因害怕中国政府迫害而不敢申请政治避难者给予保护。

“有些国家明知维吾尔难民对中国的恐惧,而依然强制将维吾尔难民遣返中国。考虑到东突厥斯坦的极端镇压,必须停止将维吾尔人强制遣返至压迫者手中之行为;中国政府将维吾尔人视为敌人意味着强制遣返将使被遣返维吾尔人一旦进入中国将面临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或更甚,“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麦尔卡纳特指出。

详细阅读...

中国:关闭“再教育集中营”并向世界讲清强制汉语灌输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6月16日

凡有种族、宗教或語言少数族群之国家,属于此類少数族群之人,与团体中其他公民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并实践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

在国际维吾尔语日来临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关闭东突厥斯坦境内全部“再教育集中营”并向世界讲清对被关押维吾尔人强制实施的汉语灌输。

详细阅读...

掠夺文化资源:对维吾尔文化遗产的利用和罪名化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6月16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新报告《掠夺文化资源:对维吾尔文化遗产的利用和罪名化》,检视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的同化运动中,过去和现在以政府强权控制维吾尔文化表述之文化政策。维吾尔人保持和发展其传统之空间的逐步窄化。很多传统文化只被用于宣传、旅游表演,还有的干脆禁止了。

为了检视政府日益强化的压迫性同化政策,本报告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文化,但不包含传统意义上之视觉艺术和纪念物等遗迹的,如音乐、舞蹈、手工艺人和口述历史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现今将两件维吾尔非物质文化遗产列为起保护对象,音乐系列木卡姆和麦西莱普——一种灵活表现维吾尔文化,包括音乐、舞蹈和口述历史的传统平台。

“中国的文化政策无助于保存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反之,维吾尔文化被当作了共产党执政及发展旅游业的工具;更甚,如果当局认为传统表演可能威胁其执政,如麻扎朝拜和麦西莱普,该传统就被禁止,”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文化权利也是基本人权,如言论、集会、宗教和使用母语之权利一部分;传统文化是每一个民族文化身份之核心部分,因而,世界必须对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传统文化之摧残行为表达关注。“

详细阅读...

中国:不要再对天安门大屠杀及对人权践踏保持沉默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6月6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共产党结束其对1989年6月4日和平示威者开枪屠杀的沉默。中国政府拒绝承认对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工人和居民之开枪屠杀,揭示中国政府将共产党精英之利益置于普通公民之上。中国当局继续否认对人权的恶意践踏使东突厥斯坦(所为新疆)环境日趋恶劣。无视很多详细描述在东突厥斯坦“再教育集中营”存在的可信报告中国当局还在继续否认大规模抓捕维吾尔人之实施。

详细阅读...

中国:停止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5月3日

2018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维吾尔人权项目谴责中国政府企图阻止仅有几个非中国官方的,报道来自东突厥斯坦(也被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治、社会和经济状况的信息源。

在最近的采访中,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古丽齐赫拉·霍家(Gulchehra Hoja)、雪和来提·吾修尔(Shohret Hoshur)、麦麦提江·居马(Mamatjan Jume)、吉力里·喀什噶里(Jelil Kashgary)、库尔班·尼牙孜(Kurban Niyaz)和埃塞提·苏莱曼(Eset Sulayman)等讲述了中共当局是如何以所谓打击可疑维吾尔人为名,无端抓捕他们家人并送进“再教育集中营”之事;他们家人成为抓捕对象是因为他们的职业揭示了“发生在中国西北部,他们的家乡在中共高压下,未经报道的、对人权的恶意践踏之真相。”

详细阅读...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 报道的中文版本

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4月12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 “歧视、不公待遇、强制劳动:在东突厥斯坦、中国维吾尔人就业权被肆意践踏” 报道的中文版本。

失业是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维吾尔人失业的主要因素是种族歧视。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新报告,分析归纳了维吾尔人在东突厥斯坦、中国各省区遭遇歧视、劳动权利被侵犯之源头及其表现;维吾尔人,除了在获得和保留非农业工作上面临机制性歧视之外,绝大多数从事农业的维吾尔人还面临一系列违反劳动权利之侵权行为。此外,中国政府以所谓的转移剩余劳动力为名,将维吾尔人发配到中国各大中城市工作的政策,也隐含着许多对劳工权益侵犯。根据中国法律和其国际义务,往好的说,中国政府是侵犯维吾尔人就业权的同谋;往坏的说,中国政府本身就是践踏维吾尔劳工权的主使者。

详细阅读...